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e bookstore

 

 

15 尹清楓怪遇記事 二

 

 

     在PO下篇之前,免不了還是要說點前言。

 

     雖然這篇文寫起來很小說,那是因為身為小說家的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敘述文體,文句有時可能加點潤飾,但是全部都是實際發生的事。

 

     我在 marvel 爬文的原則是,只要是標註「經驗」,就把當時發生的狀況據實以告,也不會摻水。因為我始終相信,最精彩的飄故事,就是原汁原味最精彩。加了虛構的情節,就是創作了。創作的精彩點和經驗文的精彩點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而且在這裡的高人們會輕易就看出來。

 

 

 

    

     好了,可以把故事繼續下去了。

 

 

 

     發生了「會飛的相片」事件後,過了幾天,尹清楓上校的家人終於首肯將上校的遺體帶回高雄老家安葬,公司為了把這個節目做得盡善盡美,便要求我帶著攝影師,跟著送葬的隊伍一起南下,把整個喪禮的實況拍下來。

 

     這一趟南下之旅,也是怪事連連,首先在臺北的停屍間移靈時就發生過空地上出現無數小旋風,停屍間燈光全數熄滅的怪事,而據尹家的親屬說,載著靈柩的靈車南下之時,更有一團黑色的旋風一路跟在車後,久久不曾消失。

 

     到了高雄,很不巧地還遇上了颱風,尹上校下葬那天,墓園的天氣尚可,連雨絲都很少,但是我們從四面八方的各單位聯絡得知,整個高雄居然已經陷入了狂風驟雨之中,連鳳山都已經開始淹水。

 

     那也就是說,整個高雄都是狂風暴雨,唯獨尹上校下葬的墓園卻是無風無雨,簡直可以說得上是氣象學上的奇蹟了。

 

 

 

     人如果行得正坐得直,就算是過世了,老天爺還是會以不同的方式表達敬意。這是我和攝影大哥們一致的解讀。

 

 

 

 

     從高雄回來之後,整個前製作業總算接近完畢,大夥也不禁鬆了口氣,不管製作的過程中有過什麼奇奇怪怪的事,總之一切都已經快要結束,等到後製的剪接、配音一完成,一切大概就沒問題了……

 

 

     嘿!且慢!因為真正大條的「代誌」這時候才正要開始。

 

 

     所有的前製作業快要完成的一個夜晚,我從公司回家,洗了澡之後想要到附近一個朋友家找他聊聊,就騎上了機車,在夜色的臺北市中慢慢地前進。

 

     這個朋友的家住士林,我去過好幾次,路程算是蠻熟的,他的家離我住的地方也不太遠,只是不曉得為什麼,那天晚上我一騎上機車就有點昏沉沉的,但是還不到看不清楚街道的程度,於是我仍然很輕鬆地哼著歌,往朋友家的方向騎過去。

 

     平常從我家騎到這位朋友家大概只要十分鐘左右,那天晚上我卻不曉得出了什麼問題,一直騎了三十分鐘還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一路上的街道挺熱鬧的,燈火通明,只是很奇怪地卻一路順暢到底,也沒有碰上任何紅燈,路上有行人也有車子,完全沒有什麼荒涼的感覺。

 

     但是又騎了二十分鐘左右,我開始覺得有些不對勁了,感覺上很像是幾年前我在西雅圖唸書時遇上的一個古怪經驗,也就是曾經和大家聊過的「灰雨衣,灰雨傘」的故事。

 

     在西雅圖的那次奇怪經歷,是走進了一條完全沒有人車、沒有出口的山路,一直開了將近半個小時,但是在西雅圖卻沒有這麼長的山道,最後還是循原路好不容易才開了回來,但是後來再去找,卻再也找不到這條山路的入口了。

 

     這一回在臺北市的街道上又出現了類似的感覺,一旁的道路、街景人車依然熱鬧,卻陌生得很,不曉得為什麼,當時我也沒有停下來看路標的念頭,只是帶著微微的疑惑,昏沉沉地一路騎下去。

 

     等到馬路旁的燈光逐漸黯淡,人車明顯變少,我的機車突然熄了火,我就著道旁昏黃的街燈滑行,在路邊停了下來,一陣冰冷的風吹過來,打了個寒戰,這才發現自己身處在什麼地方。

 

     此刻我停下來的地方,居然便是尹清楓上校遇害時任職的海軍總部!

 

     看見海軍總部巨大的燙金招牌,身邊又是幾陣森冷的風吹來,我這才發現自己的背上已經流了許多冷汗!

 

     海軍總部距離我要去的地點,直線距離至少在五公里以上,平常騎車至少要騎二十分鐘,這個地方我從來沒來過,對它的印象,也是從陳記者的相片中得來的。

 

     尹清楓上校遇害當天,就是被人從海軍總部叫出去,約好在一家「來來豆漿店」談事情,坐上一部黑頭車之後,人就永遠消失了,等再一次出現的時候,上校已經成了一具漂浮外海的浮屍。

 

     想起尹清楓上校的慘死,又想起這件殺人奇案的眾多奇詭之處,我忍不住又打了個寒戰。

 

     當然,我不可能永遠杵在這兒,於是便深吸一口氣,好不容易又發動了車子,往來時的街道騎了回去,騎了一會,又看見了忠烈祠,忍不住又是心中打了個突。

 

     因為尹清楓上校遇害後,他的家人一直努力奔走,就是希望他能進這個象徵軍人至高榮譽的神聖殿堂。

 

     背上的冷風,彷彿又吹拂了起來。

 

     離開忠烈祠之後,也不曉得騎了多久,問了好幾個路人,好不容易才騎到士林,看見士林夜市前洶湧溫暖的人潮,這時心才定了一些,看了看路標,於是我便朝著市中心的方向騎去。

 

     這一場古怪的,近似「鬼打牆」事件就此結束了嗎?

 

 

    

     告訴你,沒有!

 

 

 

 

     因為我在回程的路上不曉得為什麼又陷入昏沉的感覺,明明認為自己騎在正確的路上,但是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騎上了高架道路!

 

     那真是一種陷入生死關頭的恐怖經驗,當時在高架道路上有點塞,我死命地騎在路肩上,右腳踩著高速道上的護欄,路過的駕駛人都用驚愕的眼神看我。只要那時候有個白目的路肩飆王一時興起開進路肩,我就可能被當場撞飛,甚至還會掉到高架橋下。

 

     等到公路警察終於將我引回長春路,回到警察局做筆錄時,因為驚嚇和困惑,據當時的警察說,我的臉已經慘白到了驚人的程度。

 

 

 

 

     第二天,我的「鬼打牆」事件轟動了整個公司,大家都對這個奇異的「海軍上校命案專輯」又畏懼又好奇。

 

 

 

 

     前製作業完成後,我將所有的帶子交給了外包的剪接室,但是這段令人驚詫的靈異事件還是沒有結束,因為後來在剪接室中出了更多的紕漏和不可解的怪事。

 

     我們找的第一家剪接室叫「洪河」,這批帶子一開始就非常的「帶塞」,一連好幾天,總是剪了不到五分鐘剪接室就跳電當機,要不就是燒斷保險絲,這樣搞了一個禮拜,剪出來的成品居然不到五分鐘,最後一次,更是一開剪接機就整條街大停電!

 

     沒奈何,公司只好安排了另一家剪接室「貝彩」,這第二家剪接室的命運也沒好到哪裡去,負責來剪片子的剪接師像是得了瘟疫一般,一進剪接室就生病,不是發高燒就是肺炎重感冒,連掛了兩個剪接師後,第三位更是離譜,因為這位老兄是個毒癮很重的癮君子,只剪了不到十分鐘的帶子就「砰」一聲倒地睡去,這一睡就是十幾個小時,動用了十來個人叫他都沒法把他叫醒。

 

     這樣一折騰,又是一個禮拜過去,掛了三個剪接師的老闆千抱歉萬拜託地請我們另請高明,於是公司只好又安排了另一家剪接室「清泉」。

 

     一進去「清泉」,我便很老實地告訴他們有關於這部「海軍上校命案」發生過的怪事,「清泉」的老闆拍了拍胸脯要我們放心,因為他們的機器都已經請高人大師祭拜過,想來應該不會有問題才是。

 

     果然,在「清泉」剪了幾天之後,一切變得非常順利,進度正常,沒有大停電,也沒有剪接師生病,唯一臨別秋波的狀況,是在剪接作業的後期,我偶爾回頭看了一下隔壁的剪接房,隔著大玻璃窗看見的那一幅千古奇觀。

 

     只見在隔壁的剪接房裡,一部監看電視突地起了火,火光燦爛地燒穿了電視機的頂層,火苗竄得好高好高。

 

     再轉頭看看「清泉」老闆的臉,那一付張口結舌的驚懼神情,一直到很久已後我都還能記得清清楚楚。

 

     這一部歷經了磬竹難書的苦難,踩過最凶險狀況的「海軍上校殺人事件」電視特輯,最後的命運也不是太好(很驚訝嗎?),因為電視公司後期發生的變故,它始終沒能上得了電視螢光幕,只是後來輾轉聽過有人在深夜的九十幾號頻道看過它的播出,畫質差不用說,光是十集的內容最後剪成了半小時的短篇節目,你就知道它有多慘了吧?

 

     而這場「海軍上校靈異事件」也成了我生命中最奇特,也最困惑的一場回憶。

 

 

 

 

 

     按照往常的習慣,接下來我們還是要探討一下這個事件的後續吧!

 

 

 

     在這個經驗中,我自己最常問,聽故事的人也最想知道的,就是整個事件背後那股力量的「祂」到底是誰?

 

     坦白說,我並不認為那是尹清楓上校,因為根據資料中的理解,尹上校是位很有正義感,而且剛正不阿的人,以這樣的英魂,應該不會搞出來這麼多古里古怪,而且並不是很是非分明的怪事。

 

     但什麼樣的飄力量,會這樣把黑手伸進整個事件裡呢?因為日後我又接觸過不少和飄有關的事件,知道民俗中所說的「鬼比人怕鬼更怕人」這件事,是一個不變的法則。大部份的時間裡,阿飄們是相當弱勢的,我們看到祂們頂多嚇一跳,但很多阿飄不小心被人碰到了,可是有受到重傷害可能性的。

 

     所以像這種會主動整人的飄事件,背後可能都有很深的原因。但很可惜的是,我始終沒有找到這個原因。

 

     這股力量的源頭,到目前仍然無解,我也一直在找答案。

 

     我自己在整個影片作業還沒結束前,就離職了,離職後有好幾年過著非常背的人生,但這樣的人生在尹清楓事件之前就已經開始,因此我並不認為和這個事件有關。

 

     而在事件中受過傷、出過車禍、發生過意外的人,後來好像也沒有什麼更明顯的噩運了,只是公司在一兩年後也結束了,轉型成為現在的民視,只是在競爭激烈的媒體圈中,後來把民視經營到很旺的團隊裡,根本就沒有任何當年我們那家電視公司的班底。

 

 

     尹清楓上校的命案,在後來的歲月中偶然還是會被炒作出來,但是就像前面所說的,直到2012年的今天,還是沒能找到真正的凶手。

 

     在這裡,也謹藉由這篇文章向尹上校這位好軍人致敬,也希望尹上校在天的英靈能夠庇佑,讓整個事件能成得到最後的真相和答案。

 

 

 

    

     倒是當年在電視公司裡做節目的一些人,後來都大紅了,像是名主播蘇逸洪、于美人、魚夫、李敖、苦苓,甚至於當年被無線三臺拒絕的伍佰,都是現在的知名人物。

 

 

在這篇文章發表的期間,大家最常問的問題是: 那位「陳記者」到底是誰?其實說出來也無妨,他是電視上常出現的名嘴溫紳先生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能來到這裡,就屬我們有這份緣

 

在這個園地中每一片花草、枝葉,都是我盡心栽培而出的美好

 

在這裡所有的故事、文章您都可以免費享用

 

如果您有心,想要對我的辛勤有所鼓勵,歡迎點選下面這個圖示

 

選購一本電子書回家,這對作者來說,是個很溫暖的鼓勵……謝謝

 

to e bookstore

 

你將擁有的,是我親自送給您的原版作品

 

如此,您和我之間就產生了一個緣份連結,是件很美好的事

 

 

 

 

 

下一

 

回目

 

 

 

 

 

 

 

 

 

 

 

 

 

 

 

 

 

 

創作者介紹

蘇逸平 大全集

suli1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您的暱稱 ...
  • 居然是溫紳!實在是太令我意外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