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e bookstore

 

 

百鬼之夜不想結束 之  她在草叢中

 

 

     說到戀愛,每個人總有過那麼幾次的經驗吧?

 

     但是每個人的初戀,卻斬釘截鐵地,一輩子就只會有那麼一次。

 

     既然每個都會有那麼一次,在這兒要談的青澀初體驗的第一次戀愛,

 

     又有什麼出奇之處呢?

 

     告訴你,就是有,也許每個人的初戀都有場轟轟烈烈、感人肺腑的雄壯場面,

 

     但是,和死人有關的初戀體驗,你就很少聽說過了吧?

 

     那是一個夏天,陽光猛烈,年代彫遠,空氣清新,我年少,台中市大度山上,漫山遍野的墓園長草在燠熱夏夜裡淒冷搖曳。

 

     那天晚上,為什麼會在半夜裡騎著腳踏車到台中市大度山區閒逛,

 

     真正的理由已經忘記。時過十數年,只記得那天夜裡將腳踏車

 

     停在某個墓園的鐵門門口便信步順著台階走下去。

 

     月光上,一片壯闊的墓場便宛若科幻場景似地出現眼底。

 

     浴著月光,我走過一座座的墓碑,走下十七階的階梯,距離六十三步的地方,右邊。

 

     然後,彷彿有什麼奇特的氣氛逐漸瀰漫在空氣中,我身上的皮膚起了極度微妙的震顫之感,站在墓園的走道上,也就是前面說的,下階梯走了六十三步的地方,我有點僵硬也望向右方......。

 

     然後,我就看見了「她」。

 

    

     那以後,我曾經和高中時代同住宿舍的室友們針對這次的經歷,討論過無數次,但是卻沒能得到一個肯定的答案。

 

 

     「角度的問題吧?」室友之一這樣說道。「可能是因為方位的關係。」 「但是我曾經把『她』的方位畫出簡圖,」另一位室友搖搖頭,表示不同意他的看法,「『她』並不是在最高的地方,不偏左,也不偏右,就方位來說,一點也沒有特別之處。」

 

     不過,也許第三位室友的說法最能夠達出大夥兒的意見......。

 

     「這世上的事情,有很多事是沒有理由的,」飽讀詩書,有時還會舞文弄墨的他這樣

 

     感性地說道,「人世上很多事情講的都是侶『緣』字,也許我們就是和『她』有緣吧!」

 

    

     說了半天,那麼,「她」到底是什麼呢?

 

     那天深夜裡,我在大度山墳場,下了階梯走六十三歲的地方,看到的是一座墓碑。

 

 

     在這樣一大片的荒山墳場裡,看到一個墓碑當然沒有什麼出奇之處,但是這個墓碑奇特的地方,在於它並不是特別大,顏色也和旁邊的墓碑相似,位置並不明顯,甚至還有點躲在其他墓碑背後的感覺,但是,最耐人尋味的是,你只要一眼看過去,就一定會第一眼就看到它!

 

     那是一種非常難以描述的感覺,如果用發光來比喻,就好像它會在眾多墓碑中發出不同的光度,但是,實際上它就像我說的,是個再平常不過的墓碑,

 

     不只沒有發光,連顏色都看不出有什麼特別。

 

     那天夜裡我好奇也在它的遠處、近處走了許多次,確定「一眼看見『她』」並不是我的錯覺,也不是心理作用。於是我帶著一肚子的納悉騎車回到宿舍,回到宿舍的時候,已經是半夜快兩點的時分了,街上的人群當然已經銷聲匿跡。我騎著腳踏車,劃過空盪盪的街,回到自己房間的時候,腦海裡還是讓那個奇特的墓碑占得滿滿。

 

     對了,有件事我忘了告訴你。在那個墓碑上是有相片的,相片上是個帶著淡淡微笑,非常美麗的女孩,按照墓碑上的說法,她過世的時候是二十三歲。

 

    

     後來,我終於忍不住一肚子的翻攪情緒,跑去敲室友彭呆的門,老小子被我吵醒當然沒有好臉色看,但是我簡單地向他說了那個和「她」有關的古怪經歷,彭呆立刻比我更有興致,興沖沖地吵著要我帶他去那個地方看看!

 

 

     「現在?」我狐疑地問道,因為走廊上的夜光鐘告訴我,此刻是午夜兩點十三分,「你確定?」

 

     「當然!」彭呆大笑,「誰怕誰啊?」

 

 

     更壯觀的是,當我們在走廊大聲嚷嚷的時候,宿舍裡的傢伙們有幾個也被咱們的大嗓門吵醒,揉著惺忪的睡眼,問明了原因之後,乖乖,幾分鐘之後,我們居然組了個陣容不小的探險團,在半夜裡騎了四部腳踏車,像群瘋子似地又上了大度山。

 

     在露水深重的墓場小路上,大夥兒都有點興奮,也有點緊張。下了那個階梯之後,我刻意不告訴他們那個墓碑的正確位置,只是叫大夥兒自己四下張望。

 

     最令人驚訝的是,我並沒有告訴他那個地方第一眼就注意到那個墓碑!

 

 

     「怎麼會這樣?」室友之一凝神看著那個女孩清麗的照片,這樣喃喃自語。

 

     這一次,我這將「她」的模樣看的更加清楚,這位姓齊的女孩,有著深深的雙眼皮,眼睛非常的靈重,笑容卻淡雅得讓你有點心疼。

 

 

     「她過世的時候,才二十三歲哪!」另一人也這樣小聲地說道。

 

     而彭呆卻一直恭恭敬敬地對著墓碑合十敬禮,嘴巴喃喃地念著什麼「得罪莫怪,得罪莫怪」。

 

     事後他說,因為我們這樣貿然去打擾人家是非常不敬的做法,所以他一直很誠心地向她道歉,希望她不要和我們計較。

 

     第二天上課時,班上幾個沒有住宿的也知道了這件事,於是在那天晚上我們又組成了一個團上山去,結果還是一樣,還是每個傢伙一到那個地方就會第一眼看見那位「齊姊姊」的墓碑,而且沒有一個人說得出來原因。

 

     這個事件的後續和一般的靈異事件完全不同,因為之後我們沒有任何一個人遇見和靈異沾得上邊的遭遇,連最起碼的風吹草動都沒有見過。

 

     但是,這位長眠在大度山上的清麗女孩,卻對我自己的年少歲月_了相當大的影響。

 

     因為,後來我發現,有一陣子在某種古怪的聯想下,我居然把這位姓齊的漂亮女孩當成一個傾慕的對象,像是她還活著似地和她說話。也曾經在房裡點著油亮的蠟燭,打開窗戶,企圖做出某些近似招靈的可怕動作。

 

 

     對於我的瘋狂行為,室友彭呆覺得非常難以理解,基本上他認為,一般高中生迷戀女孩們的脫序行為他都見識過,但是這次的對象居然是個已經過世的女人,據他說他總算大開了眼界。

 

     「你完了,」老彭呆會這樣說道,「追不到活人的又不只你一個,可是因為這樣要去追鬼,未免也離譜過了頭吧?」

 

 

     不過當時的情形倒也沒有這麼嚴重,不是那種你想像中的「被女鬼迷昏了頭」的嚴重,只是因為這個過世的漂亮有孩恰巧形成了一個宣洩口,

 

     把十七、八歲毛孩子的異性傾慕能源宣洩出去,如此而已。

 

 

     這場罕見的隔世初戀和我後來的幾次青蘋果戀愛一樣,最後當然也逐漸降溫,走入歷史的陣跡。而我宿舍的房間窗台上,也已經滴滿了綠綠的蠟燭燈油。

 

     不過,說它「降溫」了也不完全盡然。因為在日後有一算算算短的歲月裡,我仍然對這種所謂的「人鬼戀情」有著某種程度以上的浪漫期待,心中也偶然會萌生一些天馬行空的想像,想著那個「齊姊姊」的生前,想像她曾經到過什麼地方,曾經愛過什麼人,是不是還曾經和我在大街上擦肩而過。隨著歲月的流逝,我也不時地向許多經過身旁的人詢問是否有人發生過人鬼相戀之類的往事。

 

     這種對靈界戀情的孺慕和自己在凡俗世間真正的情愛,很巧妙地雙線並行著,我一榮面在人間和不同的女孩相戀相愛,卻又在腦海中不自覺期待一個美麗的靈魂在夜裡翩然到來。一直到後來見識長了些,對靈界之說有了爾深的了解,才知道所謂的「隔世戀情」不過是言情小說家們在家腦意識編織而出的美麗想像,才知道真正的鬼靈是不可能和人談戀愛的。

 

 

     這時候,呲離我在大度山上看見那座奇妙的墓碑也已經有了好些年的歲月。

 

     我已不再是少年,而迷戀俗世世間情愛的程度,世早已超過對那個浪漫靈魂的期待。

 

     彷彿是一種自我的痊癒能力,我以凡間女孩們的笑語為計為線,逐漸將大度山上那個迷人的笑容縫補起來,不再想能,也不復記憶。

 

 

     直到另一件看似不相千的奇妙故事,出乎意料地出現在兩年前的夏天裡,

 

     才將我這段奇特的隔世初戀從古老回憶中再一次串連回來。

 

     那年夏天,朋友布來恩曾經告訴過我一樁近似靈異的怪事,說他有一回在日本的郊區騎車經過一個隧道,卻連續好幾次看見一個佇立在隧道頂的女孩對他幽幽地凝望。

 

     這樣幾次之後,布來恩捺不住好奇心,便在隧道附近四處打聽,最後才知道, 隧道上頭是一座清雅的墓園。布來恩從未到過這個地方,奇怪的是,墓園的管理員一見到他,很親切地說了句令人目瞪口呆的話 。

 

 

     「他說『你又來了』?」我驚訝地問道,「而你肯定你從來沒有去過這個墓園?」

 

     當然沒有。布來恩肯定地說道。說且那個管理員細看之後也說認錯了人,

 

     因為有個常來的男子和布來恩長得實在很像。

 

 

     男孩的女朋友不久前死於一場車禍,後來就葬在墓園裡,剛下葬時,男孩常常來,只是過了幾個月之後,就不常出現了。而一顆心七上八下的布來恩在管理員的帶領下,去看了那早夭的十六歲女孩的墳......。

 

 

     答案其實並不驚人,那個女孩便是布來恩在隧道頂看見的女孩。也許是思慕那不再出現的男友吧?女孩便和長相酷似的布來恩發生了感應......。

 

 

     而最驚人的是,布來恩還拍下女孩墳上的陶瓷照片,我看了之後,再也忍不住驚叫出聲。

 

 

     因為,那個十六歲女孩的容貌,居然和我在大度山上看見的「齊姊姊」容貌非常的相像!

 

 

     那一年,我和布來恩曾經好奇地去了幾次台中的大度山,想找出這兩個相隔數百公里,年齡相差甚多女孩們身分上的真正答案。開車上山時,簡直無法相信少年時代能夠在夜半裡騎腳踏車走這麼陡的山路,騎這麼長的距離。而有奇妙的是,當年通往「她」的墓場小徑,這時也已川蓋滿了新興的「名山勝境」洋房社區,早就像桃花源的入口一樣,已經不復蹤跡。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能來到這裡,就屬我們有這份緣

 

在這個園地中每一片花草、枝葉,都是我盡心栽培而出的美好

 

在這裡所有的故事、文章您都可以免費享用

 

如果您有心,想要對我的辛勤有所鼓勵,歡迎點選下面這個圖示

 

選購一本電子書回家,這對作者來說,是個很溫暖的鼓勵……謝謝

 

to e bookstore

 

你將擁有的,是我親自送給您的原版作品

 

如此,您和我之間就產生了一個緣份連結,是件很美好的事

 

 

 

 

 

回鬼屋怪談會目

 

創作者介紹

蘇逸平 大全集

suli1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