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e bookstore

 

 

25 通靈人的凶險故事

下篇 魔鬼士官長

 

 

     寫這兩篇文的時間點裡,發生了一些不尋常的事,看起來,這兩篇文有很重要的關係。

 

     首先,在一個很熟悉而且特別小心的地點,我犁田了,會特別小心的緣故,是因為七年前我在同一個地點摔過車,所以每次從那裡經過就特別小心,但還是以極低的速度無緣無故前輪絞動(眼睜睜地看著它扭動),然後就摔車了。

 

     不過,沒有七年前那次那麼嚴重,這次只是手掌膝蓋小擦傷。那是寫完「腎鬼」第二天的早上。

 

     然後,電腦接著掛了,我習慣的資料都在裡面,然後我把家中所有的舊電腦一股腦全找出來,發現它們很完全地全部都殘障了……有的無法上網,有的無法在 ptt 上打字,有的是輸入法掛了,總之沒有一臺可以正常在 ptt 上使用的。

 

     這有點困擾,雖然不影響我寫長篇文,但是不管是臉書、或是ptt,回文卻或回信時卻像是個身上裹了石膏看別人在那裡蹦蹦跳跳的不良於行者。

 

     不過,我不想把這些事和這兩篇文的內容聯想在一起,甚至還在靜坐時想著「你如果有什麼意見就說哦……不說我還是會寫哦……」。

 

     當然,我還是把文寫出來了。不,嚴格來說,寫到這裡是「打算把文寫出來」,至於後面有什麼狀況,那就觀察吧!

 

     我是很喜歡觀察的。

 

     另外,最近參加了一個算是相當新觀念的小說創作計劃,是一個集資計劃,要把我的一部科幻小說重新復活,在這裡小小廣告一下,希望有興趣的人去聲援我一下吧。連結在本文的結尾。算是屬於個人的廣告,請大家多多包涵。

 

 

 

     好了,以上是哈啦,接下來就是正文了。

 

 

     在上篇裡,我們提到了「魔」這個概念。也說玄奇的世界裡,存在著「妖」、「魔」、「鬼」、「怪」四種常見的分類。

 

     總括我從不同領域者的意見裡,從歷代的典籍中翻查後,我想,大概可以簡單地用下面的解釋來描述一下這四種存在。

 

     「妖」,是人之異於常人者,或者也可解釋為「人形,但異於常人者」,是妖。

 

     「魔」,通常是能力強大的異世界族類,有時還可以和神對立,神對魔也常常很忌憚。

 

     「鬼」,是飄板最常客,通常指的是以精神狀態存在的靈體。

 

     「怪」,物之異常者為怪,所以很多怪其實是從無生物變成有知覺能力族類的。

 

     但這幾種描述的分野其實並沒有那麼明確,只是概略的分類。但是其中的妖、魔、怪大多有具體的形態,只有鬼是非物質的存在。

 

     套句村上春樹的描述,妖、魔、怪是「以肉體為軸心向外擴張的價值轉換」,而鬼卻是「與肉體相對立,完全相反的對照組」。

 

     關於這幾類族群的探討,聊起來也是沒完沒了,所以還是留待日後有機緣再來大聊一場吧!

 

 

 

     今天要講的,是通靈人朋友在初出道時遇上的一位「魔鬼士官長」,一個強大又執著的靈體,還讓他差點送了一條小命。

 

 

     通靈人朋友本來是一個很平凡的人,從小家境不是很好,而且青年時代也是過著很不順利的人生。大概是在十幾歲的時候,通靈人朋友開始會聽到來自「神明」的聲音,和很多人的故事很類似,剛開始神明會跟他說一些事,聊一些話題,而遇到這種情況的人,通常都會很困擾,也不敢告訴別人,因為只要跟人說這種事,大家一定都會朝精神病,或是精神分裂的方向去推論,不僅無法解決問題,還可能讓自己住進精神病院。

 

     但是通靈人朋友的神明比起來,行徑算是相當的溫和,祂不停地和通靈人朋友溝通,時時向他說明為什麼要他當神明的代理人,縱使一開始通靈人朋友完全不想答應,但神明也不強迫,只是時時地和他不停的溝通。

 

     後來,不管為了什麼原因,通靈人朋友總算答應了,這時候距離他和神明開始接觸也已經好幾年的時間,這段期間內他雖然沒有答應幫神明當代言人,卻已經學了一些問事、通靈的技巧,等到終於首肯要正式幫神明做事的時候,可以說已經有了一些基本的技能。

 

     剛開始幫人問事、處理靈界事務的時候,通靈人朋友已經對這些事務相當的熟悉,所以做起來相當的稱手,沒有什麼銜接不良的問題。

 

     前面說過,通靈人朋友的「神明」是能力相當強大的靈體,所以處理起一些前來問事者的疑難雜症相當的輕鬆。所以通靈人朋友一開始還在想,早知道是這樣輕鬆的事,當時早點答應也沒有什麼不好……

 

     直到那位看起來雍容華貴的太太出現在善堂時,通靈人朋友才第一次經歷到,當個通靈人有什麼樣的凶險。

 

 

     那位太太剛出現的時候,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問題。人看起來大概五十幾歲,不胖不瘦,身上穿著相當考究的名牌衣服,沒有什麼珠寶首飾,但是整個人就散發出一股家境不錯的感覺。

 

     這位太太是兒子陪著一起來的,家裡姓畢,就叫她畢太太好了。聊了幾句後,知道她的兒子是附近高科技園區的工程師,也就是科技新貴類的年輕人,年紀大概三十多歲。這位畢太太如果要說她有什麼問題的話,大概就是神情有點渙散,好像一個沒有聚焦的人,能說話,但是說起話來有氣沒力,說著說著會停下,以為她在想著接下來要說什麼,但是這一停就沒了,也忘了自己正在和人說話。

 

     兒子說,帶媽媽來就是看這個問題,說她這陣子人總是恍恍惚惚的,也不曉得是不是失了魂,所以來請通靈人朋友的神明看看。

 

     以通靈人朋友的處理模式來說,這種情形大概就是失了魂,因為某種原因,三魂七魄掉了幾個,所以收個驚,點個光明燈把失掉的魂魄招回來就可以。

 

     請來神明,神明也簡單地說,就照這樣辦。

 

 

     過了幾天之後,工程師兒子很高興地打電話來說母親果然狀況好多了,說這裡處理真的有效,以後會常來。

 

     這種電話通靈人朋友常常接,所以也不以為意,但是電話打了沒兩天,工程師又打電話來了,說他媽媽的狀況又變糟了,不只神智不清,而且還會脫光衣服亂跑,整個人都失去了神智。

 

     但是他敘述的過程中有句話,讓通靈人朋友留上了心。因為他說,「這毛病從前常犯,不曉得為什麼又開始了。」,意思是說,他的媽媽從前就常常犯這樣的毛病,瘋起來會神智不清脫光衣服亂跑。而這種情形,在問事的時候,他並沒有說過有這種嚴重情形。

 

 

     通靈人朋友當然立刻就請來神明,問神明這個畢太太該怎麼處理。神明同樣很簡單地說,他們會再來,到時候你就幫他們處理吧!

 

 

     果然,沒多久後,工程師又打電話來約時間,說要帶媽媽來處理一下,通靈人朋友也沒什麼理由拒絕,就約了時間。

 

     然後,在約定的時間前一天,通靈人朋友就開始看到不尋常的狀況,而且是以從來沒有發生過的方式呈現的。

 

 

     前面說過,通靈人朋友和靈界溝通的方式之一,就是做訊息夢,從夢中得到對方想要溝通的消息。但是這一次,他根本沒有睡著,只是下午獨自一人在善堂裡整理一些資料。

 

     然後,突然之間,整個空間就暗了下來。通靈人朋友說,當時的情形是不是睡著了又做了夢,他也無法肯定,只覺得自己明明是在善堂裡整理資料,突然間整個空間就變暗,等到再亮起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身處在一個像是海邊的空間。

 

     這個空間的感覺,和通靈人朋友從前做訊息夢的場景很類似,但是這次不同的是,他是在清醒狀態時進到這個場景來的,當時他很清楚自己沒有睡著,但是這個空間的空間感很真實,很多細節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那是一個海邊的樹林,樹林和海灘只隔著幾步路,海灘上沒有任何人,但是海浪拍打的聲音很清楚。

 

     然後,從海灘另一端,走過來一個人影,看清楚這人影的模樣之後,通靈人朋友開始覺得戒慎起來,整個人繃緊,

 

 

     走過來的人,穿著非常奇異離譜的衣服,像是布袋戲裡的戲服,光光閃閃,而且是古代的裝束,但是這人把這套古裝服隨便套著,束在腰上,露出整個肩膀,而他的肩膀,更是整個情景裡最詭異的部份。

 

     這個走過來的「人」,從脖子到胸部的地方,不曉得被什麼鋒利的大型利器砍出一道很大的傷口,幾乎是被人斜斜地砍了一大刀,只差一點就要被砍成兩半。因為那傷口實在太大,所以這個人的左肩和腦袋是歪歪地勉強「掛」在身上的,隨著他的腳步,他那虛懸的左肩和頭還會一晃一晃,很像是一個嚴重破損的人型玩具。

 

     而看看那人的頭和臉蛋,是以大概六十度的方式掛在上身的,臉上有些皺紋,看得出來不是年輕人,臉黑黝黝的,一口不整齊的黃牙暴在嘴唇外,頭上還戴了頂綠色的軍帽。

 

     如果不是穿著那件誇張的華麗古裝衣服,這人的樣子看起來很像是一個外省人的老兵。

 

 

     隨著那個「老兵」一步一步地走近,通靈人朋友更是很緊張地戒備著,而那老兵一看到他,便從嘴裡爆出一連串不清不楚,但是一聽就知道是非常差勁的髒話。

 

     老兵越走越近,聲音也越罵越響,一張黑臉扭曲著,還泛著汗油的光,一口黃板牙看起相當噁心。

 

     然後,也不曉得怎樣眼一花,那個老兵居然一眨眼就跑到朋友的面前,猛然推了他一把,而且還帶著非常灼熱的刺痛感。

 

     這一推的力氣非常大,通靈人朋友只覺得眼前一黑,就跌坐在地上,迷迷糊糊地躺了一下,才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善堂,本來坐的椅子已經倒在一旁,自己卻是躺在地上。

 

     而回想起剛剛的刺痛,覺得那種刺痛感是在手腕上,直覺地伸出手來看,卻發現兩隻手腕上都是烏青。而且更奇怪的是,每道烏青的中央,都有一道細細的,顏色更深的小傷口。

 

 

     這些敘述,都是通靈人朋友敘說的,我沒加上任何的修飾。而聽他說故事的時候,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十幾年,但是他讓我看看他的手腕,還

     各在兩個手腕留下幾條細細的黑色斑紋,說過了這十幾年,還是留下這幾道痕跡沒有褪。

 

    

     出現了這樣的怪事,通靈人朋友當然立刻問了神明,但是神明卻淡淡的,說沒有什麼事,只要幫那位畢太太把事情處理好就好。通靈人朋友還問了更多的疑惑,但是神明卻彷彿是連理都不想理似的,一下子就離去了。

 

 

     第二天,工程師和畢太太果然又來了,通靈人朋友觀察了她一下,發現她的形容變得憔悴了,臉色也非常的差。於是通靈人朋友就直言告訴工程師,叫他要把真正的情形說清楚,否則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他也不會再幫他處理任何問題。

 

     於是工程師這才把整件事的真正來龍去脈說了出來,說出了一個任誰聽都會覺得匪夷所思的往事。

 

 

     原來,這位畢太太原本是個海邊小村子的窮苦出身,小時候在海邊的林子裡撿柴火的時候,也不曉得在什麼情形下,就被一個葬在樹林裡的老士官長靈體附上了。和老士官長混在一起之後,老士官長靠著不知道什麼地方來的靈力,幾十年來幫畢太太改善了許多事情。

 

     畢太太從小女孩時代開始就靠著老士官長的靈力幫人占卜問事,遠近的人都慕名而來,在幾十年的時間內,畢太太靠著這門工夫賺了許多錢,改善了家境,後來結婚生子後,小孩也在老士官長的影響下,不管是讀書、工作都非常順利。

 

     但是,工程師很怨恨地說,他媽媽雖然結了婚,生了小孩,但是他的父親很年輕就不明不白地過世了,而家中的小孩們都認為,是老士官長把他們的父親害死的,成年之後,也對母親仍然沉迷在信奉老士官長這件事非常不滿。

 

     畢太太到了後來,不曉得是被老士官長影響還是自己的想法,對於老士官長的信仰更為虔誠瘋狂,於是在家裡開了個廟,為老士官長塑了個金身供奉起來,每天就窩在小廟裡成天不出來。

 

     更糟糕的是,畢太太隨著年紀的增加,整個人的行為更是怪誕,到了後來兒子們還曾經看過她抱著老士官長的「神像」綿綿細語,就好像是戀人一樣。

 

     於是,在一次衝突中,工程師的大哥乘著酒意,和媽媽吵了一大架之後,就拿著一把斧頭把整個小廟搗毀,然後一斧頭就把老士官長的「金身」從脖到胸地劈了,整個丟到垃圾車裡。

 

 

     這件事的後續是,工程師家裡從此就永無寧日了,家裡常常出現意外、怪事,而把老士官長金身劈了的大哥沒幾天就突然中風,媽媽的精神狀態也越來越糟。正常的時候像個富貴人家的太太,但是一鬧起來就像是個嚴重的精神病患。

 

 

     後來,一家人經過討論後,決定還是對老士官長屈服了,於是把小廟重新整理起來,也重新又塑了個神像,表示願意迎老士官長回來,但是這一次不曉得為什麼,老士官長始終不願原諒他們,雖然廟重新弄好了,金身也迎來了,但是媽媽的精神狀態卻沒有好轉。找了問事的人,傳過來的訊息也都是不願意和解,還曾經放話說「要等他們全家都死光,才會放手!」

 

 

 

     通靈人朋友說,當初真的就像人說的一樣:「初生之犢不畏虎」,就算聽了事情的真相後,知道是個這麼難纏的靈體。但是在工程師的百般苦求下,還是幫他們出面,跟老士官長談了好幾次,但是這位老士官長是個執著到像是石頭一樣的角色,不管是用硬的,用軟的,用巴結的,完全都沒有用。用祭拜、送禮、燒全套貴重物品等賄賂的方式,也是收了之後,照樣纏著畢太太讓她瘋顛失態,總之就是完全無法溝通。

 

     唯一的方式,就是把祂消滅。但是神明曾經很明確地告訴通靈人朋友,說所有靈體裡面,最可怕難纏的就是執念極深的固執一族,到了這種程度就可以稱之為「魔」了。像老士官長這種的靈,就算把他消滅成千千萬萬片碎片,每一片還是有著同樣的執念,遇到適當的條件,還是會重新壯大反撲,而且會更難纏,所以遇到這種情形,就是敬而遠之,讓祂保持原狀,也許是最好的選擇。

 

 

     關於這個論點,不要問我更深的解釋,我只是轉述通靈人朋友的說法,對於其中更深層的解釋,已經超乎我的能力範圍之外了。

 

 

     工程師和他的母親畢太太的事,後來還是沒有解決。通靈人朋友從來沒能和士官長取得任何協議,就只好任由畢太太時好時壞地瘋瘋顛顛,但可能有點慶幸的是,雖然士官長曾經放話要他們「全家都死光」,但是似乎祂只是作祟了中風的大哥和瘋顛的母親,對於其他的家族成員,似乎也沒有做什麼激烈的事。

 

     總之,似乎就只能以這樣的尷尬狀態保持現狀。

 

 

     而在通靈人朋友這邊,也是有後續的。

 

 

     整個事件告一段落後,把前後回想了一次,通靈人朋友其實對神明是頗有微詞的。他認為以神明的能力,早在一開始就該告知他面對的是這樣難纏可怕的士官長,也不會讓他在毫無防備的情形下面對這個奇異又凶險的靈體。

 

     但是神明的回答,卻更令人訝異。

 

     神明告訴他,祂是故意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測試當時仍是菜鳥的通靈人朋友,有沒有能力處理各種凶險的狀況。

 

     這種測試,早在通靈人朋友還沒正式答應幫忙辦事前,就已經有過幾次。

 

     當時,通靈人朋友說神明曾經在夢境中顯現當時的愛國獎卷或大家樂的號碼,並且明確告訴他,如果想要去買,就去買,中了的錢就是自己的。而通靈人朋友雖然沒有去買,但是事後驗證,發現神明給的號碼是正確的,如果照著去買,就會中到高額的獎金。

 

     但通靈人朋友說,他其實心裡很清楚,這就是靈界試探你的方式,雖然嘴裡說你儘管去買,中了也收下沒關係,但是你就是不該去貪取,就算真的拿到錢,也會用各種方式讓你再次失去。

 

 

 

     憑心而論,每當我聽通靈人們敘述他們和靈界互動的情形,我始終覺得那個用「黑社會」來形容靈界的說法,始終是最貼切的。不管神明有多親切,能為人解決多少事,但是從他們的互動之中,始終還是可以感受到那種處處皆有的不信任感。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能來到這裡,就屬我們有這份緣

 

在這個園地中每一片花草、枝葉,都是我盡心栽培而出的美好

 

在這裡所有的故事、文章您都可以免費享用

 

如果您有心,想要對我的辛勤有所鼓勵,歡迎點選下面這個圖示

 

選購一本電子書回家,這對作者來說,是個很溫暖的鼓勵……謝謝

 

to e bookstore

 

你將擁有的,是我親自送給您的原版作品

 

如此,您和我之間就產生了一個緣份連結,是件很美好的事

 

 

 

 

 

下一

 

回目

 

 

 

 

 

 

 

 

 

 

 

 

 

 

 

 

 

 

 

 

創作者介紹

蘇逸平 大全集

suli1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