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e bookstore

 

 

百鬼之夜不想結束 之 暗戀

 

 

       關於愛情,有過一個很棒的說法,這個說法,我們簡稱它為「光圈」。

 

       什麼叫做光圈呢?

 

       其實相當的簡單。

 

       在這個世界上,人總是不能孤獨地過一生吧?要好好地過這一輩子,一般來說,總要有伴侶陪你渡過。

 

       只不過有些伴侶在「速配度」上有一點點小問題,有的是百分之八十七點五,有的卻是十三分之七。

 

       87.5 % & 7/13 。

 

       每個人在一生的生命中,總會有這樣缺了一角,少了一塊的伴侶來來去去,但是,很幸福的是,聽說在這些伴侶之中,總會有一個是最適合你的,而且在每一個人剛出生的那一剎那,上帝就會幫你安排好這個人,也許放在遙遠世界的某一端,也許放在你隔一條街的鄰居隔壁,也可能更委屈你一些,將你的完美伴侶多留在天堂幾十年,等到你八十歲時,你才會見到他(或她)。

 

 

       而辨視這個你的完美伴侶的方式,就是「光圈」。

 

 

       在這個庸碌紛擾的人間,大部分的時刻,天空總是充滿了混濁的氣息,在擁擠來去的人群中,你總是平平淡淡地過著你的生命,望著陰暗沉鬱的天空,置身在冷漠沒有感情的人群,可是,卻總會有那麼一天,一個充滿暖暖氣息的下午,在人群的上空,你卻看見了一個靜靜的,發出溫潤光芒的光圈。

 

       排開人群,眼睛盯著那光圈再也不要放開……

 

 

       因為在光圈底下,站著的就是上帝為你安排的那個完美的人,在你一出生的那一剎那,便已經註定和你相守一生的伴侶。

 

       這種找到完美愛情的方式,當然就叫做「光圈」。

 

 

       還有,相不相信,當然隨便你。

 

 

       「光圈」的事情,我的朋友小麥克當然是聽過的,只要是和我認識超過一個小時的人,就一定會聽過這件事。但是小麥克卻是那種所謂鐵齒一族的人,打算唸醫學院的他,很堅定地將自己感性、柔軟的部份打包起來,加上真空處理後堆在父母家裡的閣樓角落。

 

 

       「這不過是小孩子聽的童話而已嘛!」值得一提的是,小麥克並不是太小,已經是個二十歲上下的男人。「如果你是國小三年級的話,聽聽還可以,現在還講這種『光圈』什麼的事,不會太幼稚了嗎?」

 

 

       說這話的時候,是一個天空湛藍得有點過份的下午,小麥克家的落地窗前面,西雅圖的夏日公路上泛著靜靜的海市蜃樓,像一條魔幻的河,聽這話的人大約有三五個,對於他的說法,大夥也沒放在心上,忽略的程度,也許和小麥克對「光圈」這件事的忽略度相當。

 

       「光圈」這個說法已經在話題中逐漸疲軟,如果沒有人再提,眼看著就要像午後的水蒸氣,悄悄地昇空,然後消失在大氣裡。

 

       如果不是在那個藍色的下午出現了那本奇異的相簿,「光圈」的話題便會這樣沉寂下去,而「暗戀」這個故事便會因為缺乏過渡性地帶的緣故,無緣出現在這個世界之上。

 

       簡直就要像是國共戰爭的始末、甘迺迪遇刺案的真相,以及洛斯威爾外星人事件一樣地沉冤大海。

 

 

       不過,還好這樣的悲劇並沒有發生,因為出現了那本黑絲絨、上頭繡著小鹿班比的舊相簿,關於小麥克有這樣一個暗戀者的事,才像是古代中國秦朝兵馬俑的秘密一般,壯觀且令人心動地再一次攤開在大地之上。

 

 

       午後的第三陣微風吹入窗口的時候,同樣也在現場的小女生艾瑞絲小姐看著小麥克的相簿,突然「咦」了一聲。

 

       值得一提的是,艾瑞絲小姐是個智商極高的天才,十六歲便進了大學,有著如照相機般的精敏眼力。

 

       「咦?」她在相簿前抬頭,露出詫異的眼神。「我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這個女生。」

 

 

       照片是一張沒有什麼出奇之處的普通生活照,大概是小麥克高中的時刻,拍攝的地點是西雅圖市中心的油廠公園,一群高興的十六七歲小毛頭親親熱熱的抱在一起,有的人做出制式的V字型手勢,反正東方人拍照就是這樣,缺乏有創意的精神和手勢,不管是在臺灣,不管是在日本,也不管是在美國,彷彿都沒有什麼兩樣。

 

       因為西雅圖的空氣好的關係,一般來說拍起照來有很棒的色溫,景物的顏色很鮮艷漂亮,因此高中生們的笑容看起來多了那麼一些些燦爛的感覺。

 

       不過那種燦爛笑容的背後,也有著諸如文化差異、國外教育制度不同等之類的因素吧?

 

       反正那不是我們現在要談的重點,重點是,在這群陽光般笑得好開心的少年少女後方,有一個女孩子的身影靜靜地佇立在那兒。

 

 

       「這沒有什麼稀奇嘛!」在場的朋友之一這樣說道。「只不過是一個路過的女孩,那兒是烤肉野餐區,人來人往的,有什麼好奇怪的?」

 

 

       的確,如果那女孩是以漂浮在空中,或是半身透明的靈異照片形態呈現出來的話,也許還會引起大家的注意,但是怎麼看,也看不出來那個照片中,人群後方的女孩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看她的神情和姿勢,只是偶爾經過現場被拍下來的一個平凡女孩,細瘦長挑的身材,穿了件藍色的襯衫、墨綠色的長褲,黑亮的頭髮大概披到肩膀,看神情的話,應該是被照片中那群人的笑鬧聲吸引,本來已經向反方向離去了,卻不經心地回過頭來看看他們。

 

       如果硬要找出來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只能說那是個非常美的一個女孩子,雖然因為距離遠了些,容貌有些模糊,卻仍看可以看得出是個十六七歲,長得很可愛的一個女孩。

 

       而且,在她的神色之中,彷彿還透現出某種屬於安詳的美感。

 

       基本上,這便是我仔細看過那張相片之後,解讀出來的所有訊息。

 

 

       但是前面說過,艾瑞絲小姐是個有著非凡記憶力的人,她仔細地凝視著照片良久,又望著窗外的藍天發了一會呆,睜大眼睛,露出得意的微笑。

 

       如果非得要描述一下那種微笑的話,簡言之,就是在「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少年偵探金田一說著,「一切的謎底都解開了!」,或者是在「名偵探柯南」之中,另一個少年偵探即將要把毛利小五郎用麻醉針弄昏的關鍵時刻。

 

       不過,艾瑞絲小姐當然不會說出同樣的臺詞,只是急忙地說道。

 

       「快!」她急性子地催著小麥克。「去把你那天被訪問時候的錄影帶拿出來!」

 

 

       她指的是一捲前幾天小麥克上電視時的錄影帶,當時,學校有群無聊傢伙正在搞一場向校長抗議的示威,結果有個笨傢伙在推擠的過程中摔斷了腿,引起一場不大不小的風波,還驚動了七號電視臺的新聞記者。

 

       記者來採訪的時候,剛好抓著了經過的小麥克,便訪問了他幾句,晚上播出的時候,小麥克便把自己接受訪問的英姿錄了下來,也興高采烈放了錄影帶給我們看過。

 

 

       「……我覺得,人人都有表達意見的權利,畢竟這是美國……」在螢幕上,小麥克還是一樣的一臉拙相,不好意思地抓抓頭。「……發生了意外,我們當然覺得遺憾……」

 

 

       就在這一剎那間,艾瑞絲小姐大叫出聲。

 

       「停!就在這裡!」

 

       停格的錄影帶畫面有些抖動,小麥克的錄影機是四磁頭的東芝TC2000,暫停的時候畫面會有些不穩定……

 

       不過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畫面的後方,小麥克抓著頭的身影後面不遠處,有一個瘦瘦高高的身影站在那兒。

 

       然後,在場看錄影帶的幾個人便此起彼落地「咦!」「啊!」「嘿!」了起來。

 

       披到肩上的頭髮,細瘦的身影,淡淡安詳的美麗神情……

 

       還有,如果沒有看錯的說,她應該就是在小麥克高中時代照片背後出現的那個女孩!

 

 

       和照片中不一樣的是,錄影帶中的她又長高了一些,樣子也大了些,已經是二十歲左右的模樣,穿著的格調也成熟了不少。

 

 

       一片靜寂中,錄影帶又開始前進,聲音重新出現,小麥克還是在那兒說著不著邊際的話。

 

       然後,攝影機的角度一偏,拍了另外一個人的訪問,那個女孩就再也沒有出現在畫面上。

 

       艾瑞絲小姐搶過遙控器,快速倒轉,影像中的人滑稽地快速倒退,又回到女孩出現的那一點。

 

       披肩的頭髮,安詳的笑容。

 

 

       在午後的微風中,艾瑞絲小姐的聲音也像是一下子就要被風吹走一樣的輕輕柔柔。

 

       「為什麼我會對她有印象呢?」她的聲音很輕很柔。「除了在這兒之外,其實我好像也在學校的餐廳見過她一次,她從我們吃飯的餐桌旁走過,似乎沒有人注意到她,但是走過去之後,卻像是眷戀著什麼似地,回過頭來看了我們一眼。」

 

       說到這兒,大夥的眼神不曉得為什麼,便不由自主地盯在小麥克的身上。

 

       雖然大家都覺得很浪漫,但是小麥克卻彷彿不做如是觀。

 

       更氣人的是,這個傢伙居然還像是遇上煞風景的推銷員似地,沒有什麼高興的神情,反而像是有點害怕,吞了吞口水。

 

 

       「所以,你是說這個叫做小麥克的傢伙有一個暗戀者?」幾天後,在昏暗的傷心酒吧裡,我的朋友凱文先生這樣問道。「或者說,是一個跟蹤者?」

 

       「嗯!」我點點頭,調給他一杯龍舌蘭酒。「而且如果推測沒有錯的話,這個女孩從他年紀很小的時候就常常出現在他的身邊了。」

 

 

       基本上,是這樣沒有錯。在那個天空湛藍的午後,艾瑞絲小姐像是著了魔的神探福爾摩斯一般,努力想要找出和那個神秘女孩有關的蛛絲馬跡。

 

       因為她有著這樣堅定的信念,小麥克也順著她的意思,找出來各個年代的不同相簿,也在她的逼迫之下,努力回想年少時代有沒有發生過什麼特異的事。

 

       結果,居然出現了驚人的成績。

 

 

       小麥克九歲的時候來美國,離開臺灣的時候大概是國小三年級。在一張南門國小三年信班的合照中,照片後方的操場籃球架旁,卻遠遠地站了個小女生。

 

       因為照片的年代有些遠了,小女生的模樣有些模糊,但是那容貌卻和西雅圖油廠公園裡的女孩依稀有點相像。

 

       十一歲那年,小麥克去過一趟加洲的魔術山雲霄飛車樂園,在賣玩偶的遊樂場中,小麥克敞著沒有門牙的嘴,抱著一隻巨型的華納貓笑得好開心。

 

       隔著一群花花綠綠的玩偶,同樣又有個小女孩露出淡淡的笑容,蹲在小麥克的旁邊。

 

       十五歲的時候,小麥克有張在中學畢業典禮上拍的照片,照片的拍攝角度由上往下,一群興高采烈的少年將手上的畢業證書高高拋起。

 

       而在熱鬧的人群中間,同樣也看見了女孩十五歲左右的身影。

 

 

       「最後,他們找到了六張有女孩在裡面的照片,」我掰著手指頭,這樣對凱文說道。「後來,小麥克打電話問了爸爸媽媽,說了這件事,才發現其實在他長大的過程中,也發生過幾次難以解釋的怪事。」

 

       「什麼樣的怪事?」凱文先生是個腦子比艾瑞絲小姐還要聰明的傢伙,此刻他一定在心中反覆推理,找出這件事的破綻。

 

       「聽說,小麥克在童年時代曾經發生過一次意外,在玩水的時候差點滅頂,他落水的地方本來是不會有人發現的,可是那個將他救起來的大人卻說,是有個小女孩子告訴他,他才過去將小麥克救起來的。」

 

       原先我以為他還會問細節的,但是凱文先生卻只是點點頭。

 

       「嗯!」

 

       「還有,他考SAT的時候,不小心在休息室睡著了,卻不曉是什麼人惡作劇,按了學校的火警鈴,把所有應考的人弄得人仰馬翻,這才把他叫醒過來。」

 

       「嗯!」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覺得自己像是個呆子,口氣也開始變得不友善起來。

 

       「除了『嗯』之外,你還有別的話可以說吧?」我有點不高興地說道。「像是『你們這些神經過敏的傻蛋』,還是『根本就是一群妄想症患者編造出來的幻覺』,你不覺得,連這樣的話也比你那種『嗯』來得有誠意一些嗎?」

 

 

       凱文先生在昏暗的吧檯燈光中笑了。

 

       「嗯!」他點點頭,晃著手上空空的玻璃酒杯,沒溶解完的冰塊在杯子裡「叮叮叮」地作響。「感覺上你說的話,的確比我說的話來得有誠意。」

 

 

       好吧!反正整件事就這樣,除此之外不再有任何新的進展……不,本來所有的蛛絲馬絲就是早已存在的舊資訊,靜靜地躺在舊照片堆裡,躺在錄影帶的磁區間隙,有的更是沉寂地深藏在腦海裡。

 

 

       原先艾瑞絲小姐還以為,這個女孩或許會常常出現在小麥克的身邊,有好一陣子只要她見到小麥克,便會提高警覺地四處看看,總希望有一天會在人群中真正地看見那個神秘的暗戀女孩的身影。

 

       只是,就像是夏日裡沙漠上的水珠一般,那女孩像是溶化在空氣中似地,再也不曾出現。

 

       不過這樣的說法同樣有著致命的破綻,因為本來就從來沒有人親眼見過她,雖然在相片中有幾張她的容貌算得上是清晰,連唇旁的小梨渦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是實際上卻的確沒有人任何人親眼見過她。

 

       至於小麥克本人對這件事的態度仍然令人失望。前面說過,身為當事人,他對這個暗戀事件絲毫沒有浪漫的感覺成份,反倒很煞風景地有些恐懼,又有那麼幾分擔心。

 

 

       「萬一……」小麥克的神情露出不矯飾的恐懼。「萬一真有這樣一個女人,她會不會是精神有點毛病?」過了一會,他又憂心忡忡地問道。「她這樣時時知道我的行蹤,我的安全會不會有問題?」

 

       這樣的話聽了幾次之後,艾瑞絲小姐睜大慧黠聰明的眼睛,不耐煩地露出凶狠的表情。

 

       「她不會對你怎麼樣,不過你的安全還是可能會有問題,」唸醫學院的她誇張地惡狠狠說道。「男人如果不浪漫的話,我會親手將他做『妥善的處理』!」

 

 

       時光,就這樣靜悄悄地過去,夏日的藍天轉為深秋的落葉,冬季的風中也飄來了雪。擔心的歸擔心,說笑的歸說笑,但是,那女孩終究還是不曾再出現。

 

       最後,連對這個「暗戀」事件最有興趣的艾瑞絲小姐也只好歎口氣放棄。

 

 

       風輕輕的吹,花靜靜地開。

 

       而這個暗戀的女孩,也不再有人記得她的事情。

 

      除了我之外。

 

 

       關於前面說過的,從來沒有人親眼見過暗戀女孩這一件事,嚴格來說,其實是不正確的。

 

       因為,後來有過一個沉靜的春天午後,我曾經在華盛頓湖旁的520公路上,短暫地見過時光橫跨十數年,常常在小麥克身邊出現的暗戀女孩。

 

 

       當時是下課下班時間,520公路上按照往例,出現了嚴重的交通阻塞,而我們幾個一同搭便車上下課的同學,也隨著回堵車流,無助地塞在520高速公路上。

 

       那一陣子學期已經快要結束,大夥都開著夜車準備期末考,在緩緩的車流中,馬自達小轎車的車廂裡順暢地流瀉著史汀的歌聲,但是整個車廂中卻滿滿地瀰漫著瞌睡的氣氛,車廂內的四五個人幾乎全數在沉滯的車流中打著瞌睡,連開車的傢伙彷彿也要在下一秒鐘沉沉睡去。

 

       然而,不曉得為什麼,那天下午我卻一點睡意也沒有,只是盯著車窗外發呆。

 

       突然之間,一陣暖暖的感覺從背脊後緩然昇起,彷彿是比塞車的車流更慢的的慢動作中,高速公路的對面車道輕柔地滑過一輛紅色的雙門CRX。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紅色CRX從遠而近,嘴巴不禁微微張大。

 

 

       及肩的黑髮,秀氣的臉龐,淺淺一笑,嘴角有個小小的梨渦……

 

       在對面來車的車窗裡,暗戀的女孩露出安詳的微笑,眼光越過我,溫柔地看著在我身旁睡著的小麥克。

 

 

       那一剎那間,整條520公路彷彿突然沒了聲音,車聲、引擎聲全數「噗」的一聲消失,只有某種近似於童話的小小微風,吹過人的額頭。

 

       女孩的車和我們的車反方向的兩條路上交錯而過,而她的眼睛仍然安詳且堅定地盯著小麥克。

 

 

       我有點僵硬地略略轉頭,心想是不是要把小麥克叫醒過來,卻從眼角處看見女孩舉起了纖白的右手食指,放在唇邊。

 

       「噓……」如果她的聲音能夠傳過來的話,一定是這個意思吧?「讓他好好睡,不要吵醒他……」

 

 

       和我、小麥克的位置平行的時候,暗戀的女孩側著頭,看著我們,然後很有禮貌地微微頷首。

 

       早春的高途公路車流,就這樣,緩慢而堅定地流動著,女孩的紅色CRX沒過多久,也就在車潮中緩緩地消失不見。

 

 

       在日後的歲月中,一定會有很多人問我同樣一個問題吧?

 

       「你會不會把這件事告訴小麥克呢?」

 

 

       從早春車流中悠悠醒來的小麥克,並不曉得發生過這樣一件事,我因為不曉得他會有什麼樣的態度,只考慮了一秒鐘,便決定暫時不要告訴他。

 

       如果一定告訴他,我也會先說這樣的話。

 

 

       「總會有那麼一天,一個充滿暖暖氣息的下午,在人群的上空,你會看見了一個靜靜的,發出溫潤光芒的光圈。

 

       而在那光圈的下方,便是上帝在你出生時便為你安排的,那個你的永遠的完美的伴侶。」

 

       一定會有那麼一天,在溫潤的某個天空下,暗戀的女孩會帶著輕盈美妙的足履聲響,靜靜地,走進他的生命。

 

       至於看著這篇「暗戀」故事的你們,也是一樣。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能來到這裡,就屬我們有這份緣

 

在這個園地中每一片花草、枝葉,都是我盡心栽培而出的美好

 

在這裡所有的故事、文章您都可以免費享用

 

如果您有心,想要對我的辛勤有所鼓勵,歡迎點選下面這個圖示

 

選購一本電子書回家,這對作者來說,是個很溫暖的鼓勵……謝謝

 

to e bookstore

 

你將擁有的,是我親自送給您的原版作品

 

如此,您和我之間就產生了一個緣份連結,是件很美好的事

 

 

 

 

 

回鬼屋怪談會目

 

 

創作者介紹

蘇逸平 大全集

suli1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