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e bookstore

 

20 通靈人朋友的故事

 

 

     我在寫作的過程,曾經陸陸續續遇見過很多不同領域的高人和大師,這是當作家的好處之一,就是遇到一些高人們的時候,他們會因為你的作家身份,把更多關於他們自己奇人異事告訴你。

 

     打從接觸過風水、命理、超自然、古文明、飛碟、中醫、催眠等領域的各類高人後,免不了的,最後也終於正式接觸到了靈學的高人。

 

     其實,早在前幾年,我就曾經和一些靈學的老師、作家有過交流和互動。以「看神聽鬼」知名的施寄青老師,曾經看過我在科學月刊的文章後和我聯絡,說她有志揭開靈異世界的面紗,導正大家對於這個世界的誤解(靈異、鬼神、科學月刊……這組合還真黑色幽默吧?),並且還介紹了很有名的靈學研究作家醉公子先生。從醉公子老師那兒,我對於這個自古以來的神秘領域有了更深入的瞭解,後來有很多對於靈異事件的觀點,也是醉公子老師啟發的。

 

     但是,這些來往的對象,都是研究者,真正和鬼神世界有直接關係的高人,我一直沒有接觸過,不過也沒有刻意去接觸就是了。

 

     不過,在正式接觸到這位今天要談的高人:叔青女士之前,其實已經發生過一些遠因,因此,早在正式見到她之前,我已經約略知道有這一位人物的存在。

 

     大概在幾年前吧,有位在出版界和我交情不錯的一位主管,在一次閒談之中,突然話鋒一轉,說出了和原來的話題不太相干的事。

 

     「我……最近其實有些奇怪的經歷,但是一直沒跟你講,一方面是覺得講了你未必能接受,二方面也覺得說出來真的還不會有人相信,所以就一直沒告訴你。」

 

     這位朋友是位女性,在出版界相當有份量,已經算是中年的她,單身,前不久還因為生命中遇到的一些重大挫折和我深談過,基本上她發生的,是那種感情、資產、工作在短期間內全數崩盤的遭遇,算是非常的慘。幾乎到了可以讓人尋短的程度。

 

     但是這位朋友要告訴我的事,卻是一聽之下,就覺得她除了遭遇到這麼慘的事之後,還要被人騙的狀況。她說出來的狀況,非常典型,完全沒有創意,簡直是那種「詐騙教科書」中直接會列出來的情節。

 

     「我最近有一位非常信任的朋友,覺得我實在太慘了,所以介紹我認識了一位老師。這位老師能幫人處理前世的因果和冤親債主的事,我去和她談了幾次,於是就決定讓她做我的三世因果……」

 

     大致上,這次的談話大概在這裡就已經結束了,因為接下來的內容,就是我舉出了一籮筐的例子,告訴她這種騙局的各種故事,有的多麼活靈活現,最後還是一場空,而朋友也沒有生氣,也很仔細地聽了我的分析,但最後才有點遲疑地說,其實她已經付錢了,而且付的金額還很驚人,大概是四五萬塊錢左右。

 

     當時,我還舉了施寄青老師的觀點,認為只要是以靈學角度幫人處理事情的收費,只要是超過三千塊錢就可以斷定絕對是詐騙。但是朋友雖然對於整件事仍然存疑,卻也說反正錢已經付了,就當做是做做好事吧,因為對方說,這些錢大部份都會奉獻給宗教慈善團體……

 

     前面不是說過了嗎?整件事簡直就是「靈異詐騙教科書」裡的章節,反正就是被騙了,就是這麼簡單……

 

     當時,我的想法是這樣的。

 

 

     但是,當時朋友還是有些事沒有告訴我,不曉得是因為覺得不知道該怎麼說,或是覺得不管說什麼我都會唸她一頓,總而言之就是沒有說出來。

 

     而這些事情的發展模式,在未來一直在重演,一直在重覆。

 

     首先,朋友當時沒告訴我的是,她在做完這個價值四五萬的「三世因果」後,短短三個月內,多年來始終在情路上不順的她結婚了,結婚的對象是一個家世很好的年青外交官,年紀只大她三歲(意思就是說,不是什麼老頭或是小白臉,而且家有恆產,又是有為青年),而年紀早已超過四十歲的她,結婚後一個月就懷孕了,後來生下一個男孩。

 

     當這些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其實不太瞭解這些結婚、生子、家產等事項發生的時間點,是日後朋友再告訴我的時候,才把這整件事說清楚的。

 

     基本上,就是當時不管愛情、事業、房產全部化為烏有的她,在花了那四五萬的「三世因果」費用後,在三個月內又重新擁有了比原來更多的東西,不管是老公、小孩、財產、事業全部又有了(因為老公家裡相當有錢)。

 

     這件事還有一些有趣的後續,就是我笑稱為「叔青模式」的事態發展模式。

 

     朋友做完了那價值四五萬元的,所謂的「三世因果」儀式後,又陸續幫父親、母親、老公、公婆、兒子也做了,每個人的費用以「神明的指示」而定,大概都在三萬元以上,做完這一大家子大概也要花個幾十萬。

 

     最有趣的是朋友的妹妹,當初我這位朋友在決定要付這筆錢時,她的妹妹堅決反對,而且還打算報警。但後來,這位妹妹自己也去做了,不只自己做了,還幫夫家一大口子人十來個也全做了,總之光是這兩家人花在這種費用上的錢,就快要上百萬。

 

     有趣的是,因為我後來機緣巧合下,要幫這位「叔青女士」寫書了,因此就去訪談了這兩家人,發現他們對於付這上百萬的「三世因果」費用完全沒有任何意見,甚至還高興得很。

 

     因為我和這位三個月內人生大逆轉的朋友很熟,所以幾年來一直聽她說這位「叔青女士」的事,說到後來也不太排斥了,但是基本上還是同樣的想法:「我相信妳說的,但我就是沒有錢,我沒有那幾萬去做這個『三世因果』。」

 

     但是在最後,我還是和這位叔青女士見面了,因為一些奇妙的巧合,有位出版商打算把叔青女士的故事寫出來,而我就是被指定一起寫這本書的作家之一。

 

     在寫作的過程中,我得以近距離地接觸了通靈人的種種面貌,也從叔青女士那兒得知了靈界的一些狀況(或者說,是從她的角度看到的狀況),在這些過程中,我發現從前對於靈界、靈學的一些認知原來是錯誤的,也從這次的經驗中得知了許多原先無法解釋的靈界疑團。

 

     光看叔青的外表,你很難看出她是個通靈人。我從前曾經認為,通靈人大多是陰陰的、瘦弱的、蒼白的,說起話來有氣沒力,但是叔青卻和這些條件不太符合。她的長相很平凡,是個胖胖的,燙著一頭捲髮的中年女性,如果真要描述她的外表,就去看看「少林足球」裡,趙薇包子店的那個老闆娘,那個周星馳去問她趙薇去哪了,回答:「被我一掌打死啦」的胖胖老闆娘,就是叔青的長相。

 

     而叔青的通靈模式其實也很常見,就是她在「問事」的時候,會有神明前來對她指示,但並不是那種神明用她的身體發言的模式,而是來人問問題,神明告訴她答案,她再告訴來人的方式。

 

     在幾個案例中,叔青也曾經讓一些靈借她的身體說話,和家人對答,但這種例子很少,大部份還是以神明說,她轉答的方式來運作。

 

     叔青自己也承認,她讀的書不多,是個很平凡的家庭主婦,事實上,當她沒有神明指示的時候,她就是一個很平凡,甚至有點知識不足的平凡婦人,但是一旦神明請來了,她卻會說出很多讓人驚訝的訊息。

 

     我在訪談的諸多對象中,有位竹科的工程師對於這種現象非常的無法理解。當時他因為工作上出現了重大的變故,所以跑去問事,但是在和叔青的對談中,叔青轉述神明的話,問這位工程師是不是有一個電路板有問題,還當場說出了電路版的序號,讓工程師目瞪口呆,事後也證明問題的確出在那個電路板上,最後把問題解決。

 

     我在寫這本書的時候,也曾經仔細地觀察叔青從「神明」處得到訊息的方式。在科學家或心理學家的理論中,也許會說這是一種雙重人格的呈現,意思就是說,有可能叔青是個雙重人格者,隱藏的那個人格博學多才,可以幫人解決迷津。但是經過好幾次觀察後,我發現這種說法並不對,因為叔青的「神明」,感覺上是個獨立的思想組(套句倪匡的說法),祂不僅有獨立的思考能力,而且還有著超越問事者的資訊。在幾次的問事紀錄中,叔青的「神明」曾經明確地指示了前來問事者也不知道的事,比方說點出一個問事者並不知道的祖先,或是指出一件沒有人知道的事物藏在什麼地方。

 

     而先前讓我覺得非常好奇的「三世因果」儀式,也非常的奇妙。簡單來說,叔青的「神明」俱備的能力,是可以把來人身上所有不管是今世、前生的那些負面因果全數一筆勾消的強大力量。

 

     這種力量的印證,大概可以從我朋友和她妹妹那種肉粽式的,一個人做了之後,一大家族一連串也跟著做的現象看出來。我曾經問過她們,為什麼會這樣無怨無悔的,一大家子一個人花幾萬塊,幾十萬地全部做了「三世因果」?

 

     朋友的妹妹的回答很簡單:「因為覺得有效。」

 

     在她先生的家族中,有幾個相當極端的例子,其中最極端的,是她的小叔,而這個人,我也因為要寫書,親自訪談過他。

 

     他的故事簡單來說,就是一個死裡逃生的故事,三十多歲的他,在禮拜五打球的時候中風,醫生斷定只有一成的存活機會,禮拜六在加護病房前,朋友的妹妹,也就是當事人的嫂嫂,試探性地跟當事人的太太說了叔青的事,提供她一個選擇。於是當事人的太太立刻連絡叔青,在禮拜天就做了儀式。

 

     然後,當事人在禮拜一突然從中風昏迷中醒了過來,沒多久就轉入普通病房,就出院了。

 

     我訪談他的時候,是他中風後大概幾個月,走起路有點跛,人也有點虛弱,但的確是神智清楚,也能告訴我他醒過來時,太太轉告他發生的所有狀況。

 

     而關於這位中風者的事,我向叔青求證,也問她:「為什麼妳的神明有這種起死回生的能力?」,而叔青只是淡淡地回答,那是因為這個人的中風,的確是來自於因果和冤親債主發動的報復,所以除掉了這個因素,他就救得回來了。但這並不表示所有病危的人都能這樣依法泡製。要不,叔青還特別點明這是神明說的:「天下人就都不會死了。」

 

     我在寫這本書的過程中,發現叔青提供的靈界知識相當的明確和精準。比方說,我們在寫到嬰靈的部份時,講到一種「生死門」現象出現時的情景,我照著她的敘述寫著「當生死門的門打開的時候……」,她就立刻糾正,「生死門」不是用開用關的,它是突然出現的一扇門,出現時就是打開的,沒有門板……

 

     和叔青合作寫這本書,其實是個相當愉快的經驗,對於我們這種「麻瓜」的問題,叔青基本上都會很明確的回答,也的確長了我不少的知識。但是對於她的「神明」的來歷,她卻不太能夠解釋清楚,雖然她在請來神明的過程中,常常說「今天來的是關公……今天來的是佛祖……今天來的是觀音……」,但是以我的觀察來看,其實應該都不是,應該只是託辭,真正在背後指導這些事的,應該是同一位,而且是一位能量強大的「神明」。

 

     後來,我把這些靈學上的新觀察和一些同樣研究過靈學的朋友討論(但是這些朋友並不包括醉公子老師,因為他覺得他對這些靈學的東西太瞭解了,根本懶得聽我說叔青的事),有位朋友提出一個看法,雖然對很多靈學界的朋友們有些不敬,但我卻隱隱然覺得他的論點應該是對的。

 

     這位朋友認為,所謂的「神明辦事」很像是黑社會,有的大哥可以搞定所有糾紛,有的大哥因為勢力有限,所以只能搞定一定範圍內的事。事實上,把靈界的一些現象和黑社會相提並論,並不是一個新的概念,早在很早以前,就已經有人提出過這個概念。黑社會並不一定是負面的,那是一種白道之外的秩序,是正常秩序管道外的另一種地下規則。

 

     而叔青的「神明」,朋友認為就是一個勢力極大的「大哥」,而那些被處理的「冤親」,就是和當事人在前世、今世「結過仇」的各色人等,這些人等迫於「大哥」的強大勢力,於是只好收下「禮品」、「補償金」(對了,在叔青的儀式中,包含了唸經迴向和燒紙錢禮品),把積下的冤仇一筆勾消。

 

 

     好了,大致上就是這樣

 

     可以想見的,看到這裡大家可能會有幾個常有的問題,我先試著回答一下,不方便放在這裡的,就去部落看吧,我在那裡會多放點訊息,而在這個板上不方便回答的問題,也在部落格上回答好了。

 

     第一,基於前陣子發生過的一些爭議,不要問叔青怎麼找,上次我聽到的,是她已經閉關了,現在有沒有結束還不曉得

 

     第二,她說的「收費有大部份捐獻出去」是真的。我在她那裡看到不少捐給慈善機構的收據,每次都是五十萬元。而叔青有沒有拿錢呢?有的。她的神明讓她取收費中的十分之一當做生活費用,這也是她都和大家明說的。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能來到這裡,就屬我們有這份緣

 

在這個園地中每一片花草、枝葉,都是我盡心栽培而出的美好

 

在這裡所有的故事、文章您都可以免費享用

 

如果您有心,想要對我的辛勤有所鼓勵,歡迎點選下面這個圖示

 

選購一本電子書回家,這對作者來說,是個很溫暖的鼓勵……謝謝

 

to e bookstore

 

你將擁有的,是我親自送給您的原版作品

 

如此,您和我之間就產生了一個緣份連結,是件很美好的事

 

 

 

 

 

下一

 

回目

 

 

 

 

 

 

 

 

 

 

 

 

 

 

 

 

 

創作者介紹

蘇逸平 大全集

suli1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