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e bookstore

 

14 尹清楓怪遇記事 一

 

 

這篇文一直沒能PO出來,除了近日來忙於其他工作外,也因為牽涉其中的,冥冥之中的未知力量很是奇特,所以才會一直沒有寫出來。

 

不說別的,光是昨天就已經花了一個小時,還是無法解決排版的問題,本來很熟悉的文字排版方式,卻總是在版面中出現無法順利跳行的情形,是以一直延耽到今天早上才 PO 出。

 

在整個事件的過程中,背後那股未知力量最大的特徵,是完全無法窺知「祂」的身份、動機,以及行為模式。照理說我們當年做的整個報導非常的正向,但是讓不少人發生事故的那股力量卻又很負面,很不友善。

 

有點「幫你做好事,還被你打一頓」的味道。

 

不過,我還是一個說故事者,無論狀況如何,還是很用力,很鐵齒把故事說出來吧……

 

 

     如標題所示,這是一個關於尹清楓命案的故事。

 

     尹清楓,這應該是一個大家辨識度頗高的名字,縱使現在你可能不太知道整個事件的始末,但講起他的名字,應該會有些印象才是。

 

     西元1993年的十二月,在臺灣的外海突然出現了一具浮屍。

 

     本來,因為潮水的關係,這具浮屍應該隨著水流往外海的方向漂流而去,最後終成波臣,在大海中永遠的消失。但是為了一些無法解釋的原因,那幾日的風向卻有些改變,於是便將這具浮屍漂回大地,讓捕魚的漁民撈了起來。

 

     然後,從這具屍體引發出來的,卻是臺灣軍售史上一宗牽扯最大也蔓延最廣的千古懸案,那便是著名的「海軍上校尹清楓命案」,是一椿至今依然沒破的詭異大案。

 

     尹清楓上校,生前是海軍總部的武器獲得室執行長,因為軍購的糾紛,可能擋到了某些人的利益,於是就在1993年被人殺害滅口,並且棄屍在宜蘭外海,但屍體卻被潮水沖回岸邊,才引爆出這件史上最嚴重的軍購殺人事件。

 

     我第一次看見這個名字的時候,人還住在西雅圖,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後來會和這個名字連上關係,而且還衍生出不少怪異的事件。

 

     尹清楓的命案,直到2012年的現在還是沒有破案。

 

     而我在尹清楓案發生後的一年多之後回到臺灣,進入了一家新成立的電視公司工作,就這樣和這個千古奇案牽扯上了關係。

 

 

     事實上,據說我工作的這家電視公司之所以會成立,也和這個「尹清楓命案」有一點關係,當時因為公司的老闆透過一些管道取得了大量的尹案機密,認為可以據此製作出驚人的內幕頭條。

 

     在國外,因為抓著了一條大消息而衍生出一家龐大媒體的前例也不是沒有,像美國的CNN有線電視便是拜了六四天安門事件之賜,得以蓬勃發展,成為和各大電視集團抗禮的大戶。因為有了這樣的誘因,便讓老闆先生下定決定,就創辦了這家電視公司。

 

 

     像這樣的內幕,一開始我其實是不知道的,進公司一陣子之後,這個沉寂了好一段日子的海軍上校命案突然又成了媒體的焦點,有時在公司也免不了要和同事談談這個神秘的殺人事件。

 

     有一天,我突然被老闆先生叫進了辦公室,走進他那豪華到有些誇張的巨大空間,只見在沙發上坐著一個形貌平凡的中年人,眼前的茶几上滿滿地堆著花花綠綠的相片。

 

     「這位是陳記者。」老闆簡單地這樣介紹道。

 

     而日後我才知道,當時坐在老闆辦公室裡,這位看似平凡中年人的「陳記者」,其實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千面情報員,游走於美國中情局、臺灣國安局和中共情治單位之間,是個厲害到不得了的人物。

 

     幾年後這位陳記者的豐功偉業之一,便是在某一次總統就職宣言發布之前,神通廣大地拿到了演說稿,把它賣給了媒體,還因此釀成了極大的風波。

 

     又過了一陣子,這位陳記者換了個藝名,搖身一變成了電視臺的名嘴,也就是那種不只可以談政治,連外星人古文明也可以談的名嘴。

 

     資料夭壽多,書和照片也夭壽多,說的話講的事都一定有憑有據的一位記者名嘴。

 

     是的,寶傑,看到這裡大家會拼命去聯想這位陳記者到底是誰,然後我一定要告訴大家,他叫陳記者,不姓張。每當我講這個故事講到這裡,總會有人立刻做出這樣的猜測:

 

     「啊!就是張友驊嘛!」

 

     不是,陳記者不是張友驊,不過在整個案子的採訪過程中,我們的確也訪問過張友驊,而且他還出現在片子裡。倒是陳記者從頭到尾沒有露過臉。所以就算有人找到這部片子,還是一定看不到陳記者。

 

     現在再讓我們回到1994年的時空。

 

     「陳記者最近會和我們公司合作,」老闆這樣興沖沖地說道。「他手上有尹清楓案的許多機密資料,我們打算做個『尹清楓案大搜密』,這個企劃,就讓你來全權負責!」

 

     於是乎,我就這樣莫名其妙地接下了電視公司有史以最重大的節目製作工作,但是卻也沒想到,這居然開啟了我這輩子最古怪的一次靈異經驗。

 

     一般來說,尹清楓命案早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常常有不少和靈異有關的傳說,坊間的一些八卦節目就曾經煞有介事地探討一些旁枝外節的巧合,認定它有著民俗中「含冤莫白」的成分在內。

 

     比方說,有人就找來臺灣沿海的地圖,言之鑿鑿地找出海邊有座「清水山」和「楓葉村」,兩個地標和尹清楓的屍體出現地點恰恰成為一個三角,有位所謂的「大師」還鐵口直斷,說凶手之中定然有精通命理五行的高手,連棄屍地點都機關算盡,目的就是處心積慮要讓這個案子永沉大海。

 

     還有人很努力地找到某位幾年前幫尹清楓算過命的算命仙,出示當年他鐵口直斷這位海軍上校有性命之憂的命盤圖。

 

     而在媒體上頭,尹上校的弟弟也常常出現當場附身的動作,讓所有的記者人仰馬翻。

 

     這樣一個驚人的大案,我剛接到手的時候也有點緊張,因為這個和軍售有關的命案牽扯非常之深,有很多關係人莫名奇妙出了意外,連遠在法國的官員也有人送了命,好一陣子我總是疑神疑鬼,走在路上不住回頭,怕有人跟蹤,而回家後也常常神經兮兮地瞪著電話,生怕有人來竊聽。

 

     其實說真的,當時那位神通廣大的陳記者大概是沒有精銳盡出,不只留了一手,而是留了好幾手。因為老闆先生是個摳得要死的奸商,沒事更是喜歡和人亂殺價,因此要說陳記者提供了什麼外人無從得知的獨家機密,那也是無中生有的鬼話,他提供的是一大堆按照時間拍攝的尹清楓命案相關照片,包括上校生前的遺照、從海中撈出的屍身、一批神秘失蹤的衣褲等相片一應俱全。

 

     咱們的老闆先生看了這些東西,還在做他的曠世美夢,在他的規劃中,這些資料可以做成十集超精彩的尹清楓命案特輯,除了在電視臺播放外,更可以製成錄影帶、VCD,定然造成洛陽紙貴的轟動……

 

     反正,做夢是不犯法的,而老闆先生做這些美夢的方式並不會對我們製作節目造成直接壓力,所以我就和幾個節目部的助理、導播開始製作這套「尹清楓命案」大搜密。

     只是做了沒幾天,就開始出現古里古怪的事了。

 

     最先出問題的,是幾個年輕的公司同事,有的人甚至沒有參與這套節目的製作,每過一陣子,公司裡就會有同事出意外不能來上班,大部分是出了小車禍,有的人出的意外卻相當離譜,有個美工部的小男生在家裡彎腰撿東西,一抬頭卻撞著櫃子撞成了中度腦震盪。

 

     有個副總更是離譜,他是被家裡的小狗咬破了手指,卻因此感染了破傷風。

 

     剛開始沒有人把這些古古怪怪的意外歸咎在尹清楓命案上,公司在很短期間折損了這麼多人不能來上班,對我來說也不是什麼重要大事,頂多透著點奇怪。

 

     「奇怪,」我有時會和同事這樣說道。「會不會陣亡到最後,公司只剩下老闆一個人還能來上班啊?」

 

     這話說了沒多久,噩運就降臨到了我頭上,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內,我居然在大馬路上出了四次車禍,每次都是被計程車從後頭撞倒,腳上、手肘都是傷痕。

 

     最氣人的是,有一回我被撞倒在地,那個司機居然還楞頭楞腦地走過來,俯視著我,說出這樣的話來。

 

     「奇怪?為什麼你會在那裡?」

 

     而幾個撞倒我的司機也在筆錄上有著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他們都說撞倒我的時候,不曉得為什麼都沒有看到我。

 

     然後,幾天以後發生的一件事,才讓大家意識到這些怪異現象可能和尹清楓的案件特輯有關。

 

 

     那天我架了部 BETA CAM 的攝影機,用鏡頭對準那些陳記者賣給我們的尹清楓相片,在這批相片中,有幾張是最令人恐懼的。

 

     這幾張相片,是尹上校過世一年多後準備下葬了,我們出攝影機去殯儀館現場拍的。印象中最清楚的就是在殯儀館還遇上了當年的臺北市長,後來的陳總統阿扁,靠這個案子聲名大噪的他,當時的座車只是一臺富豪,到了現場時除了安慰家人外,還跟我們這些小角色一一握了手。

 

     但是陳記者最厲害的,就是不曉得他用了什麼方法,居然讓他混進冰櫃室裡拍了幾張尹上校遺體的近照。當時沒有一家媒體拍得到這樣的照片,也讓大家對他佩服得要死。

 

     當年因為尹清楓上校的死因未明,家屬不願將遺體立刻入土,而是讓遺體停屍在殯儀館中長達一年,經過了一年的冰藏,尹上校的遺體嚴重脫水,變成了黑黑乾乾的模樣,眼皮上翻,無論怎樣也無法讓眼睛閉起來。

 

     整個遺體乍看之下,根本就已經成了類似驚悚片中的乾屍,而那幾張相片便是尹上校停屍一年後的可怕模樣。

 

 

     在當時媒體的頭版標題是「尹清楓上校死不瞑目」,但實際上是因為屍體停在冰櫃裡太久了,脫水了,所以眼皮才會收縮到閉不起來的程度。

 

     如果要我形容那幾張照片,雖然尹上校的遺體看起來有點駭人,但是嚴格來說,把他的遭遇和整個事件聯想起來,比較明顯出現的情緒是悲傷和難過,因為想到這樣一位正直的軍人居然下場是這樣悲慘,真的讓人覺得相當的悲傷難過。

 

     為了將相片拍入攝影機,我們在公司美工部做了個簡單的架子,只要將相片放在上面,每張相片拍個十秒就可以了。

 

     我用這樣的方式拍了近百張相片,一點都沒有問題,但是一拍到乾屍的部份,就開始出問題了。

 

     當時我拍相片的地點,是在美工組的辦公室裡,因為那裡的人比較不多,比較不會被打擾,我拿起了第一張乾屍的照片,就像前面近百張一樣地放在架子上,正要拍攝的時候,也不曉得為什麼,那張相片就「刷」的一聲從架子上掉了下來,而且還不偏不倚掉進旁邊的一桶水裡。

 

     「搞什麼鬼嘛……」我喃喃自語地從水裡撈起那張相片,把它晾在一旁,然後又取了一張也是乾屍的相片。

 

     因為有了前一張的經驗,這一次我更是小心翼翼地將那張相片放得非常之穩,就是伸手碰它也不見得碰得下來。

 

     只是怪事發生了,正當我要按下攝影機的掣鈕時,只見那相片又是輕輕一動,又翩然地從架上掉了下來。

 

     而且還是一樣,不偏不倚地在空中一個美妙的轉折,又掉進了旁邊的水桶裡。

 

     一旁有個美工組的同事從一開始就很好奇地看著我做事,看見第二張相片又掉進水裡,他也忍不住「咦」了一聲。

 

     因為事情有點怪,所以他也燃起了無比的好奇,於是便自告奮勇地幫我固定第三張相片,為了確定不讓它再掉下來,美工組的同事還用雙面膠把相片固定。

 

     只是一到拍攝的時候,那雙面膠也像是消失了功效一般,相片還是毫不猶豫地掉了下來,而且依然是掉進水桶裡。

 

     第四張、第五張也是一樣,無論我們怎麼擺,怎麼固定,只要攝影機一啟動,那相片還是一樣掉了下來。

 

     在這過程中,在一旁看著的美工組同事有人打了內線電話到前邊辦公室,因此驚動了不少人前來看熱鬧,大夥都想來看看「會自己飛起來的相片」。

 

     等到我不信邪,仍然想放第七張的時候,小小的美工組辦公室已經擠了不少人,沒有人敢出聲,每個人都屏息已待,想要看看相片到底會怎樣「自動掉下來」。

 

     我在眾目睽睽之下捏起了第七張相片,正打算把它擺到架子上,就在這時候,更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因為有過前面幾張相片的古怪經驗,這一次我把相片拿得非常穩,正要放到架子上時,在眾人專注的眼神裡,那張相片突然間就硬生生地從我的手指中「溜」了出來,而且還向上方飄了十來公分,然後這才輕飄飄地在空中翻滾滑翔,一個轉折,又不偏不倚地掉進水桶裡面。

 

     這樣的怪事在眾目睽睽的情形下活生生出現,大家都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覷,只是卻沒有人敢開口說些什麼。

 

     過了一會,才有個臺語部的小男生有點睹氣地聲音大了點,說了句話。「不會吧!拍這種片子是要幫你伸冤的,用不著這樣整人家吧?」

 

     這兩天,飄版的I大提出見鬼時可以罵罵祂們,可能可以讓祂們知難而退。但是這樣的做法在這個事件裡並沒有派上用場,因為出聲的這位小男生,第二天就消失了,沒有來上班,公司也一時間也找不到他的蹤影。直到很久以後才

     知道,原來他那天晚上就出了場車禍,昏迷了好幾天,後來才讓家人領了回去,但是細節怎樣,卻再也沒有人知道。

 

     不過,當時大家都完全不知道他第二天失蹤後發生了什麼事。

     而這位對虛空處開罵的小兄弟,成了公司又一個「陣亡無法來上班人口」。

 

     現在再回到照片一直亂飄的美工室吧!

 

     大夥正在沒理會處,突然間一陣騷動,從人群夾縫中冒出來的卻是老闆先生那顆白髮蒼蒼的大頭,身後跟著經理。

 

     「幹什麼啊!集體摸魚啊?」他大聲地叫道。「都給我回去上班!還有你!」說著說著,老傢伙還指著我大叫。「不要在我的公司妖言惑眾!我們公司平安得很,什麼東西都沒有!大家都給我回去好好工作!」

 

     話雖這樣說,等到大家都散去了,老闆先生還是面帶憂色地看了看那幾張浸溼的相片,對經理使了使眼色,經理會意,便把我拉到一旁。

 

     「老闆說,請你明天還是買些四果牲禮來拜一拜吧!」他隨口從口袋中掏出幾張鈔票,塞在我的手裡。「他還說,拜的時候誠心一點,看看會不會比較沒有事。」

 

     那一陣子,發生在我周遭的怪事還不只這一遭,甚至連下了班回到家都常有層出不窮的怪事。

 

     有時候走在路上,沒來由就會有一大票流浪狗跟在我的後頭狂吠,走過算命攤的前面,更是不只一次地被算命仙攔了下來。

 

     「年輕人,我有一話相贈,」通常他們會這樣說道。「不收你的錢。」

 

     雖然對這種攔路的江湖術士我從來不理會他們,但是幾次之後,心中還是忍不住有點毛毛的感覺。

 

     回到家中,家裡也有不少古里古怪的事,比方說,我常常會在夜裡最寂靜的時候,聽見窗戶上有搔抓玻璃的聲音,也常常聽見房間裡有人窸窸索索地說話,但是因為聲音太小,總也沒有辦法聽清楚那些聲音在說些什麼。

 

     後來這個謎總算解開了,原來那時候我有時會聽些催眠放鬆的錄音帶,也不曉得什麼時候有部隨身聽塞進了床縫,啟動了自動迴帶的功能,就一天二十四小時地重覆播放催眠師低沉的語聲,從隨身聽耳機傳出來的聲音本就細小如蚊,也因為這樣,我才會只在夜深人靜時聽見這種窸窸索索的語聲。

 

     但奇怪的是,這種情形持續了將近一個月,一個月內隨身聽當然沒換過電池,什麼樣的電池能夠持續一個月,也是個玄之又玄的不解之謎。

 

     至於窗戶上搔抓玻璃的聲音,則是始終沒能破案。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能來到這裡,就屬我們有這份緣

 

在這個園地中每一片花草、枝葉,都是我盡心栽培而出的美好

 

在這裡所有的故事、文章您都可以免費享用

 

如果您有心,想要對我的辛勤有所鼓勵,歡迎點選下面這個圖示

 

選購一本電子書回家,這對作者來說,是個很溫暖的鼓勵……謝謝

 

to e bookstore

 

你將擁有的,是我親自送給您的原版作品

 

如此,您和我之間就產生了一個緣份連結,是件很美好的事

 

 

 

 

 

下一

 

回目

 

 

 

 

 

 

 

 

 

 

 

 

 

 

 

 

 

 

 

 

 

 

創作者介紹

蘇逸平 大全集

suli1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