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西雅圖怪談

灰雨衣 灰雨傘

 

 

     這個經歷,發生在西雅圖,當時我在唸大學,晚上也在一家餐館打工當服務生。

 

     晚上下班後,我們和幾個同事因為年輕,總是不想太早讓夜晚結束,因此下了班總會約在一起玩,有時候去喝個酒,有時候去Party,有時候就單純混在一起聊個通宵。

 

     那一個晚上就是這樣,餐廳打烊後,大家說好了去其中一位朋友的家,他的家很大,而且家人都在別的城市,剛好可以狂歡一下。

 

     在美國,大家都有車,也都知道要去的朋友家在哪裡,於是二話不說,大家個自開車就出發了。

 

     上了高速公路,我看著夜色裡的交流道一個個經過,心中突然想到,在朋友家的前一個交流道,以方位的感覺上,說不定會有一條捷徑,如果能夠成功抄捷徑,在大家之前先到目的地,大概是很拉風的事吧?

 

     反正年輕時候的腦袋永遠不曉得裝的是什麼蠢想法,當時只覺得如果能夠在大家都還沒到的時候,很帥地站在朋友家的門口迎接他們,一定是很拉風的事。想著想著,果然就在平常走的前一個交流道提早下高速公路了。

 

     那裡的方位,到現在還是記得很清楚,下了高速公路,會經過一個有很多辦公室的區域,然後經過一個還算體面的社區,一路上完全沒有轉彎,車子順暢地在夜色裡前進。

 

     然後,就走到了一個T字形的路口,也沒有什麼好多想的,朋友家的方位在左轉的位置,所以就在路口左轉了。

 

     順著這條路開著開著,我不經意地發現這是一條有點像山路的公路,左邊是山壁,右邊就是很高的,類似懸崖的地形。

 

     當天的天氣不錯,雖然沒有月亮,但也沒有什麼烏雲,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一心只是想看看朋友們看到我先行到達時的得意表情。

 

     但是走著走著,我就開始覺得不太對勁了。

 

     首先,這條「山路」未免太直了,一般這種地形的山路總是彎彎蜒蜒,像臺灣的九彎十八拐,但是這條我走的路卻非常直,而且遠光燈照過去,也是一條直到看不到盡頭的路。

 

     前面說過的,我的左邊是山壁,但是西雅圖可沒有這麼寬廣的山啊?

 

     而且這樣直的路開了這麼久,算算距離已經超過朋友的家很遠了……

 

     而且,為什麼我會發現這些不對勁的事呢?

 

     因為,我在路肩的地方,看到了幾次有點不可思議的東西。

 

     嚴格來說,那並不是個和靈異現象可以直接產生聯想的東西,那是一個人,穿著灰色的雨衣,撐著灰色或鐵灰色的雨傘。

 

     他走的路肩和我是同一邊的,意思就是說我會在開車時遠遠看到他的背影,然後咻的一聲越過他。

 

     而我所看到的灰雨衣、灰雨傘,都是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就著夜色和車燈的光線看到的印象。

 

     因為是超車,所以我沒能看到這種人的正面(為什麼會稱他為『這種人』,接下來會解釋),但是從身形可以看出來是個子相當高的外國人,因為他的身形是短身長腿,一般來說東方人不會有這樣的體型。

 

     為什麼我會注意起這樣一個在深夜路上走路的人呢?

 

     首先,那天是個天氣非常好的夜晚,沒有月亮,但是天空非常乾淨。在這樣的天氣裡撐著雨傘,還穿了雨衣,本來就是很古怪的事。

 

     接下來,真正讓我開始皮皮銼起來的,是這樣的人,在我注意到他存在之前,我大概已經看到了三到四個。

 

     意思就是說,剛開始第一次或第二次看到「他」的時候,我可能是沒有放在心上的,只當做是看到在晚上散步的路人,但是等到我開始注意到「他」的時候,我回想了一下,我大概已經看到同樣的打扮,同樣身材的人,看到了三到四個。

 

     正當我開始覺得牙齒打戰的時候,遠遠的路肩又出現了另一個同樣的身影。

 

     灰雨衣,灰雨傘,高高的的背影,很平常地走在路肩上。

 

     咻的一聲,超車。

 

     當然,如果這時候我有勇氣看一下後照鏡,或是轉頭看一下的話,我就是宇宙無敵大魔王了……沒有,我當然沒有勇氣回頭看看,「他」到底長什麼模樣。

 

     本來我還在期待,看看開到前面會不會有出口可以出去什麼的,於是仍然硬著頭皮一直開下去。

    

     但是,那種灰雨衣、灰雨傘的背影,大概每幾分鐘就會出現一次,算算到了我終於決定大迴轉,回頭開回去之前,我大概已經看到了七到八個灰雨衣、灰雨傘的背影。

 

     因為實在開得太遠了,我看看時間,已經在這條路上開了至少二十分鐘以上,以速度來說,大概已經開了二十幾公里。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於是我硬著頭皮,在公路上一個大迴轉,就往原來的方向狂奔開回去。

 

     也到了這時候我才發現,我這一路上完全沒有看到任何的車子,整趟路就我一部車在路上開。

 

     回去的路上,變成了山壁在我的右邊,我一邊冒著冷汗開車,一邊還盤算著隨時要閉上眼睛,因為以這個方向而言,我這一路開回去,就會和那幾個灰雨衣、灰雨傘的人面對面了,我可不想和他們的眼光相對,或是看到他們的臉什麼的。

 

     但是,這件事還好沒有造成困擾,不過變成了另一件令你回想起來毛到不行的事。

 

     因為我在回程中,完全再沒有看到任何人的身影,整條路上空空盪盪,只有我一部車在那裡狂飆。

 

     所以,他們去了哪裡呢?難道是往懸崖跳下去了嗎?

 

 

     也不曉得開了多久,我終於在夜色中看到右邊發出燈光的微黃光芒,那是我開進來的路口,於是在那裡右轉,總算開回了屬於人類的世界。

 

     循著原路,開過了住宅區,辦公區,上了高速公路,等到朋友家的時候,大夥已經抓狂了,他們一開始是擔心,以為我出了車禍或是被黑幫抓去宰了,看到我出現,本來大家都要破口大罵了,但是看到我一臉冷汗的見鬼模樣,大夥也嚇著了。

 

     我告訴他們剛剛發生的事,這些人知道我平常不會和他們鬼扯這種惡作劇,但是大半夜的卻又沒有人有勇氣去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於是有人提議大夥就在朋友家混一晚上,等天亮了再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第二天一大早,有個超級好奇的朋友就把大家叫醒,想去的有四個人,於是就拎著我到昨天晚上看到怪事的地方去看看。

 

     我們在那個交流道下去,和昨天晚上一樣,經過了辦公區,經過了住宅區,然後到了那條T字型的岔道……

 

     左轉。

 

     然後所有人就傻了。

 

 

     在那裡,是一條大概連十公尺都不到的小路,盡頭是一座人工砌成的假山,是人家社區造景的一部份。

 

     哪裡來的山壁?懸崖?

 

     連條稱得上是路的路都沒有。

 

 

     幾個朋友們,當時都是在大學唸理工的,腦袋都很清楚。確認了幾件事之後,開車回去的路上,大家都很沉默,也不想再提這件事了。

 

 

     第一,沒有走錯路,因為那條下交流道的路是直的,非常單純,在分岔路左轉前,我昨晚完全沒有轉彎。換句話說,就那條路,排除了走錯路的可能性。

 

     第二,他們也知道我沒在惡作劇,因為我一向覺得幹這種事很無聊。

 

     第三,昨天晚上,我的確遲到了大概三十分鐘,這一點我在開車的過程中完全清楚,而他們在等我的過程中,也都完全掌握時間。

 

 

     所以這件事,基本上到現在還是沒有答案。無法確定那天晚上我開到哪條路上,也不知道我看到的那幾個「人」是什麼。

 

 

     我曾經把這個故事寫在報紙的副刊上,也有不少讀者寫信來討論,其中有一個關鍵很可惜當年我沒有注意,如果知道了這個關鍵,可能就會有部份答案。

 

     那位讀者問,當時有沒有看油表或是里程表?如果看了,就可以知道發生的是幻覺,還是真的開到什麼異度空間去了。

 

     但是就像前面說的,很可惜,當時沒想到去看這個。

 

 

 

 

 

 

回目

 

 

 

 

 

 

 

 

 

 

 

 

 

 

 

 

 

 

 

     所以,這個怪談事件,基本上仍然是個沒有解開的謎。

創作者介紹

蘇逸平 大全集

suli1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