to e bookstore

 

回鬼屋怪談會目

 

 

百鬼夜不敢睡 之

紅色

 

 

 

真的快要接近尾聲了……

 

接下來的 百鬼夜不敢睡 ,是幾個珠玉般的短短鬼故事,並不是我親耳聽到的,而是在不同的時空中(大部份是網路)聽到的,留下深刻印象的故事,也許您讀過,也許您還轉錄過,但大家從來沒有聽過我的版本吧……?

 

就當作是夏夜裡,聽我再說幾個短短的,讓人背脊颼然一股涼意的小品吧。

 

不過,恐怖度又重現了,要小心一點……

 

 

 

第二夜 紅色

 

 

     某個國小有個教室永遠沒開門。不,與其說它沒開門,倒不如說它的門永遠是鎖著的,用重重的鎖把門、窗戶密密地鎖起來。

 

     但奇怪的是,這個教室在夜裡一樣會開燈,開著亮亮的日光燈,彷彿還有人在裡面晚自習似的。

 

     留在學校裡的某個學生,就是在晚自習的時候,發現這件事的。

 

     永遠鎖住的教室位於學校偏遠的角落,但是要去東側廁所時,還是會經過它。對於這個教室,大家都有一個流傳的說法,但是誰傳出來的,卻搞不太清楚。

 

     「這個教室有古怪,千萬別接近喔……」

 

 

     這句話,當然也曾經傳進這位某學生的耳裡。所以當他在晚自習上完廁所時,經過「永遠鎖住的教室」時,心中還是很毛。

 

     不只很毛,而且非常毛。

 

     但不幸的是,這個同學除了心中很毛之外,還是個好奇心很重的同學。

 

 

     深重的夜色裡,永遠鎖住的教室果然開著燈,裡面燈火通明,但是鎖住的門和毛玻璃的窗戶讓人看不清裡面的情景。

 

     看不清,但至少沒有人影晃動。

 

    

     好奇心重的同學因為沒看見什麼人影,也就有點放心了,可是心中彷彿有什麼地方還是覺得不太對勁。

 

     總覺得那個教室裡的燈光,讓人有著「好像不是真的空無一人」的錯覺。

 

     但明明是空無一人的教室。

 

 

     好奇心重的同學,這時候下了一個很不妙的決定。

 

     他決定去看看。

 

 

     看,當然不是打破門窗或是踮腳去看。

 

 

     那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學校,教室的設備也很古老。

 

     教室的鎖,是那種古老的,有著鎖孔的鎖。

 

     那種鎖的鎖的鎖孔,和現代的窺視孔差不了多少,簡單來說,就是可能看得見教室裡情景的大小。

 

     不大,但是可能看得到。

 

 

     於是好奇心重的同學就決定這麼做了,他有點忐忑地走過去,彎下腰,在彎下腰的那一刻,腦海中閃過許多可能的恐怖的場景……

 

     我會看到什麼?

 

 

     空無一人的教室?

 

     教室一隅,卻有個長髮低垂的女學生陰沉地坐著……?

 

 

     鎖孔接近了……這一刻要回頭還來得及……

 

     但是,他還是看了。

 

 

     看了,卻啞然地失笑了。

 

     因為鎖孔裡,什麼都看不到。

 

     嚴格來說,是看不到什麼具體的東西。

 

     再怎麼仔細看,只隱隱看到一片淡淡的紅……不,也不是淡淡的紅,要說是濃烈的紅也可以,但總之就是紅色,卻什麼也看不到。

 

 

     早自習的上課鐘響了,好奇的同學無從想太多,只好轉身往教室奔去,心中還在想,怎麼什麼都看不到,只有那一片紅?

 

     就算是白天在上課,同學還是偶爾想起這個困惑。

 

 

     那以後,還是好奇地在夜裡去看過那個奇怪的教室,奇怪的鎖孔,還有那永遠不變的紅。

 

     過後沒多久,那個奇異的教室就拆毀了,也無從再求證這個奇怪的經歷。

 

 

     直到過了一陣子之後,遲來的解答才出現,但是好奇的同學卻被這個答案嚇到屁滾尿流,嚇到失神,還得勞煩家人帶去廟裡收驚……

 

 

     沒錯,那個永遠鎖住的教室,是出過事的。

 

     沒錯,那個教室裡,是鬧過嚴重的靈異事件,才會永遠封鎖起來的。

 

     因為在那裡,曾經有位用功過度的女同學暴死在課桌上,而且因為不知名的原因,她在死後並沒有到西方世界去,而是成了永遠駐留教室的地縛靈,時時以她死時的形象在教室中出現,把許多人嚇得神智失常,這才讓校方決定把教室永遠封鎖起來。

 

     她死的時候死狀很可怕,因為是暴死的,所以眼球的微血管全部破裂,整個眼睛是一片濃烈到嚇人的紅。

 

     她死後一直沒離開那個教室。

 

     而如果你一直在教室裡,當有人從鎖孔向內窺看時,你會做什麼動作?

 

     好奇心重的同學,當他向內窺看的時候,看到的是什麼?

 

 

     所以,這個故事的名字和主要精神,叫做「紅色」,是一片濃烈到嚇人的,怨念最深的紅……

 

 

 

 

to e bookstore

 

 

 

回鬼屋怪談會目

 

 

 

 

 

 

 

 

 

百鬼夜不敢睡 之

對眼

 

 

 

第三夜 對眼

 

 

 

帥哥的人生,自從那一次之後,等於是毀了。

 

在這之前,沒有人相信帥哥會有這樣的下場,至少帥哥自己絕對想像不到。

 

 

風流、年輕、多金,對於女孩們的投懷送抱,帥哥很得意地說,我的原則有三不。

 

不追求。

 

不挽回。

 

不負責。

 

 

在永遠不止歇的狂野樂聲中,在永不熄滅的夜店閃燈之間,帥哥和無數的美女有過露水姻緣,帥哥認為,我年輕,我自由,只要我喜歡,什麼都可以!

 

但是總會有那麼一次,你覺得可以,但是對方卻萬萬不可以……

 

 

本來帥哥一點也不在乎,不管女孩如何地淚眼相求,甚至告訴他自己已經懷了他的孩子,但是帥哥一點也不在乎。

 

只要用錢砸下去,沒什麼是不能解決的。

 

 

本來的確是這樣,多次以來似乎也沒有什麼事是錢解決不了的,但是總會有這麼一次。

 

就這一次,就可能萬劫不復。

 

 

這一次,錢無法解決。

 

因為女孩萬念俱灰下,又喝了太多的酒,於是爬上夜店區最高的大樓,縱身一躍,就結束了年輕美麗的生命。

 

生命結束的那一瞬間,女孩的身體裡的確有個小小生命,而且身上穿著的,是代表最深最重怨氣的全紅衣服。

 

民間習俗中,只要穿著全紅的衣服自殺,死後便能幻化成最恐怖的厲鬼回來復仇!

 

 

而現在,她回來了,真的帶著強大的怨氣冤厲回來了。

 

在城市的每一個可能的角落,她淒厲地叫著帥哥的名字,就算翻遍每一個角落,也要找到他!

 

 

剛開始,她找的是曾和帥哥一起住過的公寓大樓,奇怪的是,雖然帶著無比強大的怨氣回來,卻沒有人看過她的模樣。

 

但所有人都知道她回來了……

 

「因為……」有個曾經親身經歷這場恐怖經驗的人,帶著無比的恐懼這樣說道。

 

「沒有人敢出去看是怎麼一回事,只聽到整棟大樓從最高一層到最下面一層,不停傳來她慘厲的叫聲,叫著那個男人的名字,而且更恐怖的是,她會很用力地敲每一扇門,深夜裡,那種『咚!咚!咚!』的巨響像是大象的蹄子一樣,重重地踩進你耳膜的最深處……咚!咚!咚……某某某,你出來,你出……來呀……」

 

 

嚇破膽的帥哥那天晚上還在外邊狂歡,聽人說了這樣的事,嚇得不敢再回去,但是女孩的搜尋卻像是大象的怨念一般(傳說中,大象只要被欺負過一次,就會永生記得),完全沒有停手的跡象,只要帥哥躲在什麼地方,那裡不多久就會在深夜裡傳來「咚!咚!咚」的重敲門聲,叫著他名字的淒厲哭號。

 

 

帥哥的家人看看不行,只好用盡所有關係,找到一位名震國際的大師。大師聽了敘述後,眉頭深鎖,算了又算,最後歎了一口長氣。

 

「積怨到這樣深的怨靈,我也是第一次見到,而且再過三天就是至陰之日,你在那天一定會被她找到,死於非命。

 

「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這事雖然嚴重,但卻有法可解。我會將所有符咒準備好,封好結界,當事人躲在床下,只要渡過那日,這一個死劫就可以避過。」

 

「但是……為什麼要躲在床下呢?」帥哥的家人茫然問道。

 

「此女生前怨念極重,一縷精魄設定成一定要把當事人弄死為止。好在人死後愚直不通,也無法屈膝彎腰,縱使她破門而入,也無法越過我在床下設的結界,只要不和她的眼神相對,魂魄不被她所拘,等得天亮後,她便不再有能力加害於人。她既無法彎身屈膝,縱使明知當事人躲在床下,她也永遠無法與其眼神相對。此劫一過,便可安然無事……」

 

 

多年後,大師和人談起此案,除了面露驚恐神情外,一定免不了長吁短歎。

 

大師多年來處理過許多怨氣最深的案例,總是能夠救得當事人性命,但就是這一次,千算萬算,還是失敗了……

 

「失敗了?」來人對大師的功力瞭解極深,因此更是驚訝。「以您當時的設置,出手的時機,無論如何都不會失敗,為什麼還是沒能救得他的性命?」

 

聽見來人這樣問,大師的眉頭鎖得更深了,吐出來的氣更長更虛……

 

 

多年前,帥哥果然照了大師的指示,在至陰之氣最重的那晚躲在床下,而那累世怨仇的女鬼,也果然找到了帥哥所在之處。

 

果然,女鬼出現時,不時淒厲地喊著他的名字,而且真的有那極重濁極恐怖的敲擊聲響。

 

「咚……!咚……!咚……!」

 

「砰」的一聲巨響,女鬼果然將門打破,整個房間霎時充滿了陰寒重濁的氣息。

 

本來已經可能嚇得肝膽俱裂的帥哥,這時候當然害怕,但是因為有大師的背書,總算還能鎮定地躲在床下。

 

「只要不被她的眼神看到,就不會有事。」大師溫和堅定的聲音,這時候清楚地出現在帥哥的腦海。「不管如何,只要躲在床下,她就不能取走你的姓命!」

 

 

咚!

 

咚!

 

咚!

 

 

只是,所有的人,不管是大師,或是帥哥,或是所有知道這件事的人,都忘了一件事。

 

女孩是跳樓死的。

 

著地時,頭下腳上,腦漿迸裂而死的。

 

 

所以她死後也是這樣。

 

 

咚咚咚的聲音,不是她敲門的聲音。

 

咚咚咚的聲音,是她走路時,頭下腳上,用頭一記一記重敲在地板上的聲音。

 

像僵屍一樣。

 

咚咚咚……

 

一邊頭下腳上地走,一邊讓人牙酸地淒厲哭喊著帥哥的名字。

 

 

當年,在森冷重壓的房間內,躲在床下的帥哥聽見淒厲的叫聲從門外進來,伴隨著咚咚咚的巨響。

 

咚咚咚的聲音從門邊逐漸向床的方向接近。

 

但帥哥心中還是不住地想著大師的囑咐。

 

「只要不和她對看……只要不和她對看……」

 

 

咚!

 

 

當最後一聲重濁聲響結束,帥哥人生中看到的最後一幅影像,便是那女孩的眼神。

 

頭下腳上,倒立的臉扭曲變形,血紅中卻帶著一抹促狹的眼神。

 

 

咚!

 

 

 

to e bookstore

 

 

 

回鬼屋怪談會目

 

 

 

 

百鬼夜不敢睡 之

留言

 

 

 

第四夜 留言

 

 

這個故事很短。

 

不過,有些超嗆的辣椒也只是小小一顆。

 

 

女孩參加了好友的生日會。

 

高中女孩,玩起來無非就是那些元素,玩起來很瘋,因為好友的父母出國去了,所以大家更是一下子就跨過了禁忌,喝起了啤酒。

 

酒酣耳熱,瘋狂青春。

 

十幾個年輕女孩雖然不像男孩那樣狂暴粗野,但也把壽星的家裡搞了個天翻地覆。

 

 

女孩的酒量不好,不,應該說,她根本沒有酒量,因為那是她生平第一次讓酒精大量進入她的身體。

 

所以沒有多久,女孩就醉了,說了幾句醉言醉語,就頭一歪,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整個空間是一片完美無比的黑暗。

 

女孩有點癱軟地躺在那裡,仰望天花板,不過,仰望哪裡其實都一樣,都是一片完美的黑。

 

夜深了,所有的燈光都熄滅,壽星的家是一棟郊區的獨棟小別墅,最近的鄰居也在幾十步外。

 

女孩躺在那裡,想了好久,才想起來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酒,真是天下最可怕的東西啦……

 

看看手機上的時間,哇!好晚了,再不回家一定會被媽媽打死。

 

 

忍著宿醉的頭痛,女孩在黑暗中摸黑走下樓梯,因為大家都已經沒聲音了,似乎都已經睡著,所以女孩不敢開燈。

 

走下樓梯,她輕聲叫著壽星的名字。

 

沒有聲音。

 

 

「我……太晚了,我要回家了喔……」

 

還是沒有聲音。女孩側耳傾聽,只聽到淺淺的呼吸聲。

 

女孩像盲人一樣地摸索,腳上卻踩著了溼溼的,冷冷的液體。

 

 

討厭啦,一定是誰打翻了啤酒。

 

走著走著,還踢著了不知道是誰的腳。

 

一定全醉倒了……

 

不管她們,還是先回家吧!

 

 

其實,女孩的酒還沒醒,好不容易回到家,家人都已經睡了,連衣服也來不及換,連頭都還沒沾上枕頭,女孩就已經沉沉地陷入黑甜睡鄉。

 

直到第二天,女孩被搖醒,睜開眼,看到的卻是媽媽鐵青又帶著驚恐的臉。

 

在媽媽的身後,是一大群警察和陌生的人。

 

女孩的頭還帶著宿醉的痛,一摸頭,卻看見滿手都是血。

 

還有腳,還有床,全部都是血。

 

 

電視上,大批媒體亂成一團,擁向一棟獨棟的小別墅,仔細一看,正是女孩昨晚和壽星她們慶生的地方。

 

 

事情是這樣的。

 

目前流竄在這個地區的變態殺人狂「水果刀殺手」,昨天晚上造訪了壽星的家,而且應該是等大家都醉倒了,熄了燈之後才動手的。

 

當時在樓下的還有五個女孩,全部被他殺了。女孩們的血浸濕了地毯。

 

而且殺手還留下一張紙條。

 

是留給宿醉女孩的留言。

 

一段人類史上最讓人肝膽俱裂的留言。

 

 

「如果妳開燈,妳就沒命了。」

 

 

而最後一句,更讓女孩嚇得當場尿了褲子。

 

 

「我喜歡你。」

 

 

而截至我們敘述這個故事為止,那位水果刀殺手還是一樣神秘,還是沒有落網,還是沒有人知道他的蹤跡……

 

 

 

 

to e bookstore

 

 

 

回鬼屋怪談會目

 

 

 

 

 

 

 

 

 

 

百鬼夜不敢睡 之

很多人

 

 

 

第四夜 很多人

 

 

兩個大學的男孩,入夜後在學校人潮尚多的時候,搭上了某一棟大樓的電梯。

 

「六樓。」男孩之一按了按鈕,那是他們要去的樓層。

 

很奇怪的,平常很多人擠的電梯,今天只有他們兩個,偌大的電梯裡空盪盪的,還真有點不習慣。

 

二樓,電梯門開了,幾個人在電梯外等,但是眼珠子骨碌碌地轉一下,探了探頭,卻沒有人進來。

 

電梯門緩緩關上。

 

三樓,還是有不少人,但是仍然沒有人進來。

 

「幹……」男孩之一在心裡有點嘀咕。「我們是臭的還是身上有蟲厚?」

 

四樓,電梯門打開了,外面有更多人在等,但還是沒有人進來。

 

五樓,還是一樣,很多人在外面,沒有人走進來。

 

但是電梯門快關上的時候,卻有一句咕噥的話清楚地傳進來。

 

傳進空盪盪的,只有兩個人的空間裡。

 

「這電梯裡怎麼那麼多人啊……」

 

 

同樣版本的故事,幾年前卻真正發生在朋友的家裡。

 

朋友買了新房子,年輕兩夫妻用了所有的積蓄付了頭期款,終於買了自己的房子。

 

新居落成時,邀了幾個朋友來吃飯,朋友之中,有人帶了個五歲小男孩。

 

大人吃吃喝喝聊聊,氣氛非常熱絡。

 

「我要喝水。」突然間,小朋友這樣說道。

 

女主人正忙著張羅吃的,於是對小朋友說,水在廚房,自己去喝好嗎?

 

 

過了一會,女主人卻發現小男孩站在廚房門口發呆,手上的水杯依然空空。

 

「怎麼啦?你是怕廚房裡沒人,黑黑的沒開燈嗎?我來幫你開燈吧!」

 

 

小男孩搖搖頭。「不是。」

 

然後,轉頭仰望女主人,亮晶晶的黑眼珠深邃得讓人有點發毛。

 

小男孩靜靜地說道。「是你們的廚房裡怎麼擠滿了人啊……」

 

 

 

 

to e bookstore

 

 

 

回鬼屋怪談會目

 

 

 

 

百鬼夜不敢睡 之

沒有鬼

 

 

這是一篇曾經在不記得什麼地方看過的小說,是別的作家的作品,我只是用自己的方式講一次。構想還是屬於原作者的。

 

 

第六夜 沒有鬼

 

 

年輕女子坐在陰暗的廚房裡,無聲地吃著飯。坐在她對面的,是她的姐夫。

 

喔!更精確地來說,是「前」姐夫。

 

 

姐姐因為情緒失控,在香港的一座飯店頂樓自殺了,人在異鄉過世,全家又都在美國,所以她只好回來,和姐夫去了趟香港,辦完了繁複的手續,把姐姐的骨灰迎回來。

 

不過,姐夫堅持所有的手續都讓他來辦,所以年輕女子在香港也沒什麼事做,只是陪在一旁,把姐姐從異鄉迎回來。

 

 

而這是她待在姐姐家的最後一天,姐姐最後安眠的靈骨塔安排好了,喪禮也已結束,明天女子就要回美國去,也覺得終於可以鬆一口氣。

 

只是,在陰暗的廚房裡,女子看著姐夫,還是覺得困惑又好奇。

 

姐夫準備了豐盛的菜讓她吃,但是自己卻沒吃什麼,只盛了碗白飯,旁邊一個小小的,胡椒罐也似的小容器,從那裡倒出像是調味料的小顆粒,拌著飯吃。

 

吃的時候,卻彷彿有著無比的痛苦,每吞一口飯,就好像吞沙子泥土一樣的痛苦。

 

 

女子很好奇,卻不想問。

 

她並不喜歡姐夫,也不想和他再有任何牽扯。

 

就好像對於姐姐的自殺原因,她想問,話卻到了喉嚨就又咽了下去。

 

姐夫不是個很有魅力的人,但是身為豪門世家的他,就算已經有了老婆,卻仍然有許多女人青睞。

 

據說,姐姐生前常為這種事和他吵架。

 

最後的結局,卻是在異鄉的飯店房間結束自己的生命。

 

 

坐在對面的姐夫吃完了一碗飯,看他吃得這樣痛苦,卻又盛了一碗。

 

還是一樣,每一口飯總要灑一點那種調味料,然後萬分痛苦地吞下去。

 

 

算了,反正明天過後,大概就永遠不會有機會見到他了,不管是什麼事,都和她無關了。

 

 

那以後,果然很多年沒有再見過姐夫,也不太知道他的消息了。

 

多年後,女子再次回到臺灣,是因為姐姐安眠的靈骨塔遇到地震,震壞了很多遺骨,相關單位希望家人前來處理。

 

但是,對方卻帶來了一個令人無法置信的訊息。

 

 

「什麼?裡面沒有骨灰?」聽見經理的敘述,女子嚇了一跳。「怎麼可能?」

 

是的,這種情形真的很少見。對方說,要不是地震了,把一些骨灰罈震破了,這件事可能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而且,應該是從一開始就沒有放骨灰進去的。

 

 

所以,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骨灰到底去了哪裡。

 

 

走出靈骨塔,吹著海風,女子突然想到一件事,一件很久以前的事。

 

然後,整個人像是墜入冰窖一樣地,混身發起抖來。

 

 

她記得,當年和姐夫相處的最後一晚,晚上起來上廁所的時候,曾經聽見姐夫對著廁所的鏡子說過這樣的話……

 

「妳始終沒信過我,我就要讓妳知道,讓妳在我裡面,你就會知道,我沒有鬼,我從來沒有對不起妳……」

 

 

是的。

 

真的,這個故事裡,真的沒有鬼。

 

 

 

to e bookstore

 

 

 

回鬼屋怪談會目

 

 

 

 

百鬼夜不敢睡 之

背靠背 臉對臉

 

 

 

第七夜來了……

 

 

年輕情侶去大陸玩,進入了最深的山區。

 

山區簡陋,沒麼住的地方,只有一家農莊改建的大通鋪。

 

男生一邊,女生一邊,幾十個人擠在一起過一晚的大通鋪。

 

不過因為年輕,所以也沒什麼,隨遇而安,反正哪裡都能睡,只求個有屋頂,晚上不會凍死的地方就好。

 

 

男生睡在臥榻上,只是當天的旅客不多,容納得了四十個人的大通鋪,只稀稀落落地睡了幾個人。男女睡的通鋪中間只隔一個牆板,還可以從破洞裡和女友說說話。

 

只是白天走到累垮,哪還有時間聊天,只求睡一晚上就好。

 

但是,睡到半夜,女孩卻聽見男友敲了敲牆板。

 

 

「喂!是妳在說話嗎?」

 

睡眼惺忪的女孩搖搖頭,隨即想起來男友又看不見。

 

「沒有啊……」

 

生怕吵了別人,兩人說話都是低低的。

 

「不是妳說話啊?」男友又問了一次。

 

「不是。」女孩還是睏。「別多說了,睡吧!」

 

 

結果,男生一夜都沒睡好,因為不曉得為什麼,他總是在靜幽幽的夜裡聽見有個女人的聲音低低地說著。

 

「我和你,背靠背,臉對臉……」

 

聲音雖然低,卻很正常,就像是有人在旁邊說著話似的,所以男生才會以為是隔著牆板的女友在說話。

 

 

「所以,那個聲音說的都是同樣的話嗎?」第二天天亮了,女孩很好奇地問。「什麼背,什麼臉的?」

 

「是『我和你,背靠背,臉對臉……』」男生因為沒睡好,眼下兩個熊貓眼。「一直說,害我睡不好。」

 

「不會是你勾搭上了什麼野女人吧?」女孩假裝生氣地說道。「你不會連出來玩也要招惹別的女人吧?」

 

年輕的戀人不會想太多,嘻嘻哈哈地,邊打邊鬧地,就照原定的行程往更深的山裡走去。

 

 

玩了好幾天,在山區繞了一大圈,兩人又從原路回來,還是一樣經過那家大通鋪的旅店。

 

兩人和老闆聊了幾句, 也不曉得為什麼,就聊到那天男生發生的那件事。

 

「我和你,背靠背,臉對臉……」

 

 

老闆這一聽,臉色就變了,連忙打了電話,兩人一聽也嚇了一跳,因為老闆這通電話是打給公安報警的。

 

「因為這幾天,你不是第一個講這事了,」老闆解釋。「而且都是睡你那個鋪位的人遇上的。」

 

 

「我和你,背靠背,臉對臉……」

 

 

後來的事,就不用說太多了。簡單來說,公安來了以後,把男生睡過的那個床板拉起來,看見有個女屍牢牢地綁在床板下面,大概死了個把月,因為天氣嚴寒,所以也沒有什麼腐臭味道,這才沒讓人發現。

 

 

她一定很想讓人知道她被綁在那裡。

 

所以只好和那些與她距離不過五公分的人,一直說著。

 

「我和你,背靠背,臉對臉……」

 

 

 

to e bookstore

 

 

 

回鬼屋怪談會目

 

 

 

 

 

 

 

百鬼夜不敢睡 之

 

第八夜……

 

這是一個倪匡大師寫的故事,因為和他的忘年友誼還不錯,也因為故事太好了,所以就幫他再說一次這個故事……

 

 

她,有病。

 

而且是一種相當嚴重的病。

 

按理說,這種病是不應該發生在她身上的。發病前,她是個水靈般出色的小女生,個性開朗,家裡還是相當富裕的世家。

 

家裡的人對於她的病,感到悲痛但也感到難以啟齒。如果以西方的醫學理論來說,這種病是基因上出錯的疾病,從來沒有人是十六歲才發作的。

 

但病是不管任何醫學理論的。

 

最後,他們只能以消極的方式面對,認為是她太美麗,太出色了所以遭到鬼神的忌妒,才會得這種病。

 

 

發病後,就像是一個恥辱的印記一樣,少女很快的就斷絕了所有和外界的聯繫,把自己封閉起來。後來,連家人也無法忍受她的病之後,家中就安排了一個偏遠郊區的小房子,讓她獨自一個住在那裡。

 

好在,她的病症雖然嚴重,卻不致命,而且還能照顧自己,只是完全無法和人接觸,只能離群索居。

 

這樣的日子,轉眼已經快六年了。

 

她從十六歲的青春少女,已經成長為一個二十二歲的女性。

 

而這六年來,她只能悲慘地獨自住在小房子裡,完全不和外界的人接觸。

 

 

看到這裡,讀者一定很好奇,到底得了什麼病呢?

 

她得到的,是一種罕見的皮膚病,發病後的唯一病徵,就是皮膚會像崩毀的泥沙一樣不停地掉下細細的皮屑。

 

發病後沒多久,她的皮膚就呈現出一種燒傷病人一樣,真皮層的恐怖暗紅,身上的皮膚沒有一片是完好的,而且身上永遠像是燒傷將癒一樣的,綿綿密密的癢感和疼痛。只要她站在一個地方不動,不一會兒就會在腳下掉出一圈白白的皮屑。

 

她美麗如雲的烏黑秀髮,在發病後不久就全部脫落了,家人在她發病後不久,就把家中所有的鏡子都收了起來。到了最後,連媽媽的眼中都有著嫌惡和恐懼的眼神。

 

所以後來,家人幾乎都不來看她了,只是一個禮拜兩次,星期一和星期四會有人送日常用品來。

 

還有,她常常覺得,活著真的一點意思也沒有,只是因為有著宗教的支撐,讓她很少想到自己結束生命的選項。

 

但是以這樣的日子,這樣的型態活著,真的除了地獄之外,再沒別的方式可以形容了。

 

 

如果你活在地獄裡面,就再也沒有別的什麼東西,會讓你恐懼了。

 

 

因此,當那陣微弱的語聲,每天都在半夜三點出現時,她也不覺得有什麼好害怕。

 

「什麼都不要看,全部喝掉,就會好……」

 

 

到底在說什麼啊?

 

一開始她沒能聽得很清楚,聽了幾次才知道那聲音在說些什麼。

 

只是沒頭沒腦的,也不曉得是什麼意思。

 

「什麼都不要看,全部喝掉,就會好……」

 

 

看什麼呀?又不要喝掉什麼呀?

 

什麼會好?難道我你會治好我的病嗎?

 

這聲音每天都來,她後來有點生氣了,常常對著虛空處質問。

 

我聽不懂你在說些什麼啦……

 

 

聲音第一次出現的時候,是個禮拜天,然後在禮拜三的時候,就出現了答案。

 

禮拜三,不是送日用品來的時候,整個小房子會有整天的靜默和孤獨。

 

但是在下午近黃昏的時候,卻在大門口傳來一聲不大不小的聲響。

 

「咚!」

 

 

她走過去,看了看外面,確定沒有什麼人了,這才打開門。

 

靜靜地佇立在門口的,是一個小小的,十來公分高的金屬罐頭。

 

說它不起眼,卻處處充滿了詭異和突兀。

 

 

首先,在這個時代,還在吃罐頭食品的人不能說沒有,但已經很少了。

 

再來,這個罐頭沒有任何的標籤,標示,是一個光溜溜,沒有任何包裝的「裸體」罐頭。

 

映著夕陽的霞光,罐頭獨有的金屬色澤泛出濛濛的光。

 

 

這個罐頭,成了幾天來她生活中最重要的重心。

 

收到罐頭後,那個半夜三點鐘會來的聲音不再出現,她刻意等了幾夜,發現那個聲音真的不再出現。

 

然後,剩下來的重點就是,該怎麼辦?

 

按理說,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把罐頭打開,看看裡面是什麼,這是最簡單的答案。

 

 

然而,聽了這麼多夜的微細聲音,她當然非常清楚那聲音一再強調的重點是什麼……

 

「什麼都不要看,全部喝掉,就會好……」

 

 

打開嗎?但是人家卻說「什麼都不要看」……

 

不理它嗎?但是會出現那樣的聲音,是不是有它的意義?

 

「什麼都不要看,全部喝掉,就會好……」

 

 

掙扎了幾天,在一個無眠的深夜裡,她睜著眼睛注視那個罐頭良久,看到眼睛都有點發痛起來。

 

然後,她暗地裡下了個決定。

 

然後,她閉上眼睛,打開了罐頭,什麼都不看地,仰頭就把罐頭裡的東西倒進嘴裡!

 

 

倒進嘴裡的時候,她不禁有點作嘔,那裡面的東西是一種完全抽離已知的口感,彷彿是液體,卻又像是果凍,裡面甚至還有小小的塊狀物體,舌頭的味覺有甜有酸也有鹹,但是嗅覺上卻完全沒味道。她不停地把罐頭裡的東西倒進嘴裡,但是腦海中卻堅定地只想著一句話。

 

「不能看!不能看……!」

 

如果看了,大概就不敢再喝下去了吧……

 

 

把整罐「東西」喝進去之後,她覺得有點反胃,身體卻暖洋洋的。

 

然後,彷彿有一團火焰從身體最深處升起一般,整個身體像是要炸開一樣。

 

身上的皮膚,彷彿是山崩一樣,一片片地掉了下來,落地砰然有聲。

 

像這樣的掉法,大概沒幾分鐘人就剩下骨頭了吧?

 

那一瞬間,女孩還在想「啊,可能是有毒吧,我怎麼這麼傻……」

 

接下來,就失去了知覺。

 

 

醒來後,她發現自己陷身在一堆皮膚、硬塊、瘢瘤中間,起身後,地上堆出一個完整的人形,摸摸自己身上的肌膚,光滑如脂,睽違了好幾年的美麗,終於又回來了。

 

連頭髮也奇蹟似地長了回來。

 

從此以後,她又恢復了少女時代的美麗,再也不曾出現那種皮膚怪病,也永遠不曉得,那個罐頭裡裝的是什麼東西。

 

不過,那已經不重要了,是不是?

 

 

 

to e bookstore

 

 

 

回鬼屋怪談會目

 

 

 

 

 

百鬼夜不敢睡 之

揹揹

 

 

第九夜……

 

這是一個很有名的鬼故事,連日本的靈異節目都演過,因為故事太棒了,所以再和大家分享一次。

 

我的版本,很短很輕很薄。

 

 

 

揹揹

 

 

因為多年來的積怨,做爸爸的在酒後一個失手,殺了媽媽。

 

殺了人之後,做爸爸的沒有太大的愧咎,只是想著該如何湮滅證據。

 

於是,便把媽媽埋在後院。

 

 

若無其事地,過正常的生活吧!做爸爸的這樣想著。

 

於是一樣的上班,一樣的坐電車通勤回家。

 

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只是……能瞞得了一時,卻無法瞞過一世吧……

 

首先,要怎樣跟八歲的兒子解釋,就是個很大的問題。

 

嗯……反正自己和這孩子也不投緣,如果有什麼不對,就連他也一併殺了滅口吧……

 

腦海裡動著這樣念頭的時候,做爸爸一樣沒有太大的愧咎,只是扭了扭好酸好重的脖子和肩膀。

 

 

如果這孩子開始懷疑媽媽去了哪裡,該怎樣回答?

 

如果他一再地逼問,是不是就該一併殺了他?

 

 

只是,孩子雖然看著他的眼神有點古怪,卻不曉得為什麼,一句也沒有問過媽媽去了哪裡。

 

一天,兩天……

 

三天過去了,孩子卻仍然沒有問過,媽媽去了哪裡。

 

三天沒見著媽媽,孩子卻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似地,只是偶爾耐人尋味地看著爸爸。

 

 

最後,做爸爸的忍不住了,於是把孩子叫過來,打算一次就把事情弄清楚。

 

「孩子,雖然你不說,但是你一定發現了吧?」做爸爸的口氣出乎意料的冷靜,也沒有發抖。「媽媽已經好幾天不見人影了,你難道不覺得奇怪嗎?」

 

孩子看著他,眼神更是古怪。

 

「你不覺得奇怪嗎?」做爸爸的口氣更加嚴厲了,握緊的手指開始輕輕地發抖。「為什麼媽媽不見了?」

 

 

孩子搖搖頭。

 

「你在說什麼啊,媽媽不是一直都在嗎?」他淡淡地笑笑。「只是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這幾天,媽媽一直騎在爸爸的脖子上啊?」

 

 

 

 

to e bookstore

 

 

 

回鬼屋怪談會目

 

 

 

 

 

 

百鬼夜不敢睡 之

山難

 

 

 

這是網路上的鬼故事,很有感覺,所以列出來

 

 

第十夜 山難

 

 

年輕情侶和一群朋友去登山,到了山上,天候變得極差。女孩體力比較差,所以商量後,就讓她留在半山腰的休息站,男友則和剩下的隊友去攻頂。

 

這一去,就是三天沒有蹤影。

 

天氣仍然極惡劣,女孩在風雪中不住地向外看,焦急不已。

 

第四天,在風雪中突然出現一群人影,是一起上山的隊友們,衣衫襤褸,身上都是傷痕和乾掉的血漬,人群中,獨缺了她的男友。

 

隊友們七嘴八舌地告訴她,登山的過程中,她的男友失足摔下萬丈的深崖,其他人也差點喪命在山上。

 

「我們還是下山吧!」看著女孩震驚愕然的悲痛表情,他們說道。「我們帶妳下山吧!」

 

走入風雪中,一群人帶著她就往山下走,突然間,風雪中傳來男友撕心裂肺的叫聲。

 

「不……要……走!」

 

男友從風雪中出現,一樣混身狼狽,身上都是傷痕,他氣急敗壞地衝入人群,把女友拉出來。

 

「他們都死了!只有我活下來!他們要帶妳去跳崖!」

 

那群夥伴更是又急又氣,紛紛怒聲大叫。

 

「快過來!他已經死了,他才是鬼,我們要救妳下山!」

 

 

風雪中,兩邊的人臉色都是慘白的,都很像鬼……

 

到底,要相信誰呢……?

 

 

 

to e bookstore

 

 

 

回鬼屋怪談會目

 

 

 

 

 

 

百鬼夜不敢睡 之

噩運

 

 

 

這篇文很短,非常短。原作是一篇「世界超短篇」,不是極短篇,比那還要短……

 

但卻是我認為它是史上第一的超短篇傑作,不到五十個字,卻……

 

 

 

第十一夜 噩運

 

 

病人從痛苦中醒來。

 

「我……我在哪裡?」

 

「先生,不要擔心,」護士溫柔地說。「兩天前你在廣島被炸彈炸傷,但現在你安全了……

 

「你現在在長崎。」

 

 

 

to e bookstore

 

 

 

回鬼屋怪談會目

 

 

 

 

創作者介紹

蘇逸平 大全集

suli1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