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e bookstore

 

22 催眠術與觀落陰之

催眠

 

 

今天要說的這個故事,是「催眠術與觀落陰」,兩者是在不同時間階段發生的事,但因為有其關聯,就放在一起寫了。

 

先說催眠術的故事好了。

 

對於催眠這個領域,我和大家一樣,資訊都來自電影或是民間傳說,對於催眠,大家的印象總是一個搖晃的鐘擺,然後給你一個指令,就可以讓人依著你的指令做事,而這指令也可以破解的,像香港電影中只要說「香蕉你個芭樂」就可以破解,然後再說一次指令密語又可以重新催眠什麼的。

 

總之就是很粗淺的瞭解。

 

同樣的,和很多人一樣,我也很嚮往這種近乎魔術法術的東西,而且特別喜歡它可以控制別人的部份,總覺得一旦擁了這種能力,就跟認識一個小叮噹差不多了……

 

但是,因為沒有管道的關係,所以也一直沒有機會接觸催眠,或是催眠師這種族群。

 

直到有一次,在美國的一個農業展覽裡,居然第一次見識到了貨真價實的催眠!

 

 

把鄉村農業展跟催眠連結在一起,是相當不搭的兩件事,但我和催眠術第一次的親身經歷,的確就是在那樣一個充滿牛馬雞羊,四處牛糞牧草味的場合。

 

 

在美國的農村秀裡,為了吸引人氣,有時候會搭配園遊會之類的活動舉辦,現場搭建的小型摩天輪,泛著一地的爆米花奶油香,伴隨著歡樂的音樂,也是常見的場景。

 

而在這些活動中,我很偶然地看到了一個表演,是一個催眠師在一個露天小劇場的空間表演的「世紀催眠秀」

 

那是一個不過能容納幾百個人的空間,我看到這個表演時距離它開演的時間只有幾分鐘,看看裡面還有空位,也就順便進去看看。

 

沒多久,催眠師就開始了他的表演。

 

 

和現代的催眠表演一樣,他的催眠秀並沒有什麼出奇之處,不外乎就是找現場十來個人上臺坐好,寒喧聊天一陣,然後開始進行催眠秀的表演。

 

但是在當時,我是第一次看到這種表演,除了自己對催眠的一些印象外,對於催眠師做出來的一些催眠效果,讓我看到目瞪口呆。

 

這些效果,在當年臺灣催眠秀盛行的年代大家可能都已經看過,但是在當時,這些效果是我前所未見的驚人表演,讓我看了既驚奇,又充滿了無數的疑惑。

 

當年在農村秀的催眠師做出來的戲劇性表演,包括了在表演臺上讓人依照他的指令說睡著就睡著,叫他跳舞就跳舞,但是也能夠一彈手指,就讓一個原本活蹦亂跳的年輕人立刻軟倒在地,沉沉睡去。

 

最後,催眠師還安排了一個連鎖性的暗示指令,讓這群上臺參加表演的觀眾回到自己座位上,在大家都安然坐好時,催眠師閒聊了幾句,然後發動第一個指令,第一個受催眠者依令動作後,還會發動下一個人的催眠指令,這樣連鎖反應下去,整個場子熱鬧得很,笑聲、鼓掌聲不絕於耳,而且受催眠者在接受指令做出動作後,那種茫然卻又失笑的表情,讓人印象非常深刻。

 

這就是我第一次親身體驗催眠的經驗,但隨之而來的疑惑,卻讓我在後來幾天一直無法回到正常的生活正軌,只是一直地推理、分析那場催眠的各種迷團。

 

首先,這是不是一個騙局呢?會不會那些觀眾是安排好的?大家只是在上面演場戲呼攏一下觀眾,博君一笑?

 

我當時在唸大學,同學裡有位叫泰利的臺灣人,對於這種事件也有濃厚的興趣。我把當時的場景跟他說了一次,泰利想了一下,就覺得一定是安排好的騙局,而且他的論點還包括「因為你很蠢很容易被騙,所以一定漏看了什麼關鍵,才會以為那是真的。」

 

其實,泰利在這一方面跟我一樣,我們都是自己以為自己很聰明的傻蛋,自以為理性和邏輯勝過一切。所以這場催眠術的探索之旅成了泰利丟了很大一次臉的不光彩經歷,而我也在幾年後的觀落陰領域上栽了一個很大的跟頭。

 

那陣子,那個農村展覽秀每隔兩個禮拜舉辦一次,舉辦的地點離我們唸大學的地方並不近,開車大概也要一個小時。但急著要證明自己聰明到可以破解催眠師伎倆的泰利,還是很急切地拉著我,兩個禮拜後又到了那個農村秀的場地。

 

看了看催眠師的表演資訊,還好他仍然有表演,算算時間,下一場就在早上的十一點。

 

十一點還沒到,我就聽了泰利的大放厥詞聽了大概快一個小時,他的重點放在整件事就是個騙局,催眠師找的本來就是職業觀眾,還興高采烈地告訴我他到時候要怎樣拆穿他。

 

於是,表演時間到,我們跟著人群進了表演場,和上次差不多一樣的格局,催眠師在臺上擺了十來張椅子,也沒看他和臺下的人有什麼眼神交換,倒是在催眠秀開始前,泰利很認真地四下觀察所有的觀眾,還很神秘地告訴我,他已經看出來一定的模式。

 

但是那時候,我並不是很相信「觀眾都是安排的」這件事,是因為我曾經算過,如果真的要安排職業觀眾,每次上臺總要有十幾個人,既然是職業,這些人總要給他一些酬勞吧?但是十幾個人算下來,就是一筆很大的金額了,像這種農村秀能給催眠師多少錢?如果每場都得付錢給「職業觀眾」,成本上是算不通的。

 

不過,反正泰利也沒理會我這個想法,只是很急切地想要找出催眠師的破綻。

 

於是,催眠秀開始了,而大概不到十分鐘後,就證明了「那些上臺的觀眾是安排的」這個論理完全不成立,不管催眠師是不是玩了什麼障眼法,但是至少對泰利來說,這位催眠師一定是個貨真價實的催眠高手。

 

 

開場不到十分鐘吧,我開始發現泰利的話少了,本來我以為他已經找到了他想要找的破綻,正在專注地研究……

 

然後,大概在催眠師正在進行第一個或第二個節目時,我發現泰利的眼睛發直,而且「虎」的一聲站起來,楞楞地往催眠舞臺的方向走去。

 

剛開始,我還以為他真的找到了催眠師的破綻,準備上臺直接戳破人家的,所以我還攔了他一下。

 

「喂!喂!」我低聲地拉著他的袖子,但是泰利卻完全不理我,仍然直直地往舞臺上走過去。

 

走到臺下的時候,催眠師也看到他了,人家見多識廣,一看到他的眼神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於是催眠師就大聲說:「你也想來參加嗎?年輕人?」

 

在全場眾目睽睽下,我們的鐵齒一族泰利先生眼睛發直地點點頭,於是就讓催眠師迎上臺去,成了被催眠對象之一。

 

 

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催眠術的真實之處,如果不是泰利發生了這種狀況,當時我可能還是對催眠這種技巧存著很大的疑問。

 

而日後當我對催眠有了更深瞭解之後,才知道泰利發生的這種狀況一點也不希奇。因為催眠本來就是一種雙方有了互動和不抗拒的情形下,就很容易發生的事。當時泰利雖然一心只想揪出催眠師的破綻,但卻因此更專注地注意著催眠師的一舉一動,催眠師的催眠詞就在這種狀況下對他發生了作用,因此像這樣被吸引到舞臺上去,是很自然的事。

 

 

雖然因為這個事件,讓我對催眠產生了無比的興趣,但是因為沒有管道,也沒有人引見,過後幾年我對於催眠還是無法體會,雖然買了不少催眠的教學、聆聽產品,卻還是無法一窺堂奧,有好幾年的歲月還是對催眠無比的好奇,但卻連它是什麼型態也完全不理解。

 

這樣又過了幾年,因為寫作的關係,陸續認識了一些在各玄奇領域都有其專業的高人,後來就在一個超能力專家的演講會上認識了催眠領域的人,在幾次的聚會中,終於真正體會到催眠的感覺。

 

最具體的一次經驗,是在臺北東區的一個催眠工作室裡,包括名星象家王中和老師在內的幾位高人,大家吃完飯聚會完後,一時興起就請催眠師表演一下催眠到底有多神奇,而我當然就自告奮勇地,接受這次很難得的催眠。

 

這次的催眠經歷,是我在催眠領域中最重要,也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就在這次催眠中,我體會到了催眠的真正氛圍,也對催眠的真實面目有了更深的瞭解。也就是因為有了這次經驗,才讓我在沒多久後真正學會了催眠。

 

 

臺北東區這場催眠,大概可以分成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最鮮明,時間也最久。這一個部份我會花多一點篇幅來描述。

 

第二個階段,只是一場有趣的角色扮演,在催眠中我化身為海生動物在大海上很快樂地滑翔前進。有趣是有趣,但其實並沒有什麼情節可言。

 

而第三個階段,是一個不愉快的經驗,在催眠的過程中,本來以為是在催眠的空間裡進行各種活動,但是卻一直在做一些無謂的動作,直到後來看過大場面的王中和老師看出不對勁,發現是有外靈在作弄干擾,所以就提早把這段催眠結束。

 

在這裡,我只敘述第一段催眠裡的經歷,因為其他兩段真的乏善可陳,說了也只是讓大家打呵欠而已。

 

 

在第一段的催眠裡,因為我科幻作家的身份,催眠師便以一艘太空船前來接我為媒介,讓我進入圖像化的催眠狀態。

 

而在我們先前的討論中,催眠師便依照我的想法,將我引導到一個叫做「宇宙圖書館」的地方。

 

從來沒有接受過催眠的人,常常會問一個問題。「催眠狀態裡,到底是什麼感覺?」

 

簡單來說,催眠很像是在做一場白日夢。在催眠過程中,你大部份都沒有睡著,不要被那個「眠」字騙了,在催眠狀態中,大部份人是清醒的。你只是閉著眼睛在眼眶後面看一場很有趣的秀,這個秀裡有聲音、有影像,有時候還有味覺和嗅覺。

 

而且在催眠時,你還可以和旁邊的人說話互動。

 

 

當天的「宇宙圖書館」之旅,就是這種有趣的場景,我一邊聽著催眠師的指令在幻想的空間中活動,旁邊的人還可以和我對話。

 

那個「宇宙圖書館」是一個很大的,位於某個星球上的圖書館,在圖書館的搜尋介面上,還會出現各種不同的外星文字,搜尋了很久後才找到中文。

 

這時候,催眠師要我搜尋屬於我自己的書房,在那裡存放了我的所有作品,這個「所有」,指的是已經完成的,還有未來會完成的。

 

搜尋到了我的「書房」後,就有個機械人帶我前去,我的書房是一個位於牆壁中的小空間,裡面有個小噴泉,噴泉中央有個小銅像,看看樣子,那個銅像是我的外公。

 

四旁的牆上有兩座牆是書架,裡面放滿了我的書。

 

催眠師這時問我,你的書一共有多少本?而我在催眠空間中很明確地摸得到那些書,而且看得到內容。算了算,一共有六百五十本。

 

而催眠師這時還下了個指令,說以後如果我想不出點子,還隨時可以回來這裡翻看未來的書尋找靈感。

 

 

在這書房裡逛了逛,催眠師說,他也想知道他的書房在宇宙圖書館裡的位置,就請我在催眠空間中搜尋。

 

搜尋了之後,也不曉得有沒有搜尋到,機械人就領著我走出我的書房,走向一個很像中古世紀地牢的通道,在通道的兩旁還有很多古老的屍骸。

 

在地牢中走了一會,通道的盡頭一打開,就是開闊的藍天,還有很童話的大地風景。

 

催眠師的書房位於一個很奇妙的地方,那是一朵位於空中的雲,雲下面還垂著一條巨大的藍色粗鐵鍊。

 

從藍色大鐵鍊走上去,雲上面有個精緻的茶几形狀書桌,桌上的書架排著十來本書,那就是催眠師以後會寫的書。

 

 

這時候,在旁邊參與的王中和老師也說想知道他的書房。結果在催眠的影像中出現了一個古堡,其中一具瞭望塔的頂端就是王老師的書房。

 

這時候,天空已經黑暗下來,天上閃爍著群星,王老師的書房裡有個復古式的金色地球儀,這個地球儀的有趣之處在於它是真正存在的,因為在王中和老師的工作室裡就有這樣一座一模一樣的地球儀,但當時我並不曉得,這是日後才印證的。

 

另一個很有趣的地方,是那座地球儀同時也是一具望遠鏡,從鏡中觀察天上的星星,在星與星連線的線條中,有著一格一格的微縮影片,而每一格影片,是王老師的一本著作。

 

看到這裡,另外幾位朋友也紛紛想看他們的書房。

 

有位朋友的書房是苗疆風景裡的一座參天古木,古木裡有無數個樹洞,每個洞裡都有一本書,一根臘燭。

 

另位朋友是作家張草,他的書房是懸崖下的一個水晶棺材,懸崖上開了個長方形的洞,灑下的光線就映照在水晶棺材裡。

 

 

這一次的催眠體驗,讓我對催眠的空間感更加的明確,所以不久後我正式參與了一些催眠課程,催眠師證照班後,就已經能夠做很有專業水準的催眠了。

 

我的催眠技巧並不走諮詢路線,因為作家的天性使然,我比較常做的催眠是能帶人到不同的幻想世界遊玩,原先的宇宙圖書館和銀河博物館之類的地點已經不算驚奇,後來我更開發出能帶一個人,或是十幾人同時進入諸如龍貓的世界、愛麗絲夢遊仙境、與喜歡的偶像同遊之類的「幻想旅行團」,玩的人非常高興,而我因為大家的喜歡,也覺得非常有成就感。

 

所以,那一陣子有人曾經問我與觀落陰有關的事,我想了一下,也對照了學催眠前曾經去過的一次觀落陰體驗,心中覺得非常確定,因此我在那陣子就常很肯定的主張:「觀落陰就是催眠!」

 

不過,這件事給我很大的一個教訓,就是不要在還沒瞭解一個領域之前,就用想當然耳的方式去武斷地評論他人。

 

我這種「觀落陰就是催眠」的論點,現在當然已經修正過了。因為在我說了幾次這種觀點後,我很敬佩的一位靈學研究高人朋友就很語重心長地直接告訴我,不是!

 

觀落陰,並不等同於催眠。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能來到這裡,就屬我們有這份緣

 

在這個園地中每一片花草、枝葉,都是我盡心栽培而出的美好

 

在這裡所有的故事、文章您都可以免費享用

 

如果您有心,想要對我的辛勤有所鼓勵,歡迎點選下面這個圖示

 

選購一本電子書回家,這對作者來說,是個很溫暖的鼓勵……謝謝

 

to e bookstore

 

你將擁有的,是我親自送給您的原版作品

 

如此,您和我之間就產生了一個緣份連結,是件很美好的事

 

 

 

 

 

下一

 

回目

 

 

 

 

 

 

 

 

 

 

 

 

 

 

 

 

 

 

而且很快地,我就在他的安排下,真的體驗到了這個事實……

創作者介紹

蘇逸平 大全集

suli1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娜歐蜜
  • 報名參加幻想旅行團 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