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e bookstore

 

27 瀕死經驗

 

     瀕死經驗(簡稱NDE,Near-Death Experience )是一種相當普遍的現象。這現象是指當一個人的生命處於極端的狀況:因為重病、事故而瀕臨死亡邊緣,歷經九死一生,恢復意識後,所訴說的不可思議印象體驗。有時候,當遇到重大創傷或恐懼時,健康人士也可能遭遇瀕死經驗。

 

     經歷者遍佈世界不同的地域、種族、宗教、信仰和文化背景。根據美國極具威信的喬治‧蓋洛普(George Gallup)集團在1994年的大規模民意調查,全世界大致有1300萬人有過瀕死經驗。瀕死經驗涉及醫學、生物學、神經學、精神學、心理學、物理學、社會學等多種學科的綜合性研究領域。

 

     根據研究,典型的瀕死經驗可能包括以下幾個階段:

 

1.   靈魂出體的經驗。

2.   經過一條隧道。

3.   出現一道耀眼的光芒在隧道盡頭召喚。

4.   遇見象徵絕對之愛的光體。

5.   感覺無上的快樂,無以言喻的喜悅、和極度的安詳。

6.   遇見已故的親人或無名嚮導。

7.   看見光之城。

8.   回顧人生(一種無時間性的三度空間異象,呈現經歷者一生所遭遇的重大事件)。

9.   接觸到絕對知識,但在回到人世後部分或完全遺忘。

10. 確信自己乃一和諧宇宙整體的一部分。

11. 碰到各種代表限制或界線的象徵,一旦越過後便不可能再起死回生。

12. 自願或被迫起死回生。

 

     以上這些,我大概都聽過,因此,當我的好朋友,一位心靈研究專家K老師問我「知不知道瀕死經驗?」的時候,我點點頭。

 

     「那麼,你有過瀕死經驗嗎?」

 

     當然沒有。我的人生裡,並沒有這種生死關頭的經驗,唯一一次比較接近的,是在美國西雅圖的一個冬天下午,看到一輛車從四層樓的停車場破牆而出,然後把下面塞車的幾部車壓扁,當時被壓扁的車,距離我大概不到十公尺。

 

     但是K老師接下來的問題卻讓人嚇了一跳。

 

     「如果有機會試試瀕死經驗,你會想試試看嗎?」

 

 

     這個問題乍聽之下很嚇人,因為瀕死經驗指的就是人要死的時候經歷的事,只有少數的人從這種臨死彌留狀態中活過來,才能敘述瀕死經驗的感覺,而大部份的人根本直接就掛掉,哪會有人想要試試瀕死經驗是什麼感覺?

 

     但是如果是像K老師這樣的人問這樣的問題,那就可能很有趣了。K老師是我一位從小就認識的心靈專家,從我們還十幾歲的時候就開始接觸世界上各種靈修的活動,到現在幾十年了,是一位非常高明的心靈大師級人物。

 

     「你有辦法讓人嚐試瀕死經驗嗎?」我反問,但其實心裡已經開始躍躍欲試了,因為我很清楚K老師的能力,他是一個幾乎可以說得上是具有神通的修行者。「會不會有危險?」

 

 

     結果,答案是肯定的,K老師其實很早就開發出一種可以模擬瀕死經驗的手法,只是因為聽起來太嚇人,所以就算是我這種相識多年的老朋友,他也不輕易告知,一直到他覺得我可以接受這種想法的時候,才說了出來。

 

     對了,雖然剛剛說我和K老師是年少時就認識的老朋友,但是我們在高中時代就沒有再聯絡,一直到幾年前大家都結婚生子了,才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又重逢,也因為這樣,我才知道他已經修行了幾十年的事。

 

     K老師說,他之所以會開發出這樣的技巧,是因為他曾經有過兩次極為嚴重的意外,都是受到重傷,瀕臨死亡邊緣的重大事件,也因為有了這兩次經驗,才讓他領悟出模擬瀕死經驗的技巧。

 

 

     這樣的技巧模擬出來的經驗,和真的瀕死經驗真的一樣嗎?這個問題我曾經問過,在沒有嚐試前問過,在體驗過後也問過,但是並沒有得到一個確切的答案,但是至少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在一個有安全前提,而且不會對身體造成傷害的條件下,K老師的瀕死經驗技巧大概是最接近實際體驗的一種方式了。

 

 

     結果,後來我試了三次K老師的「瀕死經驗」。

 

 

     K老師的手法,是一種有點暴力,而且似乎沒有人可以複製學會的技巧。後來我曾經幫K老師設計了一些心靈課程的內容,也看著他逐漸累積出許多身份是信徒、追隨者、學生、助手的人脈。這些人之中有的是相當知名的心靈課程老師,悟性也不能說不高,但是就是沒有一個學得會K老師的「瀕死經驗」手法。

 

     施行「瀕死經驗」的過程大致上是這樣的。首先,K老師會請你站直,身體放鬆,然後他會繞著你幾圈,有時候戟指在身體幾個大穴的部位虛點幾下,據他說是在開你的能量氣場,這一點是他的說法,但是其實在虛點的時候,並沒有什麼感覺。

 

     等到他認為的能量已經整理好了,這時候K老師會站在你的身後,叫你用一種很粗暴的呼吸法做連續動作。這種呼吸法的動作,是以很大的動作後仰,用最大的力量以鼻孔吸氣,吸飽氣後再用同樣的大動作前傾、彎腰俯下,也是用最大的力量以鼻孔吐氣。

 

     這樣的粗暴動作持續了十來次後,站在你身後的K老師在一旁看時機差不多了,就會在你後仰吸氣時,從身後伸臂穿過你的脅下,把你整個人仰天地舉了起來(K老師是位體能條件非常強壯的人)。

 

     這時候,K老師已經交待過,在這個動作開始的時候,你就要死命地蹩氣,不管怎樣,就是要蹩氣,而你可以聽到他在你的耳後大聲地提醒:「蹩住!蹩氣!蹩……!蹩……!」

 

     這個過程是整個手法中最重要的關鍵,如果一不小心吐了氣,就很可能無法成功了。我在第一次嚐試瀕死經驗的時候,就在這個時間點忍不住洩了氣,以失敗作收場。

 

     但是休息了五分鐘後,做了第二次,就成功地「進去」了。

 

 

     我在與K老師合作的時候,曾經看他幫至少上百人做過「瀕死經驗」的體驗,有進入的人,體驗到的場景大多不同,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體驗,不一定會重覆,有的人真的看到研究者說的那種彼岸的光,有的人看到隧道,也有人看到死去的親人……

 

     而我的三次經驗中,有兩次的記憶相當的明確,也很有趣。

 

     第一次進入「瀕死經驗」的狀態中,據K老師說那一次進入得並不深,所以經歷的過程並沒有那麼的久,但是以我自己的主觀感覺,覺得它可以是幾十分鐘,也可以說是幾千年,但是實際上在一旁的人說,我失去知覺的時間只有大概兩分鐘。

 

     對了,在旁人的眼中,「進入」瀕死經驗的人,其實就是被K老師從背後以雙臂伸過脅下挾住,懸空後仰,然後進入狀態的人整個軟癱下來,K老師小心地扶著進入狀態者,讓他躺下,休息直到醒來。

 

     而通常,大概不到三分鐘的時間,體驗者就會醒過來。

 

     第一次進入瀕死經驗裡,我的感覺是突然間發現自己在浩瀚無垠的星空中旅行,途中經過了無數的星系,但是我不曉得自己的速度,只知道經過了成千上萬個不同的宇宙,所以才說主觀的時間可以是幾分鐘,也可以說是幾千年。

 

     那種感覺是很有趣的,我在這個漫遊的經驗中,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乘坐任何交通工具,而是以自己的本體做星際旅行的,但這個本體是肉身的,或是精神上的則無法確定,只知道是很自由的一趟星際旅行經驗。

 

     做完瀕死經驗的體驗後,所有人的感覺幾乎都是一樣的,那就是無比的輕鬆,整個人身體彷彿重新洗滌過一次似的,非常的清爽。有些人這種感覺甚至會持續個好幾天。

 

 

     我的第二次成功的「瀕死經驗」體驗,大概是在第一次之後的幾個禮拜,在K老師的一個課程裡完成的。當時是在一個寬廣的體育場內,課程上到下午大家都昏昏欲睡,K老師看了大家的死樣子,就笑笑說我們來做幾個瀕死經驗振奮一下精神吧!

 

 

     這一天,一開始並不順利,幾個先嚐試的學員不是無法做到呼吸、閉氣,就是被K老師從後面抱起的時候無法進入,做了十來個人,只有兩三個人成功進入。

 

     對了,前面忘了說的一件事,就是做瀕死經驗並不是一定能夠進入,因為能夠確實地做到呼吸、閉氣這種激烈手法的人並不多,機率大概只有一半一半。

 

     後來,我看看大概做得差不多了,也想起上次的體驗和那種放鬆的感覺,於是就請K老師也幫我再做一次「瀕死經驗」。

 

 

 

     這一次,是一次非常有感覺,而且質感非常厚實的體驗。

 

 

     同樣的,我在K老師的指引下做了呼吸、閉氣,被他舉起的動作後,就進入了瀕死經驗的狀態。

 

     對了,這裡還要說明一下,進入「瀕死經驗」的過程跟人類睡覺的行為一樣。當我們睡覺的時候,永遠無法得知自己是什麼時候進入睡鄉的,這一點科學家也驗證過,證實人類的腦部構造,讓我們無法辨識自己是何時進入睡眠狀態的。

 

     而瀕死經驗的體驗也很類似,當你「進入」那個狀態的時候,你會完全忘記自己正在做什麼,完全把失去知覺前的事忘記。

 

 

     在這一次的瀕死經驗中,我很肯定地經歷了許多世的記憶,算算大概有上千年,過著一輩子又一輩子的記憶,有的記憶是身為漁夫,和家人在溫暖的小木屋裡晚餐;有的記憶是森林裡的獵人(好笑的是,我的記憶都是小人物,過的都是平凡的生活,沒有當過『殺了幾千人的將軍』,也沒有當過『被推入水中淹死的公主』),這些記憶都好像真的在裡面一分一秒渡過似的,而且一點也不覺得漫長。

 

     這段體驗中,我記得最清楚的,就是我在一個山坡上看到一大排巨大的廣告看板,像流水一樣從山上排列下來,每個看板上都有一個活動的影像,代表一世的生活。

 

 

     然後,我就在仰望著天花板的狀況下睜開眼睛。

 

 

     這次從瀕死經驗裡醒來的經驗,也很有趣。剛剛張開眼睛的時候,我只看到一群人好奇地俯身看我,但是一時之間,我完全不記得自己在哪裡,在做些什麼。

 

     清醒了一點後,我仍然不記得自己在做什麼,心裡還在想,這是個車站嗎?(挑高的室內看起來很像火車站) 我是出了什麼意外嗎?要不然我為什麼會是躺著,而且那些人為什麼俯身關心地看著我?

 

     然後,從空中傳來了K老師靜靜的安詳的聲音。

 

     「沒關係,讓他再躺一下,這次進去很深。」

 

     我保持原來的姿勢又躺了一會,這才坐起身,剛剛在瀕死經驗狀態中發生的事,全部很清楚地回想了起來。

 

     問了旁邊人,我到底失去知覺多久,得到的答案完全無法接受。

 

 

     旁邊的人說,我從被K老師放下來,到睜開眼睛,時間不到一分鐘!

 

 

     這段主觀感覺就算過了一千年也不為過的經驗,在現實的世界中還不到一分鐘。

 

 

     後來,因為有這種非常奇妙的經驗,我還很認真地花了不少時間研究相關的資料。發現除了瀕死經驗外,像有的人休克後,或是心臟病發後救了回來,也會有這樣子的記憶,或是那種完全的輕鬆之感。

 

     另一個也常發生的,就是針灸時出現「暈針」現象的人,如果救得回來,也會有同樣的全身氣力放盡,但卻整個人重生一般的輕鬆之感。

 

     簡單來說,包括瀕死經驗在內的這些狀況,有點像是電腦重開機那樣,本來龜速、卡住的系統,有可能會因為重開機就煥然一新。

 

 

     K老師的「瀕死經驗」手法,我認為並不能被視為是與真正的瀕死經驗相同的體驗,它是個模擬的場境,但是在部份的情境上,的確可能和真正瀕死經驗相同,是很值得研究的一個領域。

 

 

     在臺灣,研究瀕死經驗最有名的機構,應該是周大觀基金會的瀕死研究單位,K老師曾經表示不排斥與他們合作對瀕死經驗做更進一步的研究,但是兩方一直不曾搭上線,到目前為止,也沒有什麼進一步的研究。

 

 

     只是這兩次成功的瀕死經驗的體驗,卻是我人生中極為奇妙的經歷。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能來到這裡,就屬我們有這份緣

 

在這個園地中每一片花草、枝葉,都是我盡心栽培而出的美好

 

在這裡所有的故事、文章您都可以免費享用

 

如果您有心,想要對我的辛勤有所鼓勵,歡迎點選下面這個圖示

 

選購一本電子書回家,這對作者來說,是個很溫暖的鼓勵……謝謝

 

to e bookstore

 

你將擁有的,是我親自送給您的原版作品

 

如此,您和我之間就產生了一個緣份連結,是件很美好的事

 

 

 

 

 

下一

 

回目

 

 

 

 

 

 

 

 

 

 

 

 

 

 

 

 

 

 

 

創作者介紹

蘇逸平 大全集

suli1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