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e bookstore

 

08 絃伯怪遇記事 一

 

 

     絃伯,是家族裡一個很奇怪的長輩。

     他其實本名有個軒字,但聽錯了的我們,很多年來一直以為他就是絃伯。

     所以就以這樣來稱呼他好了。

 

     絃伯是我老爸的堂兄,從小就是大家眼中的故事王

     他很會講故事,而且說的都是讓人目瞪口呆的怪事

     最重要的是,都超有畫面的

 

     我從小聽他的故事,過了很多年再重新回想

     發現他的故事結構都相當完整

     以自己也寫小說的角度來看

     結構完整的故事要不就是真人真事

     要不就是說故事的人真的功力很高

 

     總之,接下來說的,絃伯說過的故事

     就讓大家自行判斷吧

 

     我個人認為是……真的

 

     絃伯年輕的時候,在鄉里就是以膽大和調皮聞名

     大家都知道這個小毛頭膽子很大,而且本人很希望大家都知道這件事

 

     當時的絃伯還沒當兵,等召集的時候沒什麼事做

     就有時候幫人打工,做一些沒人敢做的事

 

     像是幫做喪事的人顧靈堂,和屍體睡在一起

 

     或是幫人的果園守夜,人就躺在方邊的墳墓上

     還常故意趴在土堆上,下巴抵著墓碑,反正就是要讓人知道他膽子很大

 

     這樣的名聲傳了出去,有人就幫他牽線,找了一個據說沒人敢做的工作

     到埔里的某個酒廠當守夜警衛

 

     那個酒廠的鬼故事,據說當年非常有名,有名到連住在鹿谷的絃伯都聽過

     最常聽到的版本,就是那個酒廠的警衛都做不久

     因為鬼鬧得超級凶,每個人都是做沒幾天就落荒而逃

     就因為有這樣猛的鬼,所以那個酒廠理論上根本不用人看守

     當地人聽到就嚇死了,哪還有人敢去偷東西?

 

     但是日子一久,還是發現沒找警衛不行

     因為酒廠的突發狀況可不只是防小偷就行

     如果失火了,或是發生了什麼突發的意外,還是要有人在那裡看著守著

 

     所以,在這樣的前提下,絃伯就在眾人的注目下,真的去埔里的酒廠當警衛了

     套句古龍的話,大家的眼神大概是「在他們的眼裡,這傢伙已經是個死人……」

 

     據絃伯說,他當年是以完全不怕的心情去赴任的

     因為他根本不信有鬼這種事

     以他常常和屍體、往生者以不到五十公分距離睡在一起的經驗

     他認為這世上根本沒有鬼這種事

 

     到了埔里,才發現他不是唯一一個要去當警衛的

     另外一個人比他更鐵齒,還不時把「幹!林北就是要來抓鬼的」

     或是「你怕的話回家啦,我一個人顧就行」這種話掛在嘴上

 

     但酒廠交接的人可沒這麼樂觀,那人交待了一下要做的事

     天一黑就像屁股著火一樣下山了

 

     總之,就這樣,兩個人被安排在酒廠外的兩個小鐵皮屋住下

     兩人住的地方大概隔著五十公尺,離酒廠廠房大概十來步

 

     然後,那裡的鬼的確是很猛的吧!幾乎是以秒殺的速度

     絃伯到那裡的第一個晚上,就出狀況了

 

     白天的時候,交接的人有偷偷跟絃伯說過可能會發生的狀況

     說那「東西」常常會在午夜十二點左右出現

     叫他留意一下,但絃伯根本就不想理他

     還很豪氣的說,他只要睡著了,打雷都吵不醒他

     (他們的工作只是守夜,如果沒有狀況,是可以睡覺的)

 

     第一個晚上,號稱只要睡著就算打雷也吵不醒的絃伯

     果然在十二點左右無緣無故地醒過來了

     會知道是十二點,是因為絃伯睡的床正前方有個掛鐘

     醒過來的時候有點月光,看得出來是十二點過一點點

 

     但是他不能動,因為他被鬼壓床了

 

     半夜的山上非常靜,什麼聲音都沒有,

     連一根針掉下來都聽得到的那種絕對靜寂

     但是絃伯全身都無法動彈,連眼睛要移動也很困難

     不過除了這個之外,倒是沒出現別的詭異狀況

     只是這樣,整個人被壓得緊緊的,完全動不了

 

     也不曉得被壓了多久,後來絃伯也迷迷糊糊地睡著

     第二天醒過來,他就開始覺得不對了

     本來想和另一個警衛談談,但是看到他不屑的眼神

     就把話吞了下去,但是絃伯這時候心裡已經不敢再鐵齒了

     心裡打算第二個晚上整晚不睡,要看看到底是什麼狀況

 

     但是天一黑,也不曉得為什麼睏成那樣,不到十點鐘就又睡著了

 

     醒過的時候,還是半夜,不過看不到時間

     因為這次不是鬼壓床,而是被一團黑黑又超級重的怪東西壓在他的胸口!

 

     這一點,絃伯說故事的時候解釋得很清楚。

     他說前一晚的鬼壓床是那種萬籟俱寂,雖然身體不能動

     但是週遭環境的聲、光都非常清晰

 

     但第二晚醒來,卻是一種又痛又沉重無法呼吸的慌亂

     (你試著半夜醒來被一團兩百斤重的東西壓住胸口看看。這是絃伯的原文)

     那東西很努力地壓在絃伯的胸口,感覺上像個人,壓在胸口上的是膝蓋

     而且還不時地上下擠壓,把他的胸口當成了彈簧床

     但那東西是什麼樣子卻沒看到,因為那個晚上很暗,什麼都看不到

     只看得到糢糢糊糊的影子

 

     絃伯是個很精壯有力的人,年輕時更是力氣大

     他被壓了幾下後有點回神了,於是下意識地雙臂一攏,一推

     順手就把那「東西」推下床去,而且還發出重重的「砰」一聲

 

     推下床去後,絃伯就能動了,於是他當然一躍而起

     打算下床去看到底是什麼東西

 

     就在這一瞬間,他突然感覺有個什麼非常銳利的東西從他的肛門刺了進去

     (同樣的,這是他的原文敘述)

     那種痛感非常強烈,痛到好像整個人的力氣突然被抽走似的

     然後他就失去了知覺

 

     醒來的時候,又是天亮了,而且他一醒來就想起昨晚的事

     第一件事就是檢查自己的菊花,因為他記得那種痛

     很怕是不是受了什麼重傷

 

     但是沒有事,完全沒有傷口,也沒有任何異狀,在床邊看了一下

     也沒有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

 

     不過昨晚上的重壓,那東西落地的聲音,還有被人從後面刺那麼痛的一下

     都記得非常清楚

 

     到了這時候,絃伯已經不敢鐵齒了,本來打算立刻不告而別

     但是正打包的時候被另外那個警衛看到了

     那警衛問了絃伯發生什麼事,絃伯也照實說了

     對方還是照例不信,而且還很不屑地取笑絃伯,說早就知道鹿谷人沒種

     不過沒關係,就算只有他一個也可以把酒廠顧好

 

     年輕人是受不得激的,被他取笑了一陣後,絃伯決定留下來

     不是因為別的,而是他真的不信,這裡的鬼不會找上另外那個警衛

 

     第三個晚上,絃伯還是早早就睡著了,當然照例的,又在半夜醒過來

     這一次和第一個晚上很像,醒過來的時候全身無法動彈,連眼睛也不能動

 

     在眼角的餘光,就著月色,絃伯看到了一個人的身影,「站」在門邊

 

     要不是眼睛無法動彈,絃伯說他一定會狂翻白眼,因為那個「人」

     正慢慢地往他的床移動過來

 

     因為絃伯的眼睛也動彈不得,連閉眼也沒辦法,只能「眼睜睜」地看那個影子移過來

 

     到了床邊的時候,因為房裡的光度夠,所以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個「人」的樣子

 

     而且再過三十秒,絃伯還可以很清楚地形容「祂」的長相

 

     那是一個滿臉愁苦,滿臉皺紋的日本中年男人,會知道他是日本人

     是因為他的鼻子下有一撮老鼠鬚

 

     那個日本鬼「飄」到絃伯的床邊時,大概是怕他日後說故事不夠精彩

     居然飄上了床,跪姿,跪在絃伯的胸口

     然後臉向絃伯的臉湊過來,近到好像口水隨時可以滴到絃伯的臉上

 

     所以,不能閉眼的絃伯很清楚地把祂的臉看了個清清楚楚

     連人中上那撮鼠鬚裡摻著幾根白鬚都看得清清楚楚

 

     這位日本鬼以這種姿勢「看」了絃伯大概一兩分鐘,什麼話也沒說

     也沒有什麼表情,然後往後一飄,循著原來的動線飄到門口,就出去了

 

     大概過了一會,絃伯發現身體可以動了,於是他順勢一滾,下了床

     連滾帶爬就跑出門外,跑向另一個警衛的房間

     到了那裡,才發現房間裡是空的,門也沒關,床鋪凌亂

 

     因為那位日本鬼,已經先去拜訪過他啦

 

     絃伯說,他也等不及天亮,穿著內衣內褲就往山下跑,到了埔里街上

     找到第一家半夜還開著的麵攤就坐進去

     一坐下,才發現另一個警衛也在

 

     那警衛是個魁梧的黑臉胖子,這時候卻一臉慘白地冒著冷汗

     手上拿的米酒杯不住地抖

 

     兩個穿著內衣內褲的大男人,就坐在麵攤發著抖,喝著酒

     什麼話也不說,坐在那裡直著眼發楞

 

     天一亮,另外那個警衛就搭第一班公車跑了。

 

     在膽量上,絃伯算贏了,因為他還買了些香燭紙錢上山去祭拜(當然是白天的時候)

     但是死也不敢再那裡過夜了

 

     絃伯說,這件事改變了他一生,因為從這次之後,他就變成看得到陰的東西了

 

     沒多久,他就收到兵單去當兵了。

 

     在部隊裡,等著他的,是另一次足以把埔里酒廠事件比成小兒科的怪遇事件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能來到這裡,就屬我們有這份緣

 

在這個園地中每一片花草、枝葉,都是我盡心栽培而出的美好

 

在這裡所有的故事、文章您都可以免費享用

 

如果您有心,想要對我的辛勤有所鼓勵,歡迎點選下面這個圖示

 

選購一本電子書回家,這對作者來說,是個很溫暖的鼓勵……謝謝

 

to e bookstore

 

你將擁有的,是我親自送給您的原版作品

 

如此,您和我之間就產生了一個緣份連結,是件很美好的事

 

 

 

 

 

下一

 

回目

 

 

 

 

 

 

 

 

 

 

 

 

 

 

 

 

 

 

 

 

 

創作者介紹

蘇逸平 大全集

suli1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