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e bookstore

 

19 關於風水二三事 之二

 

 

     在紀老師的風水領域中,還有一種我在別的風水專家身上從沒看過的功夫。那就是紀老師可以光從你身體上哪裡不舒服,就斷言你的家裡什麼方位有問題。這些問題通常是有人在那個方位動土,或是有什麼影響氣場變動的事情發生。

 

     關於這種神奇的技術,我見識過幾次,有次紀老師上來台北,遇到一個綜藝大哥的助理(那陣子他幫一些演藝圈的名人看過家宅的風水),助理說綜藝大哥最近扭到了脖子一直都不會好,紀老師算了一下,就說是大哥家某個方位有動土。本來那位助理還不信,因為他天天去大哥家接送,如果真的有動土他不會不知道。但是紀老師卻很肯定,於是那位助理便打了個電話去問,問完之後吐著舌頭回來,因為在那個方位的窗戶一打開,果然隔著一條街就有人在裝修,敲敲打打。

 

     而我自己最貼近的一次經驗,則和我的蕁麻疹有關。

 

     一向以來,我總認為自己是過敏體質,在國外住的時候有花粉熱,一到春天夏天就會打噴嚏鼻塞到整個人快要掛掉。回來臺灣後,沒了花粉熱,卻開始出現很嚴重的蕁麻疹。而且很討厭的是,它總會在午後不久發作,發作在四肢,有時從腳開始,有時從手臂開始,既發熱又發癢,非常的不舒服。

 

     去看醫生,醫生給的就是一般人最常聽到的答案,就是吃藥、多運動什麼,但是最令人沮喪的是,醫生總會加上一句:「這不會好了,可能要吃藥吃一輩子」。

 

     然後,有個晚上我不曉得有什麼事,就打電話給紀老師,聊著聊著就聊到了蕁麻疹的事,忍不住就抱怨起來,說自己怎會有這種麻又討厭的病……

 

     「醫生說要吃藥吃一輩子呢!」我很不爽地說。

 

     然後,紀老師就在電話中說了句沒頭沒腦的話。

 

     「去你住的這個地方的西南方看看。」

 

     當時,我住在一棟公寓裡,西南方是個不常使用的小房間。

 

     「看什麼?」我很好奇地問。

 

     「看牆角的地方有沒有什麼地方不太一樣。」紀老師的回答一樣簡潔。

 

     本來,我心裡頭是有點嘀咕的,覺得我住在這裡住這麼久了,有什麼異常我會不知道嗎?

 

     但是,紀老師還是很堅持地說。「去那裡看看。」

 

     於是,我就依言走到了那個西南方的房間,就在最西南的角落,我看到了。

 

 

     在牆角和天花板交接的地方,有個部位掉漆了,可能是壁癌之類的,整個大概三十公分左右的部份斑斑駁駁,用手碰一碰還會揚起粉塵。

 

 

     那……該怎麼辦呢?我直覺在想,是不是要找人來重新粉刷一下。

 

     不用。紀老師說,只要把那個地方的粉塵掃一掃,然後用洗米水灑一灑就可以。

 

 

     當我們在聊這些的時候,大概也已經是半夜十二點多了,單身漢家裡怎會有米呢?於是就這樣大半夜的,去樓下的超商買了一包白米。

 

 

     「整包弄下去嗎?」我問。

 

 

     不用。紀老師說,只要用一小握拳頭大小的米,放在碗公裡洗一洗,把那種白白的混濁洗米水倒出來。灑在那個有問題的角落就可以。

 

 

     一直到這個時候,我心裡還是百般懷疑的,一方面覺得那麼一小撮米看起來完全不起眼,能發揮多少效果真的很讓人懷疑,而且那……那是再平常不過的白米耶?煮成飯大概三五口就吃掉了,會有什麼用處嗎?

 

 

     但還是照著紀老師的指示,把那個角落掃乾淨,再用洗米水灑上去。記住,不是整碗潑上去,而是像灑小水滴一樣用手指灑遍那個方位。

 

     灑的時候,最好還在嘴裡很堅定地說著:「退煞!退煞!」

 

 

     這件事的後續是怎樣呢?我接下來要說的,是灑了那次洗米水至今,大約也有十年左右的時間,發生的狀況。

 

     有點醫學背景的可不要很大聲地指責我編故事,我完全不想和這類型的人辯這件事。我只是在陳述一件事實。

 

 

     從灑了那次洗米水之後,我再也沒發過蕁麻疹,完全沒有!

 

 

     去看醫生,那個醫生完全不肯相信這件事,只是一直說著「不可能啊!你是不是有在吃類固醇啊?」

 

 

     在這段漫長的時間裡,我不只一次問過紀老師這件事,想要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讓人無法置信的事?

 

     如果這麼神,天下的皮膚科過敏科醫生都關門算了,他們只要準備一大桶洗米水,不就可以治好所有的蕁麻疹了嗎?

 

 

 

     但是紀老師很冷靜地分析了這件事的特徵,所以我也在這裡和大家分享。因為我問的問題,大概也是大家最常出現的疑問。

 

 

     首先,沒有洗米水可以治好所有蕁麻疹這種事。我的症狀之所以會消失,是因為我的蕁麻疹是西南方那塊壁癌導致的。但是天底下千千萬萬有蕁麻疹的人的病因,不見得是因為某個方位有問題導致的。

 

     用洗米水清理了那個方位的氣場,我的蕁麻疹就消失了。但是別的有蕁麻疹的人,不一定可以用灑洗米水的方式解決。

 

     而之所以能知道西南方有問題,是因為計算了我的生辰和當時的時間點,推算出來的。

 

     這種推算方式,我曾經要求紀老師教我,但他很明確的表示,他所學的這一套風水體系沒有所謂的「學一部份」,要學就要全部學,而且他很純真的說,「只要」跟在他身邊兩三年就可以教會我了。

 

 

     至於大家最好奇的洗米水,到底是什麼原理呢?

 

 

     我和紀老師相識這麼久以來,看過他處理過各種最複雜的風水,也聽過很多玄到不行的案例,但是遇到某個方位有問題,要解煞的時候,他真的就只有這一招,就是「灑洗米水」。

 

 

     原因是他認為,只有這種方法最有效。

 

 

     紀老師認為,洗米水是一種平衡氣場最好的東西,而且它發揮作用的方式是一種平和的共存風格,不管空間中有「煞」或是什麼不好的東西,灑洗米水不會傷害祂們,因為洗米水也是祂們喜歡的東西,所以洗米水的中和方式是一種平和的共存方式。

 

     而有些儀式中會用到的灑鹽米,則是一種較為粗暴的方式,當我們用鹽米清理一個空間的時候,其實會傷到在這個空間中的未知朋友,當然它一樣有清理的功能,甚至可能效果比洗米水還好,但卻是一種粗暴驅逐的方式,對於未知朋友來說是一種敵意。

 

 

     洗米水和鹽米的差別,有點像是要讓某個空間中停留的一些「人」離去,你可以選擇讓他們吃飽一頓,請他們離開,或是打他們一頓把它們趕出去。兩者都能收到效果,但是用的方法完全不同,後果也可能不同。

 

 

     在我的寫作過程中,紀老師也常提供我很多的點子,我有部科幻推理小說「盜墓兵團」,點子就是紀老師提供的。說起講風水的小說,最有名的當然就是倪匡大師寫的「風水」,後來還拍成了「霸王卸甲」這部電影。但是在一個場合裡我曾經和倪匡聊到紀老師的提供的小說點子,倪匡大師稱讚這個點子比他的出色多了,比他那篇「風水」還要引人入勝。

 

     在這部小說中,講的就是比盜墓筆記還要早上十年的盜墓故事。紀老師提供的點子是這樣的:

 

     一般人運用風水的方式,是找到一個合適的風水,然後葬下去之後可以知道後代子孫將會如何的榮華興盛。

     而紀老師的點子卻是反其道而行,認為真正最厲害的盜墓高手,一定要是風水高手。如果你想要找到一個古墓,只要從主人後代子孫的發展情況倒推回去,排出一個可能的風水格局,再到特定區域尋找符合這個格局的地形,如此一來就很簡單可以找到那個古墓了。

 

     比方說,如果想找秦始皇的骸骨所在,在小說中有這樣一段敘述:

 

     「驪山的山勢作圓型,像饅頭一樣,在風水上稱為『覆斧巨門穴』,巨門山型如倒扣之鐘,而驪山山勢圓平,因此結穴時最好不要結在山底。

     「但是這秦始皇陵卻是修築成一個巨大的地宮,遍築在驪山的底部,而且又不在山頭的正下方,反而是有些偏向一方。我從秦朝只傳二世的史實中斷定,秦始皇結穴之處一定在『覆斧巨門』的圓形邊緣,當年,我就是這樣找出他安葬地點的。」

 

 

     當然,這種倒推式的尋墓方式在實際執行上一定有其難度,但是寫在小說裡面卻是很合情合理。也就是因為這樣,才得到倪匡大師的稱讚。

 

 

     風水的故事,大概就是這樣了。當然這幾年來我有幸接觸了另外一些同樣也很出色的風水專家,但是因為我和紀老師最熟,知道的故事也最多,所以就把他的故事略為敘述出來,讓大家分享一下這門神秘學問的一些有趣面相。

 

 

這篇文章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 紀老師到底是何許人也?我徵詢過他的同意,可以公布他的名字,他叫紀廷璜,大家可以在臉書上加他即可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能來到這裡,就屬我們有這份緣

 

在這個園地中每一片花草、枝葉,都是我盡心栽培而出的美好

 

在這裡所有的故事、文章您都可以免費享用

 

如果您有心,想要對我的辛勤有所鼓勵,歡迎點選下面這個圖示

 

選購一本電子書回家,這對作者來說,是個很溫暖的鼓勵……謝謝

 

to e bookstore

 

你將擁有的,是我親自送給您的原版作品

 

如此,您和我之間就產生了一個緣份連結,是件很美好的事

 

 

 

 

 

下一

 

回目

 

 

 

 

 

 

 

 

 

 

 

 

 

 

 

 

 

創作者介紹

蘇逸平 大全集

suli1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