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e bookstore

 

 

23 催眠術與觀落陰

之 觀落陰

 

 

     這篇文會叫做「催眠術與觀落陰」,主要是要講觀落陰的事,之所以談到催眠,是因為我曾經誤以為觀落陰和催眠是同一回事,所以才把它也帶出來。

 

     現在,我們就開始把這件往事敘述一下,講完這個故事吧!

 

     當我在催眠的領域裡逐漸有了一些經驗,也成功地跟一些願意嚐試的朋友體驗過後,我對於催眠這個領域有了較多的瞭解。

 

     而在我還沒有涉獵催眠之前,也曾經和人家去做過觀落陰的儀式。那是在中部一個小小的,專門幫人安排做觀落陰的善堂,沒幾坪大的加蓋樓頂擠滿了信眾,大家都想在那個儀式裡體會觀落陰的感覺。

 

     大概是因為我本來就是催眠敏感度高的人,那一次那麼多人嚐試觀落陰,真正進去的卻只有我一個。過程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總之就是眼睛綁上紅布,紅布裡包上符,有人在旁唸經引導,然後暗示你是不是看到什麼光,有沒有什麼神明,然後又帶你去澆花種樹添柴火什麼的,反正就是一般你聽得到的,很制式的一次觀落陰體驗。

 

     後來開始接觸催眠後,我回想了那次的觀落陰經驗,把它和催眠的一些場景、機制印證了之後,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也就是「觀落陰就是一種催眠」。

 

     那一陣子,的確也有催眠師開班提供帶人遊地府、觀落陰什麼的,所以我和一些催眠界的朋友就很自然而然地認定,「觀落陰就是催眠」,而且也在不同的公開場合說過這件事。

 

     基本上,沒有人反駁這個理論,也從來沒有遇見過觀落陰領域的師父們出來抗議什麼的。所以我就更肯定了這個想法,而且認定它就是一個真相,沒有什麼疑問。

 

 

     直到有一次,我和一位對靈界極有研究的作家朋友聊了這件事,也說了我的看法,對於靈界的理解大概已經獨步臺灣的他想了一下,搖搖頭。

 

     「不對哦!觀落陰和催眠並不一樣。在我的經驗裡,真正的觀落陰是一種遠遠超過催眠的儀式,不可以只用催眠就輕易地帶過。」

 

 

     這位朋友是位很有個性的人,和他多辯下去,可能會被他秒殺KO,而且在靈學這個領域來說,他更是個識見經驗遠遠超過我的高人,於是我也沒有和他繼續爭辯下去,但是我卻請他安排,讓我真正體驗一下「真正的觀落陰」。

 

     很幸運的是,朋友很爽快地答應了,也的確安排了我到很正統的觀落陰儀式的場地。

 

     在這裡要跟大家先說明的是,這篇文章主要是敘述我自己印證一些理論的過程,但朋友和我都不贊成大家因為好奇就想要去觀落陰,所以這一次,請不要問我要去什麼地方觀落陰,我不方便告知地點,但是相信知道了這個地點的部份資訊,有些高人朋友還是會知道在哪裡。

 

     但是,我並不方便告知大家要去什麼地方觀落陰,這一點還要請大家多包涵。

 

     這位作家朋友安排我去的,是知名觀靈大師呂金虎系統的場所,但是我去的時候呂大師已經過世了,所以幫我進行這個儀式的並不是他老人家,而我也從來無緣見過他。幫我進行觀落陰儀式的,是他的傳人,但我並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作家朋友並沒有帶我去,而是讓我以路人的身分前去,他認為這樣可以讓我更客觀地觀察整個過程。

 

     於是,在一個下午,我果然就去了這個觀落陰的場所。

 

     這個場所的擺設,和我上次觀落陰的地點並沒有太多的不同,只不過它是位於一樓的店面,但裡面也是有神壇,壇前擺了十來張塑膠椅子,兩旁靠牆的地方也有椅子,是給參觀者坐的。

 

     儀式開始的時候,和我上一次觀落陰時並沒有什麼很大的不同,也是讓想要參加的人坐在中間的椅子上,眼睛矇上紅布,夾上符紙,再矇上一層紅布。等這些都就緒的時候,引導儀式的人就開始搖著鈴,開始唸著咒語。

 

     而我當然是第一批就志願開始觀落陰了。和上次不同的是,這一次我覺得我已經有了催眠的若干經驗,可以更明確地辨識出整個儀式裡有什麼部份和催眠有關。

 

     在一旁的法師搖鈴和唸經聲中,矇著眼的視覺裡是一片漆黑(因為裹上兩層紅布),但是旁邊的引導者會不住地問你,是不是看到了什麼光,有沒有什麼不同的視覺、嗅覺出現。

 

     在催眠裡,這是很正常的深化和引導,但我也沒有抗拒任何的暗示,只是什麼都不做地,等待會有什麼樣的情形出現。

 

     在這一段過程中,我很快就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些東西,像是位於天空的,一位穿著破爛衣服的,發著光的神明。或是一條路,路旁有人在做生意。或者是一棟房子,可以去看看有沒有自己的名牌在上面……

 

     這一切,我覺得都還好,因為身邊的人不停地和你互動,問你看到了什麼,還帶著你去不同的方向。

 

     也就是說,在這個階段裡,我仍然覺得還是催眠,還是暗示,沒有什麼出奇之處。旁邊引導的法師(不曉得這稱謂正不正確)也一直在和我交談、問我看到什麼,問我想看什麼,但是我有點刻意不順著他的語意走,故意不說太多話,過了幾次,他也就不再理會我,而是去和旁邊幾位一直有問題的試驗者處理他們的問題了。

 

     而我在矇著眼的黑暗中,試著用自己的自我暗示引導,看會不會想到什麼場景就出現什麼場景(這在一般的催眠中是很容易做到的),但我逐漸發現,在觀落陰的空間裡,它似乎不太照我自己的意思走,而是比較照引導師原來的暗示來走。

 

     比方說,我試著把場景引導到北海道的溫泉什麼的,但潛意識裡的場景卻仍然只是原來的路,原來的市集。

 

     然後,我在潛意識中經過了一條熱鬧的街,街旁的人擺了很多攤子,賣的都是比較古代的商品,像是刺繡、香包什麼,不像現代的市集擺的都是3c產品,或是二手手機什麼的,這些較現代的商品都看不到。

 

     然後,在市集裡突然有人從後面叫了我一聲,叫的是我的本名。

 

     基於對靈學的一些知識,或者是敏感度之類的直覺,我聽到這種叫聲時,整個人是緊繃的,於是我立刻舉手,有點不安地跟一旁的引導者說,「有人叫我,有人叫我,該怎麼辦?」

 

     這時候,很明顯地我還是可以很清楚地聽見現實世界的聲音,我聽到引導的師父走過來,問我,「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說。「有人從背後叫我的名字。」

 

     那引導的師父說,「沒關係,他是好的,你可以跟他說話。」

 

     現在回想起來,這時候我聽得見周遭的環境聲音,但卻只有師父的聲音很明顯,但其他的聲音都變得遙遠。

 

     接下來,就變成了以下的對話方式。

 

     我在矇著眼的黑暗中,轉過頭,是真的轉頭,不是在腦海中轉頭而已。

 

     師父問:「好,你看到什麼人?你可以問他是誰?」

 

     不曉得為什麼,我直接就回答「我不用問啊,我知道他是誰……」

 

     大概從這時候開始,我自己當時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進入了一種催眠裡常說的「trance」深沉恍惚狀態。幾位引導的老師從這時候開始就已經不再和我說話,讓我自己在觀落陰的狀態裡應對。

 

     後來我和作家朋友討論過,因為他們有很多經驗,可以判斷出觀落陰的人接觸的是什麼樣的對象,可以知道有沒有危險性,如果是沒有危險性的,他們就會讓他在進入的世界裡自己逛一陣子,只要不慘叫尖叫就可以。

 

     當時,我真的已經忘記要和旁邊的師父們對話了,因為我在觀落陰的視野裡看到的是一個熟人,所以我才會說「我知道他是誰」。

 

     而我在觀落陰的場景裡和這位「熟人」說了好一會兒話,但是據旁邊的人說,當時我並沒有開口,只是嘴巴喃喃地動著,沒有發出什麼聲音。

 

     我在觀落陰的場景裡看到的,是一位國中的同學,我和他在國一曾經同班,但之後就沒有再聯絡過。但因為他的長相很特別,大大的嘴,很明顯的「叩頭」,長得很有喜感,很像是傳統布袋戲裡的那種笑口常開光頭木偶,所以雖然那麼多年沒見面,我還是一下子就認出他來。

 

     他所在的場景,就是剛剛說的,那種道路兩旁都是小攤子的街道。

 

     當時,我想我有點忘了我正在做觀落陰,只是以為在街道上遇到了舊友,於是就和他隨意地聊了起來。

 

     但是聊了幾句後,就讓我開始疑慮了起來。

 

     剛開始我大概和他說了幾句好久不見,這些年來好不好的話。但是後來我記得我問了他一句很關鍵的話,他的回答卻讓我突然警覺起來。

 

     我問他:「你在這裡做什麼啊?這是什麼地方。」

 

     結果他很輕鬆地回答:「我已經死了啊,要不我怎麼會在這裡?我國中唸完後就去學人做水電,大概十八歲時就從梯子上摔下來摔死啦……」

 

     在這裡,我必須向大家解釋一下,在這個部份裡,我的意識算不算清醒呢?

 

     我用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解釋,我回想起當時的場景,可以肯定自己是沒有睡著的,但是整個空間的感覺卻並不是很清晰,比方說我和這位國中舊友說話的時候,我可以很清楚地看見他的樣子,連那張富喜感的血盆大口裡的缺牙都看得清楚,但他的背景是糢糊的,我可以很清晰地和他對話,但是直到他說他已經死了的時候,我才開始想起來我是來做觀落陰的,我的身邊還有別人,還有觀落陰的道壇。

 

     當他說出他自己已經死了的時候,我的感覺是害怕的,同時也開始想到自己是否有危險。但是這位國中舊友還是傻傻地笑著,還跟我說:「不要怕啊,我就是太早死,所以才要在這裡待到時間到嘛!」

 

     最後,他還要我通知一下他的家人,說他在這裡愛賭,所以錢不夠用了,請家人多燒點給他。

 

     然後,我開始感覺到現實世界逐漸拉近回來,因為引導的師父的聲音又出現了,聽得出來他站在我的旁邊,聲音很清晰地問我:「好了嗎?要不要回來了?」

 

     對於這種領域的現象,我很清楚不能夠貿然中止,就好像催眠結束時,也要解除暗示一樣。當時我其實是很恐懼的,但是我並沒有把紅布扯掉什麼,只是照著師父的引導,從原來的路走回來,直到他把我臉上的紅布解開。

 

     剛睜開眼,旁邊有位師父就說,「沒事,沒事,你遇到這個是好的,如果遇到壞的,我們會幫你處理,不過你今天這個真的是好的,不用擔心。」

 

     離開觀落陰的道壇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非常的複雜,一時間腦袋很亂,也搞不清楚剛剛到底遭遇了什麼。道壇裡那些觀落陰的高人們其實也不多跟你解釋什麼,就算我肚子裡有再多的疑惑,也不曉得要去問誰。

 

 

     這件事的後續,當然包括了確認這位國中同學的事。

 

     我和他在國一,也就是十二歲之後就再也沒聯絡,當然也不知道他的近況,於是幾天後我就跑回老家,從紀念冊找到他家的電話,打去問了之後,知道在觀落陰的過程中他說的話是完全印證的。

 

     他的媽媽說,他十七八歲的時候去當人家水電工的學徒,一個不小心從高處跌下來,腦部受傷過世的。

 

     這一點我在觀落陰之前完全不曉得,所以從觀落陰裡,不管我遇到的是不是這位同學的本尊,從觀落陰裡得到的訊息是正確的。

 

     確認了這件事後,我又聯絡上了引見我去觀落陰的作家朋友,跟他說了這件事,他只是淡淡地笑著說,這在他當年跟著呂大師研究時,就已經看過很多次了。他之所以要我自己體驗觀落陰,就是要我體會這種「封閉系統外訊息」的驗證方式。

 

     這種「封閉系統外訊息」的驗證方式,是這位作家朋友研究多年靈學後,歸納出來的一種很實際的檢驗方式,可以說是一翻兩瞪眼,不用再擔心有什麼糢糊的灰色空間。

 

     在這位朋友的研究中,發現有很多所謂的靈學專家、通靈人、摸骨神算,他們的本質其實就是「讀心」,可以藉由各種不同的方式閱讀對方腦內的檔案,說出當事人覺得這些大師不可能知道的訊息,藉此讓當事人信服。

 

     所以,要驗證一個通靈者是否真的能夠召來親人的靈,這位朋友發明的方式很簡單,就是問前來的靈一些只有祂知道,但問事人並不知道的事。比方說,召來奶奶的靈,就問她生前的珠寶放在哪裡,而且必須是連問事人也不知道的地點,才能確認來者是不是真的奶奶的靈。

 

     用這種方式,朋友曾經辨識過許多知名的請神通靈高人,不管是召魂附身請神,發現他們其實都只是具備了「閱讀對方腦內檔案」的能力。

 

     另一個案例,也是很好的辨識個案。有位非常知名的摸骨大師,在摸骨前會用一個「和你是否有緣」的方式堅定你的信心,就是請你在手中握住幾顆綠豆,大師如果猜中了,才算和你有緣。當然在一般的例子裡,大師猜中的機率是百分之百。但是朋友去測試他時,刻意不看自己手上的綠豆有幾顆,然後大師也無法猜出顆數。就這樣證明了那位摸骨大師其實只是某種讀心術而已。

 

 

     這位朋友說,他測試觀落陰的可信度的方式,就是觀落陰者能否得知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的訊息。否則在觀落陰的過程中,許多場景都是從一己之念想像出來的,真實度無法確認。

 

     朋友自己和呂金虎大師接觸過,說當年呂金虎大師在世的時候,也曾經多次遇到這種「封閉系統外訊息」的經驗。

 

     有一次,呂大師到一個村莊幫人做觀落陰,在過程中有婦女遇見一位有名有姓的老人出來告知,說他已經淹死在某地的池塘。這位老人是別村莊的人,在觀落陰過程中看見他的婦女跟老人完全不認識。

 

     於是那次呂大師自己也全程參與了確認的過程,和全村人跑到老人告知的地點打撈,果然打撈到服飾、姓名、外型完全符合的失蹤老人。

 

     這些例子,在朋友的觀落陰研究中都有留下錄音檔,可以反覆辯證。

 

 

 

     所以,這就是我確認了「觀落陰不等同的催眠」的經過。

 

     老實說,我並不覺得是一次愉快的經驗,但從此之後,我也學會一個至理,那就是「不懂的領域,千萬不要妄下斷語」。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能來到這裡,就屬我們有這份緣

 

在這個園地中每一片花草、枝葉,都是我盡心栽培而出的美好

 

在這裡所有的故事、文章您都可以免費享用

 

如果您有心,想要對我的辛勤有所鼓勵,歡迎點選下面這個圖示

 

選購一本電子書回家,這對作者來說,是個很溫暖的鼓勵……謝謝

 

to e bookstore

 

你將擁有的,是我親自送給您的原版作品

 

如此,您和我之間就產生了一個緣份連結,是件很美好的事

 

 

 

 

 

下一

 

回目

 

 

 

 

 

 

 

 

 

 

 

 

 

 

 

 

 

 

 

 

 

 

 

 

創作者介紹

蘇逸平 大全集

suli1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