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e bookstore

 

30 西雅圖怪談記

纖手 婚紗

 

 

     有些短短的,沒有什麼大場面的古怪故事,也不曉得該怎樣放,就用搭檯子的方式來寫吧。今天這兩個故事,我姑且叫它們「西雅圖怪談記」,因為都和西雅圖有關。

 

     如果太短了不過癮,也請大家多包涵,因為它們發生的時候就只是這樣單純而簡短。

 

 

     第一個故事,叫纖手。

 

     這個故事,是我個人的經歷,發生的時候只有我一個人在,沒有人證。也許你可以解釋成那是我的幻覺,但至少我在當時的意識算是清楚的,並不是在睡覺或是恍惚的時候。

 

     我在西雅圖唸大學的時候,有一次晚上看電視,也不曉得怎麼轉臺的,就轉到一個地方頻道,正在播一個類似地方奇聞的節目。

 

     節目裡正在說一件事,說有個老人獨居在西雅圖北邊一個小城,那個小城的人口不多,大多是農夫或是開牧場的居民。

 

     老人這陣子一直在為一件事苦惱,他一個人住在一個偏僻的房子裡,房子外面種了些藍莓樹,整個偌大的區域只有他一個人。

 

     那陣子不曉得為什麼,老人總是發現廚房餐桌上的燈泡,每天早上醒過來就會被轉鬆。

 

     一開始,老人以為是不是自己年紀大記錯了,但是幾次之後,發現並不是他自己轉鬆的,於是開始懷疑,是不是有盜賊闖進來,還是附近小孩子跑來惡作劇。

 

     電視看到這裡,都還是很平淡的小鄉村記事什麼,看的人會好奇,為什麼燈泡會轉鬆呢?頂多就只是這樣想著而已。

 

     然後,主持人就說,老人也擔憂自己的安全,所以就裝了個監視器,盯著餐桌上的燈拍攝著,看看到底是什麼人把燈泡轉鬆的。

 

     接下來,就播放監視器的影片。

 

     影片的內容,完全讓人傻掉。

 

     那個監視器拍的影像是有時間的,大概在晚上三點多的時候,從鏡頭的左邊開始出現淡淡的霧氣,然後從霧氣裡飄出一隻很清楚的手,飄啊飄的飄到燈的下方,伸手過去轉轉燈泡,把那燈泡轉鬆了,然後那隻手就往螢幕的右方飄過去,消失。

 

     那段影片非常清晰,至少那隻手很清楚,是一隻沒有衣服光溜溜的手,只到手肘左右,在空中飄浮過來。我大概從它出現到消失,嘴巴一直是開開的,閤不起來。

 

     阿娘喂……

 

     心裡想,這段影片實在太猛了,好可惜怎麼沒有錄下來。當時沒有 你 水管 ,也沒有古狗大神,雅虎也還沒生出來,我連忙找了電視節目表,想看看有沒有重播,但是卻發現我看的那個臺是很地方的臺,根本沒列在電視節目表上。

 

     後來我跟朋友說了,但是都沒有人看過這段影片,也沒有任何人有印象,算了算,從頭到尾好像就只有我看過。從那時候到現在我找過很多管道,但就是沒有再看過那段影片。

 

 

     不過那隻手的影像真的讓人留下很深的印象。也許因為印象很深刻,也許讀心理學的可以解析接下來我的另一個經歷,也和一隻手有關。

 

     過了幾年,我從美國回臺灣了,也開始寫書。有陣子我會在半夜的時候趕稿。就是在趕稿的時候,我又看見了另外一隻奇怪的手。

 

     先說明一下,我並不是一個很能熬夜的人,只要一累就完全不能工作。所以如果我會在半夜趕稿,那也要是精神還算不錯的時候,只要稍有睡意,我就會很任性地直接去睡覺。

 

     那天晚上寫稿的時候,偶而會打打呵欠留目油,但是精神應該算是不錯的。

 

     正在專注地打稿的時候,突然間,我的眼角餘光好像看到了什麼,是在我的左方,於是我皺著眉,手打著鍵盤,頭就往左方順勢看過去。

 

     就,看到了。

 

     我看到一隻很好看的女人手臂,同樣是只到手肘的部份。

 

     會知道那是女人的手臂,是因為祂的手指上塗著很鮮艷的指甲油,以很優雅的手勢,拇指、食指、中指拎著一個馬克杯,從我的左後方飄過來,飄過我的左方,再往前……

 

     然後就活生生地穿透了牆壁,消失在白牆裡面。

 

     不過不曉得為什麼,完全沒有害怕的感覺,只是楞了好一會兒,心裡還在想:「看!又看到一次了……」

 

     我的靈異經驗其實不多,大部份貢獻在當兵的時候,當完兵後進入人類的世界,其實就沒有太多的經驗了。

 

     那隻手臂,我也只看過那一次,因為祂沒再出現過。

 

     至於那個馬克杯,我也看得很清楚,不是我家中任何一個馬克杯,應該是那位小姐自己帶來的。

 

     這兩隻手臂,到目前為止,就沒有任何後續了,有的話,我當然會第一時間跑來這裡告訴大家。

 

 

 

 

 

 

 

     第二個故事,叫婚紗,因為是和婚紗公司有關的故事。

 

     這個故事發生的地點不在西雅圖,是在臺北,不過主角是在西雅圖的大學同學,所以也把它算在這個怪談系列裡。

 

     這個故事很猛的一點在於,只要是告訴在婚紗公司工作的人這個故事,就會讓他們嚇到不敢獨自在公司裡工作,甚至還有人聽了之後,就辭去工作的。

 

     所以,這算是個有雷的故事吧,如果聽的人真的在婚紗公司工作,可以考慮不要看下去。

 

 

     發生故事的朋友是位女性,是很厲害的婚紗設計師,曾經幫幾位全國知名級的大咖客戶設計過婚紗。

 

     她說,這個故事給了她一個警告,就是叫她不要加班,至少不要加班到深夜。

 

 

     那天晚上,她因為趕工設計第二天要給人家的婚紗,於是就留在公司加班,公司的同事一個個走了,她還是忙於工作,沒有時間理會別的事情。

 

     工作到了半夜大概一兩點的時候,她還是沒有什麼感覺,因為很專注,一邊把第二天要用的婚紗不停地修改,一邊上上下下跑來跑去拿材料。

 

     後來,她就待在地下室的婚紗擺放窒裡繼續工作。地下室的婚紗擺放室格局,大概就是一個五十來坪的空間,中間留著一個兩三公尺寬的通道,其他的空間就把所有的婚紗懸空吊著,因為婚紗最好不要折起來,要這樣吊著才會保持形狀。

 

     朋友在中間的通道上很專注地改著一件婚紗,改著改著,開始覺得有點不對了……

 

 

     那是一種很奇怪微妙的感覺,明明是很靜沒什麼聲音的地下室,但是不曉得為什麼,腦海裡卻有隱隱約約的,那種很糢糊的華爾茲音樂傳來。

 

     真的。朋友說,明明沒有任何聲音,可是腦袋裡不曉得為什麼,就是一直會想到那種淡淡的,好像從很遙遠地方傳來的華爾茲樂聲。

 

     然後,一轉頭,朋友整個人就嚇傻了。

 

     那個地下室不是吊掛著幾百件新娘婚紗,還有一些新郎的禮服嗎?

 

     這時候,朋友很清楚地看到,從那些婚紗、男性禮服的末端,開始慢慢的,冒出一雙一雙的腳來了……

 

     有些冒出來的,是光溜溜的腳丫,有些則是有高跟鞋,但完全沒有例外的是,所有的婚紗、禮服,都像是長出嫩芽那樣地,穩定的,緩緩的,伸出腳來。

 

     雖然這種場面非常可怕,但朋友畢竟是個見慣大場面的人,於是她也沒什麼激烈的反應,只是一步步地倒退,退到地下室的樓梯口,然後沒命地狂奔上樓,從一樓的大門口奪門而出。

 

     她在半夜裡的中山北路(OPZ?)狂奔,一直跑到半夜還開著的店才停了下來,嚇到不行。

 

     第二天天亮了,朋友才鼓起勇氣找了幾個人一起回公司,到了地下室也沒有什麼異狀,她修改的婚紗還攤在地上,檢查那些禮服,也沒有什麼不對。

 

     後來,聽過這個故事的人,只要是跟婚紗公司的員工講一次,都會把對方嚇得面無人色。但是為什麼會發生這件事,完全找不到理由,而且在業界好像也沒聽過別人有這樣的遭遇。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能來到這裡,就屬我們有這份緣

 

在這個園地中每一片花草、枝葉,都是我盡心栽培而出的美好

 

在這裡所有的故事、文章您都可以免費享用

 

如果您有心,想要對我的辛勤有所鼓勵,歡迎點選下面這個圖示

 

選購一本電子書回家,這對作者來說,是個很溫暖的鼓勵……謝謝

 

to e bookstore

 

你將擁有的,是我親自送給您的原版作品

 

如此,您和我之間就產生了一個緣份連結,是件很美好的事

 

 

 

 

 

下一

 

回目

 

 

 

 

 

 

 

 

 

 

 

 

 

 

 

 

 

 

 

 

 

創作者介紹

蘇逸平 大全集

suli1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飄版過來的,纖手這個會想到《十二國記》外傳裡,主角也是身邊出現一隻女人的纖手嚇到別人(在劇情裡是守護他的妖怪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