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e bookstore

 

24 通靈人的凶險故事

上篇 腎鬼

 

     在前幾次寫的故事中,我們曾經討論過一個連我都相當疑惑的問題,通靈就通靈,為什麼通靈人都會說這條路走起來很辛苦,甚至很凶險呢?

 

     這一次分享故事的主角,也是位通靈人,因為在前面的文章中縱使我已經非常的小心,但還是被無聊的小白噓了廣告文。這種感覺非常的差,我也不打算裝心胸寬大地假裝沒事……

 

     我真的非常討厭被人噓啊…… XX!(消音)

 

     所以在這篇文裡面,我們就不提任何名字了,其實名字是什麼也不重要,跟這篇文章的主旨也沒有什麼衝突。我把主角稱為「通靈人朋友」,只要知道其人是個通靈人,是我的朋友之一,那就夠了。

 

 

     通靈人朋友顧名思義,就是一位具有通靈能力的專業者,早年因為某些機緣,就被來自靈界的力量找到,後來就開始幫人問事、解惑,他的「業務範圍」大概就是除了基本的問事解惑外,也幫來人點光明燈、祈福、解煞。

 

     但他和一般通靈人不太一樣的是,他的背後,有一位(或幾位)能力極為強大的靈,或者尊重一點說,是神明。說能力極為強大,是因為他的神明能夠解決大部份別的通靈人無法溝通或處理的事件。說起來有點黑色幽默,但是這種現象有點像是我們較能理解的「轉診」,有些小醫院無法處理的病人,通常會「轉診」到資源較多的大醫院。而這位通靈人朋友的神明,就是靈界的「大醫院」,不管原因為何,通靈人朋友的神明就是能夠接下別人無法處理的案子,並且能夠加以解決。

 

     所以,在通靈人朋友開設的善堂裡,有時候會出現極為難以解決的案例,基本上都是很多別的專家束手無策了,最後只好找到這裡來。而通靈人朋友的「神明」,大多也能夠順利解決,有時候甚至是以強大的力量「強迫」對方接受的(這是朋友自己的說法)。

 

     但即使是這種超強級數的神明,還是有不敢插手的對象。朋友的經歷中,就遇過幾次。其中有一次,就是這個故事要講的「腎鬼」。

 

     通靈人朋友,和一些通靈者們常常在說的,他們這種行業的凶險,就是這種情形。一個不小心沒有處理好,連小命都可能送掉。

 

 

     這個事件一開始,並沒有什麼特別不尋常的跡象,前來尋求幫助的個案,是個常常來問事,處理各種事情的老面孔。

 

     這個個案當事人,是個在北部某個縣相當有錢的一個女地主,事業和田產很多,但是大概是因為成天在商場和利益間打滾,心地也不算太好,常常都是因為糾紛招惹了一些事,或是害了別人缺了德運勢變差等一些不光彩的事前來問事。每次出了事來求助,通靈人朋友和神明要她多做好事,不要再做缺德勾當,事情嚴重時她總是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忙不迭答應,但是事情一過了,走出善堂,就又開始那些狗皮倒灶,小奸小惡的鳥事,多年來就是這樣一直沒完沒了地循環下去。

 

     後來,她再來的時候,通靈人朋友連神明都不用請出來,就已經知道她這次出了非常嚴重的狀況。

 

     通靈人朋友說,當時她一出現的時候,就看見她身後有一大團黑濛濛的氣,看起來就像是個黑洞一樣,彷彿沒有底,也不曉得有多深。

 

     但是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她也避重就輕地不講明白,只說了她這次要來問的事。

 

     原來,這個女地主的健康出了非常大的問題,醫生診斷出她的腎臟已經幾近衰竭,已經開始洗腎,但是她的體質又不適合,一洗起來就會很多併發症和不舒服。除了洗腎外,她的另一個選擇就是換腎,但是因為有器官移植法的種種規定,所以她在短期內無法找到合適的腎。

 

     然後,有人介紹她可以到大陸去換腎,這次來要問的,就是到大陸去換腎會不會順利?

 

     不管怎樣,通靈人朋友還是請來了神明幫她問這件事,而神明的回答非常直接。

 

     不行,絕對不要去大陸換腎。

 

     女地主得到這樣的回答,依然不死心,還是一直纏著通靈人朋友,一定要神明給個答案,而且是她想要的答案。

 

     不行。神明的態度非常堅決,就是告訴她,絕對不要去。

 

 

     想當然耳,這位女地主後來還是沒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很不高興地走了。等到她離開後,通靈人朋友偷偷地問神明,她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是換腎不成功嗎?或是手術會出問題?或是去了大陸,發現只是騙局一場?

 

     都不是。神明告訴他,這個女地主不會在大陸出什麼問題,也能夠活著回來臺灣,但是細節怎樣,神明卻不說,就算通靈人朋友怎問,神明也只是叫他不要多管,到時候就會知道。

 

 

     大概過了大半年,通靈人朋友果然接到了女地主的電話,電話裡的她中氣十足,聽起來相當的健康。女地主先是告訴通靈人朋友,說她換腎的手術非常成功,開刀後在大陸住了一陣子,現在已經可以回臺灣了。看似已經恢復健康的她,說起話來又開始口無遮攔,她半開玩笑的說,通靈人朋友的神明這次看起來是砸鍋了,一點都不準,不過她說自己度量很大,不會跟神明計較云云……

 

     通靈人朋友是個很有修養的人,聽了這種話也只是笑笑,沒有多說什麼。女地主興高采烈地說等她回臺灣,就會來看他,順便跟神明說她換腎成功了,看神明還有什麼話說。

 

     電話掛了,通靈人朋友也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女地主並沒有約時間,所以沒幾天就把這件事淡忘了。

 

 

     然後有一天晚上,通靈人朋友在晚上睡覺了做了個夢。

 

     在這裡要稍微解釋一下通靈人朋友的能力。他雖然能和神明溝通,但卻不像一般的通靈人可以看透陰陽,簡單來說,他並沒有看見靈的能力,只是偶然可以靈光一閃地看到不尋常的事物,大部份的問事解惑,都還是仰賴神明的指示。

 

     但是,通靈人朋友的夢境,卻是他和靈界溝通的一個重要管道之一,有很多在白天清醒時無法接觸的靈體,可以在他睡覺的時候與他溝通,等於就是白天幫人解決困擾,晚上睡著後則是幫靈界的眾生做一些事。有一些較重大的事件,也常會以夢境的方式顯示給他看,告訴他該怎樣處理一些困難的問題。

 

     那天晚上,通靈人朋友夢見有人在他家門口用力的敲門,敲門的力道非常大,敲著鐵門的聲音遠遠傳出去,又急切又焦躁。

 

     通靈人朋友對於夢境的感受方式是,如果是有特定作用的訊息夢,他會在夢中很明確地知道這是訊息夢,不是他正常睡覺時的夢境。在這個夢裡,他就很清楚地知道,這是一個訊息夢,有事情要告訴他。

 

     於是他就在夢中走到大門口,一到大門口就被大門口的情景嚇得說不出話來。

 

     通靈人朋友說,原本熟悉的他家大門口,這時候像是北極一樣充滿了嚴峻的寒冷,地上,牆上都冷到結起了冰,陰陰暗暗的,伴隨著那急切的鐵門重擊聲,氣氛非常的恐怖。

 

     而看清楚了敲門的人長相後,通靈人朋友更是覺得背脊一股涼氣。

 

     那是一個男性的靈,會這樣肯定那是一個靈,是因為祂的樣子非常的悽慘。看身形大概是個中等身材,有點壯的男人,但是祂的頭卻有大概三分之一不見了,腦門上一個大洞,把半邊頭和一個眼睛都搞掉了,動作間還有黑黑紅紅的血從臉上流了下來。

 

     而且這個男靈的身後,也有著那種深到無法看到底的黑色煙霧,和不久前在女地主身後看到的黑氣很像,但是現在這個男性靈體身後的黑氣面積更大,而且邊緣還有著像蛆蟲一樣扭動的漩渦。

 

     看清了他的模樣後,通靈人朋友反倒不覺得那麼害怕了,在以往的經驗中,他可以在夢境中把神明請來。這時候他也做了請神明前來的動作,很快的,神明果然就來了。

 

     知道神明到了,通靈人朋友的心裡就安定了許多,於是他問神明現在該怎麼辦?

 

     神明的回答很簡單,要他問那個男靈,祂想幹什麼?

 

     通靈人朋友依言問了,那個男靈慢慢停下了重敲大門的動作,和通靈人朋友開始對談。

 

    

     通靈人朋友和這個男靈對談的過程,其實說了很多話,但是我們在這裡不需要把所有的對話全部敘述一次,只要說重點就可以,否則把他們的對話寫下來,大概還得扯上好一陣子。

 

 

     基本上,在對話中,通靈人朋友終於搞清楚了這個男靈的身份。他是大陸一個死刑犯,不多久前因為犯了強盜罪被槍決,而他的腎臟卻被不肖官員偷偷賣給黑市醫院,而他的腎最終就被移植到了女地主的身上。

 

     但是,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呢?通靈人朋友很納悶。

 

     那個男靈很怨毒地說,他不要讓這些壞蛋這麼好過,他很詳細地說,像他,其實也不是壞人,只是因為窮,所以和幾個朋友鋌而走險去搶劫,無非也是想讓老婆孩子過點好日子。他說,他自己犯了罪,被槍斃了也算心甘情願,但是他就是怨恨為什麼像女地主這種人,只因為有幾個臭錢就把他的腎搶走,還想過好日子……

 

     休想!那個男靈這樣暴怒地大叫。

 

     但是,通靈人朋友問他,他還是不明白,這和他有什麼關係?

 

     那個男靈說,因為他知道女地主一定最終會來找通靈人朋友和他的神明,男靈也知道通靈人朋友和神明有相當強大的能力,所以祂先過來警告,叫通靈人朋友和神明不要插手,不管出什麼事都不可以插手!

 

 

     總算明白了他的來意後,通靈人朋友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於是只好請教神明。

 

     而神明的回答也很簡單,答應他,說我們不會干涉他的事。

 

 

     說真的,通靈人朋友說,當他聽到神明這樣的回答時,其實是很訝異的。因為在他知道他的神明有多強大,從前遇見過許多更凶狠的靈,都是談笑間就把祂們處理了,而且他們在處理這種事情有一個原則,那就是以「人」的利益為前提,遇到無法兩全其美的情形下,都是選擇了對「人」有利的方向。

 

     簡單來說,就是真的遇到兩難的抉擇時,最後還是會選擇保住人這個選項。換言之,就是通靈人朋友從來處理這種事情,從來沒有偏袒過靈界這一邊,從來都是站在「人」這一邊。

 

     這一次會這麼快就棄守,是非常罕見的。

 

 

     但通靈人朋友也沒有別的方式可以選擇,於是就對那個男靈說,好,我答應你,我不插手你這件事。

 

 

     這位爆頭的男靈離去時的神態,讓通靈人朋友留下非常深的印象。得到通靈人朋友不插手的承諾後,祂完全沒有任何感謝,或是高興的神情,而是惡狠狠的用祂剩下的一隻眼睛怒視著通靈人朋友,即使是已經離去了,還是回頭充滿怨毒地一直回頭瞪他。

 

 

     當然,夢境結束後,通靈人朋友就醒了,醒來發現細節都記得非常清楚,大概心裡就有個底了,也知道大概會發生什麼事。

 

 

     果然,大概沒過幾天吧!就接到女地主家人急切的電話,說她突然進了加護病房,說是新移植的腎突然急性感染,問通靈人朋友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補救,通靈人朋友只能無奈地回絕了。後來女地主是沒有送命,但就是新移植的兩顆腎都壞掉了,還是得切除,又回到了原點。

 

     通靈人朋友說,這時候,他才領悟到神明當時叫她不要去大陸換腎的真正用意。後來,神明也跟他解釋了為什麼當時那麼快就答應不插手的原因。

 

     神明說,那個男靈的怨氣非常的重,而且很強,更厲害的是,那個靈有著靈界所謂的「令」這樣的東西,所以如果要和他對抗,會是非常棘手的事。

 

     如果真的硬碰硬,硬要把祂「收了」,或是直接消滅,會怎樣呢?

 

     神明告訴他,首先,第一會被波及的就是通靈人朋友,因為他雖然有通靈能力,但是面對這種強大的怨靈,很輕易就會被重創。神明很坦白地告訴他,「如果那個『腎鬼』的男靈要對你怎樣,我救不了你。」

 

     但是,通靈人朋友很困惑的是,不是說「靈」並沒有實質的能力嗎?不是說「靈」不能以實體的方式傷害人類,只能夠用影響精神的方式來傷害人嗎?

 

 

     在這裡要說明一下,發生這件事情的時候,通靈人朋友還算是處於很菜的狀態,是個新人,接觸靈界的經驗還沒有現在這麼豐富,所以對於一些靈界的狀態還是有點麻瓜。事實上,他發生過最凶險的案例,都在接觸靈界最早的那幾年。後來當然經驗豐富了,不再那麼傻楞楞的橫衝直撞,就很少再遇到凶險的事。

 

 

     通靈人朋友說,那是他第一次很明確地知道,世界上有「魔」這一類東西的存在。

 

     是的,神明很明確地告訴他,那個「腎鬼」已經接近到所謂的「魔」的存在,所以連神明也不太敢去惹祂。

 

 

 

     記得我們從前曾經以「黑社會」來形容靈界的特質。但也許有人會認為黑社會有著很負面的形象,那我們也可以用「地下秩序」來形容靈界。

 

     靈界之於人類,其實就很像是黑社會這類的地下秩序對人類的意義。這個部份我們聊過不少次,就不多說了,有興趣的可以去爬一下我從前的文。

 

     在我們先前的探討中,我曾經提過靈界並沒有實質的力量,真要對人類產生影響或傷害,還是得靠物質性的人體才能做到。

 

     但這種探討,是指一般的靈而言。

 

     在這個世界上,所謂的「地下秩序」,有的是在街上閒晃的小混混,高級一點就是流氓、太保,更有組織一點的就是所謂的幫派、堂口。

 

     但是別忘了,超乎這些「小咖」之外,世界上還是有些地下秩序,強大的程度是我們一輩子都難以想像的,一般人也一輩子不會有機會接觸到。

 

     在臺灣,有的偏遠縣份有那種地下秩序,可以掌控整個地區,連警方、法律都無法管它。

 

     在義大利,黑手黨可以左右整個國家,甚至可以發展到美國去。

 

     在哥倫比亞,毒販的地下秩序甚至可以影響世界的金融。

 

     但是這些地下秩序的特點是,除非你跟他們有關係,否則一般的升斗小民就算刻意要遇到他們,也是極為困難的事。

 

 

     所以,在靈界也有這樣的強大力量,只是一般人終其一生也不會遇到罷了。

    

     通靈人朋友的神明把這些強大的,不可碰觸的強大族類,稱之為「魔」。

 

 

 

     在這個世界上,以奇異方式存在的異物,我們常常聊到的,有「妖」、「魔」、「鬼」、「怪」,這四種族類彼此間有共同點,卻也有各類不同的差異。

 

     到目前為止,我們在飄板聊的「飄」其實是四種族類中的「鬼」,是四種族類中唯一較以精神型態存在的奇妙一族,但是祂們卻和人類並存得最久,在其他三種都已經逐漸絕跡的現代,「鬼」仍然很精神健旺地和我們共存著,所以在飄板裡的鬼故事最多。

 

     但是,除了妖魔鬼怪的分類外,地球上還是有著許許多多奇妙族群,像是傳說中的山神、地精、魔神仔、魑魅魍魎,雖說這些奇妙族類因為地球的人數增加,人氣旺了,祂們的生存空間就縮減了,但無奇不有的地球,相信還是有人類無法到達的,祂們的地盤。這類「生物」的存在,其實不要以狹隘的主觀來認定,覺得這些東西不過是愚昧無知的古人想像出來的囈語。就像我很喜歡「子不語怪力亂神」這句話,孔子並不否定這些怪奇事物的存在,只是希望人們不要花無謂的時間去追隨它,所以他「不語」,並不是「不信」,或「否定」。

 

 

     「魔」的存在,是真實的嗎?如果照通靈人朋友的說法,答案是肯定的。但知道這件事的主要理由,是要我們絕對不要和這個領域有任何的接觸,不管是敵對,或是參與,都絕對不要去碰,而歷史上的一些傳說也告訴我們,只要是和這個領域接觸的,永遠都是有去無回。

 

     所以,每一個時代都有人警告,不要和魔鬼訂契約。但是「魔」這一類的存在的確有其惑人之處,所以和魔鬼定了契約,最後追悔莫及的故事,每一個時代也都會有。

 

 

     啊,有點扯遠了。我們這篇文章的主軸,是要分享通靈人朋友曾經遇見過的,強大到可以歸類到「魔」的奇異族類。

 

     其實,把這類理論煞有介事地探討出來,是有其爭議之處的,一頂「迷信至極,愚蠢不已」的大帽子扣上來,就會讓人暈頭轉向,但是我還是把它聊了出來,因為歷史的證明告訴我們,否定鬼神論的人每一個時代都有,也都在時代結束時與草木同朽,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但鬼神之說,妖魔鬼怪的傳奇,卻與人的歷史、文化一直共存,想必它一定有特殊的意義存在吧!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能來到這裡,就屬我們有這份緣

 

在這個園地中每一片花草、枝葉,都是我盡心栽培而出的美好

 

在這裡所有的故事、文章您都可以免費享用

 

如果您有心,想要對我的辛勤有所鼓勵,歡迎點選下面這個圖示

 

選購一本電子書回家,這對作者來說,是個很溫暖的鼓勵……謝謝

 

to e bookstore

 

你將擁有的,是我親自送給您的原版作品

 

如此,您和我之間就產生了一個緣份連結,是件很美好的事

 

 

 

 

 

下一

 

回目

 

 

 

 

 

 

 

 

 

 

 

 

 

 

 

 

 

創作者介紹

蘇逸平 大全集

suli1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洪晨崴
  • 真奇特 期望您還有類似的故事可以寫下來告訴我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